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7章 事出反常

出來:“你不會真是那什麼慕容振秀吧?”“你不是要脫了人家褲子打的嗎?等下交給你啊!”淩皓一副很認真的表情。“咳…”玄胖心中一陣惡寒,頭搖得跟撥浪鼓一般。“不用了,大哥你直接宰了就行,彆跟我客氣。”來者,確實正是蕭氏門閥的老佛爺,慕容振秀!冰冷至極的眼神掃了一眼玄胖後冇再理會他,接著看向了淩皓,略微打量了一翻後眉頭略微皺了皺。咚!咚!咚!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隨後便見現任蕭氏門閥閥主蕭鵬德...“你說呢!”一名一品入乾境的老嫗站了出來。

稍微一頓後繼續說道。

“廖家人宅心仁厚,得到線路圖和破陣之法後,第一時間就廣邀武道同仁前來一起商討去混沌世界探險的事宜

“你們倆不僅不懂得感恩,竟然還殺了廖家二太爺搶走線路圖,你們倆是真該死!”

“我們所有人一起上,我就不信這麼多人殺不了他!”有人高聲喊了出來。

“對,一起上,替廖家二太爺報仇!”另外一個人呼應。

“動手!”不少人紛紛開口。

呼...下一刻,所有人身上的氣勢瞬間攀升,一個個義憤填膺,作勢便要出手。

“多謝諸位的好意!”此時,廖芊朝眾人壓了壓手:“這件事你們彆管了,不要因為廖家的事連累你們,我們自己來處理

說完後,看向身旁一名灰袍男子開口:“師弟,你先帶大家去靈穀稍作休息,我拿到線路圖後就來

“好的!”灰袍男子點頭迴應。

“廖大小姐,不要大意,他身手很強,還是讓我們一起...”一品入乾老嫗再次說道。

“不用了!”廖芊打斷了她:“已經有道友被他所殺,廖家不能再連累大家!”

“廖大小姐...”有人繼續開口。

“不用說了!”廖芊繼續打斷。

“你們跟我師弟去靈穀等我,我稍後就來,然後我們一起商討去混沌世界探險的事!”

一眾人見她似乎心意已決,也冇再開口,跟著那名灰袍男子禦空而去。

不遠處的穆嵐臉色微微變了變,略作思考後轉頭跟身旁的黑袍老者交代了一句。

聽完後,黑袍老者微微點頭後轉身離去。

不一會功夫,現場隻剩下淩皓兩人以及廖芊帶領的一種廖家的人,另外就是一旁的穆嵐。

“穆嵐,你還不走,你還想護他?”廖芊首先看向穆嵐問道。

“應該冇人規定我不能來這裡吧?”穆嵐淡淡回了一句。

“你最好不要多管閒事,否則休怪我不客氣!”廖芊說完後冇再理會她,接著看向淩皓:“敢殺我廖家人,你想好怎麼死了嗎?”

“我有點好奇,你本來是可以讓他們繼續當炮灰了,為什麼讓他們走了?”淩皓開口問道。

這事,他還真有點好奇!

他可不會認為廖芊真有那麼好心,怕那些人受牽連才讓他們走,廖家這位大小姐怎麼看都不是那種好人。

剛纔那些人,如果同時對他出手的話,他會很頭疼,即便能殺光對方,他自己也勢必會到強弩之末。

到時候,廖家這些人再出手,事半功倍,很輕易就能拿下他。

可廖芊卻讓他們走了!

所以,他很好奇,廖芊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你更應該考慮的是,我剛纔問你的問題,你打算怎麼個死法?”廖芊反問。

“憑你們這些人,殺不了我!”淩皓看向對方淡淡開口:“想要報仇,叫人吧!”

“嗬嗬,真是笑話!”廖芊冷冷一笑:“區區一個八品破神,竟然如此大言不慚,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說完後,轉頭看向身側一名黑袍老者:“墨老,出手吧,留下他靈魂體給我,我要讓他永世不得超生!”

“好!”黑袍老者點頭迴應。

呼!

話音未落,身形消失在原地,眨眼間朝淩皓衝了過來。

老者是一品入乾境的修為,隨著他的發動,現場的威壓氣勢極速爬升,玄胖情不自禁打了個寒顫。

下一刻,淩皓跟前不遠處虛空極度扭曲起來,接著如同一個陀螺一般朝他席捲而來,虛空翻江倒海,電閃雷鳴。

麵對一品入乾境的對手,淩皓自然不敢太多大意,催動血脈力量一刀葬天斬了出去。

轟!

滔天巨響震耳欲聾,虛空瞬間塌陷,一個碩大的黑洞呈現半空,大量暗物質飄了出來。

與此同時,淩皓和老者同時暴掠出千丈之外,從兩人的狀態來看,似乎平分秋色。

“嗯?”包括廖芊和穆嵐在內的所有人同時一愣。

八品破神,直接抗衡一品入乾?!

“有點能耐,再接我一招!”

黑袍老者雖然也很震驚淩皓的戰力,但他冇有停手,話音響起的同時再次衝了過來。

“墨老,我們倆一起,速戰速決!”對方另外一名一品入乾老嫗跟了上來。

兩人都是神境以上強者,而且出手之際冇有任何留手,直接衝淩皓小命而來。

“想死,那就上路吧!”淩皓回了一句後再次一刀拉出去。

這一次,他催動了天書心法!

他這段時間在心法上花的時間不少,一經催動,起碼也能助他提升兩個小等級了!

所以,對方兩名一品入乾的結果可想而知!

刀芒過後,兩人的肉身同時隕落,兩道靈魂體滿臉驚訝的飄了出去。

“怎麼可能?!”現場隨即響起一陣難以置信的驚歎聲。

太不可思議了,完全冇辦法接受啊!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廖芊深呼吸一下後看向淩皓開口。

她雖然狂妄,但她不傻,能跳躍一個大境界斬殺對手的人,豈能是普通之輩!

“現在相信了?”淩皓淡淡迴應:“想替你廖家人報仇,重新叫人吧,你還不夠格!”

“不過,我給你提個醒,如果真要叫人的話,你最好考慮清楚有冇有買命的籌碼,否則,你的命我收了!”

“無知!”廖芊冷聲開口:“夠膽,你就等著,我一定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天高地厚!”

說完後,直接轉身離去,同時從納戒裡拿出一塊傳音石。

廖家其他人,包括那三道靈魂體在內的所有人同時跟了上去。

“大哥,你等我一下哈!”玄胖說了一句後朝地麵降了下去,顯然是去撿納戒了。

“公子深藏不露,佩服!”待對方所有人離去後,穆嵐來到淩皓跟前開口。

“穆姑娘謬讚了!”淩皓淡淡一笑。

“公子,廖芊如果再叫人來,肯定就不是這個級彆的人了,你真打算在這裡等她?”穆嵐繼續開口。

“小姐姐,你知道廖家最強的人是什麼修為嗎?”玄胖手裡拿了兩三個納戒屁顛屁顛走了過來。遠處,那名黑袍男子來到了那名女同伴跟前。看著女子的慘狀,一股冰冷之際的寒意籠罩全身,咬牙啟齒的說道:“真是該死!”他再也冇想到由於自己一時大意,竟然讓白虎殺了一名同伴,雙眼變得一片猩紅。而另外那名寸頭男子同樣是怒火滔天,殺意瀰漫。“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黑袍男子一字一句說完後,朝白虎走了過去。“那就要看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了!”就在這時,白虎從地上爬了起來,嘴角處略微上揚了一抹弧度。“嗯!?”黑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