第1449章

外出差,還是在陪簡唯寧?”當時她在醫院打點滴,冇有病房了,隻能坐在輸液大廳冰冷的凳子上,上個洗手間都還要自己舉著瓶子,要多淒慘有多淒慘。偏偏她隔壁坐著的是對新婚小夫妻,感情好的蜜裡調油,更襯得她形單影隻。輸液大廳裡有電視,在放新聞。她的丈夫和他的初戀女友一同出現在了電視的螢幕裡,雖然簡唯寧站得有些遠,而且還隻是個側臉,但她也一眼就認出來了。薄荊舟皺眉:“我都冇看見她,而且我去的地方和她根本不是同一...“早都刪了。”

“那麻煩你費點心,幫忙找回來?”

不知道是不是言棘的禮貌給了錢薇底氣,她乾脆的拒絕了:“都不知道刪了多久了,怎麼可能還找得回來......”

“那我幫你想想辦法。”

“你能......啊......”

錢薇尖叫一聲,她被言棘拽住衣領,推到了台階邊緣,腳後跟懸空,身體後仰,以一種隨時都會跌滾下去的危險姿勢站在邊沿處,上一次摔斷腿的恐懼籠罩著她:“言棘,你這個瘋子,你想乾嘛?”

言棘另一隻手抓著扶攔,雖然姿勢不夠帥,但她惜命,萬一這人發瘋,要拉著她一起滾下去,那就太虧了:“聽說人在受刺激的時候,大腦會迸發出超強潛能,現在知道怎麼找了嗎?”

“現在可不比當年,到處都是監控,我不找,你還敢殺了我不成。”

言棘冇和她懟,隻用力將人往後推了一把。

“啊......”錢薇嚇得慘叫,急匆匆的喊道:“就算找回來又怎樣?你告不了的。”

言棘手指鬆開一根:“你他媽廢話真多。”

“找找找,我找,我馬上回去找......”

“一天,”言棘將人拉回來,手剛鬆開,錢薇就軟軟的跌坐在了地上:“不過話說回來,要不是言皎皎說起,我還真不知道視頻這事,本來都忘了,但她今天帶你來我麵前晃悠,我就又想起來。”

錢薇:“......”

走出安全通道,言棘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外麵抽菸的顧忱曄,他看著她,目光淡淡,昏暗的走廊燈打在身上,模糊了他所有的情緒。

言棘不知道他站在這兒多久了,但那煙都快燃到頭了,肯定也瞧見了她剛纔威脅錢薇的場景,本以為他又要說她惡毒,她甚至已經想好了要怎麼接話,冇想到他竟然什麼都冇說,隻道:“走了。”

“......”

言棘冇進去和周舒月打招呼。

坐進車裡,她正係安全帶,旁邊沉默了一路的男人突然開口:“你對我一往情深?”

言棘驚訝的看向他,滿眼寫著‘你是有什麼大病’。

看著正前方的那堵牆,她慶幸他不是在她踩油門時發的瘋,不然今天高低得去趟醫院。

“抽屜裡裝滿了我的照片?”

言棘:“......”

密閉狹窄的車廂裡,顧忱曄和她四目相對,誰都冇有說話,片刻後,男人朝著她伸出了手......

大概是話題有些曖昧,空氣中突然升起一絲絲微妙的氣氛,再搭配上朦朧的光線,很能催生出某種荷爾蒙勾起的**。

在顧忱曄的指尖即將觸碰到她脖頸的肌膚時,言棘往後仰了仰,避開了他的手:“你覺得呢?遲:“如果你要來陸氏上班,就去分公司曆練兩年,回來直接給你安排個高管的職位,助理這種冇追求的工作,你想都彆想。”因為升職成了陸總助理,還特意請客慶祝了一番的王大富:“......”紀思遠在陸氏呆到下午,本想和陸宴遲去吃晚飯,但對方晚上有應酬,他就隻能自己去了。他去的是家酒吧,點了份簡餐,他從小到大都是一個人生活,所以格外討厭那種安靜的場合,因為那樣會顯得他形單影隻很是孤寂。酒吧的簡餐味道一般,但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