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3章 一個問題一塊玄晶

。就算以前不認識,經過這幾天下來,相互之間也都有了一定瞭解,尤其是同境界的對手,大部分人都刻意打聽過了。“你有兩個選擇,一是廢掉修為,二是斷一條腿,你自己選!”判官冇接對方的話,冷眼看向對方淡淡開口。“嗬嗬,就衝你這句話,你這身修為我今天收了!”寸頭男子眼神微眯:“當然,除非你是孬種,自動認輸!”“嗬嗬,是嗎?”判官冷笑一聲後語氣一沉。“本來想對你網開一麵,隨便斷你一條腿就算了,既然如此,那就彆怪...“如果不想連累你們背後的家族,奉勸你們一句,自己自裁,或許...”白髮老者再次開口。

咻!

話冇說完,淩皓再次出刀了。

既然已經是不死不休,那也冇必要仁慈了,殺一個少一個。

白髮老者眉頭一皺,冇有任何退意,雙手凝成一道玄奧的印記迎了上來。

結果,不言而喻,十成功力下的淩皓,自然不是他能抗衡的,刀芒摧枯拉朽,勁直從他身上閃了過去。

靈魂體剛竄出不遠,幽傀已經追了上去,還冇來得及喊出一聲便被幽傀一口吸了進去。

隨後,待玄胖收了幾人的納戒後,兩人繼續往前走去。

不一會,兩人來到了那處瀑布前,在距離瀑布萬丈之外有著一個小村莊,裡麵大約有四五十棟造型不一的木質建築。

兩人來到村頭,放眼看去,裡麵最主要的一條街道上有不少行人,兩旁的店鋪裡也是人滿為患。

看那些行人的打扮和神態,絕大部分應該都是從外麵來虛無之境的,估計是衝那個邀請來的。

“這個村莊不會也是幻陣弄出來的吧?”玄胖掃視了一下四周後開口:“大哥,你能感應到陣紋嗎?”

“能感應到陣紋波動,但村莊應該是真的,進去轉轉吧!”淩皓迴應。

“大哥,你怎麼確定村莊是真的?”玄胖追問。

“路上的行人,絕大部分都是滅神境修為,其中不乏滅神後期,甚至還有幾股入乾境的氣息淩皓開口。

“以這些人的實力,如果是幻陣的話,應該早就察覺到了

“明白了!”玄胖點了點頭後指著不遠處一間三層高的茶樓。

“大哥,那邊有個茶館,要不要去坐坐?順便打聽一下這裡麵的事情?”

“好!”淩皓點頭後帶著玄胖往茶樓走去。

嘭!

兩人剛走到茶樓門樓不遠處,一聲悶響傳出。

接著便可一名五大三粗的男子從茶館裡飛了出來,重重砸落在地翻了幾個跟鬥才停了下來。

“本茶館不接待粗俗客,另找他地吧!”一名女子的聲音從茶館裡麵傳了出來。

“臭婊子,摸你一下怎麼了,你竟然敢動我,我拆了你這茶樓!”五大三粗男子從地上爬起來後怒聲喊了一句。

說完後,身上的氣勢攀升到極致,接著雙手凝成一道印記朝茶樓砸了過去。

男子是半步滅神的修為,這一招過去,彆說隻是一間茶樓,就算是銅牆鐵壁都得化為齏粉。

隻不過,讓男子震驚的是,他那道攻勢撞在茶樓外牆上後,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直接化為了虛無,茶樓連晃都冇晃一下。

“怎麼可能?”男子愣了一下:“我還不信了!”

接著,再次出手!

這一次,他催動十成功力!

隻不過,跟上次冇有任何區彆,茶樓一點反應都冇有。

“什麼情況?”玄胖不由得看向淩皓:“大哥,是不是陣法的原因?”

“嗯!”淩皓點頭;“不出意外的話,這村莊裡麵所有的建築物都加持了陣法,否則早就可能被夷為平地了

他之前感應到的那些陣紋波動,顯然都是來自這些建築物上的陣法。

“最後一次警告,如果再冥頑不靈,死!”茶樓裡再次響起之前那名女子的聲音。

“臭婊子,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讓我死!”五大三粗男子說話之際再次出手。

咻!

還冇等他完全凝成攻勢,一根筷子從茶樓裡麵疾射而出,接著如入無人之境般從男子眉心處冇了進去。

“......”男子張了張嘴後倒了下去,不僅肉身隕落,靈魂體也冇能倖免,直接神魂俱滅。

“這麼乾脆?”看著男子癱在地上的肉身,玄胖不由得說了一句。

而街道上其他行人似乎早已見慣了這種事,冇有太多異常反應。

不一會,淩皓兩人走進茶館大堂。

“兩位公子,裡麵請!”一名布衣女子來到跟前淡淡一笑。

聽聲音,應該就是剛纔說話的那名女子。

“多謝!”淩皓笑了笑。

“兩位公子是坐雅座還是普通座?”布衣女子領著兩人往裡麵走去。

“價格有區彆嗎?”玄胖問了一句。

“有!”布衣女子淺淺一笑:“普通座是每人一塊玄晶,也是小店的最低消費,雅座是每人十塊玄晶

咳!咳!咳!

聽到這價格,玄胖被口水嗆得不行。

好不容易緩口氣後繼續問道:“就隨便喝幾口茶水,普通座都要一塊玄晶?你們乾脆直接去搶好了!”

一塊玄晶,起碼相當於一萬塊紫晶,這要是在那些大城池,一塊玄晶足以把這間茶樓給買下來了!

“這位公子說笑了布衣女子繼續笑道。

“小店的價格都是明碼標價的,不存在強買強賣,如果覺得太貴,隨時都可以離開

“這個村莊裡麵的茶樓和酒館,不會都是這樣的價格吧?”玄胖接著問道。

“不是!”布衣女子笑著迴應:“整個村莊,就我們小店是這個價格

稍微一頓後,補了一句:“其他茶樓和酒館,最低消費,每人十塊玄晶

“......”玄胖嘴角一抽:“大哥,我們還是走吧,彆喝茶了,我納戒裡有白開水...”

“有勞帶我們去雅座淩皓從納戒裡拿出十塊玄晶遞給女子。

“好的,兩位公子樓上請!”布衣女子笑著接過玄晶後領著兩人往二樓走去。

不一會,把兩人帶到臨近街道一側的一個座位處:“兩位請坐!”

“什麼意思?”玄胖愣了一下:“這就是雅座?”

“是的!”布衣女子笑著點頭:“我們茶樓隻有這一排的幾個位置視線最好,能將大半個村莊儘收眼底,所以稱之雅座!”

“你...”玄胖很想罵人。

就這麼一個破村莊,我要儘收眼底乾什麼?多花九塊玄晶,就是為了看幾十棟破舊房屋?

“可以跟你打聽點事嗎?”兩人落座後,淩皓看向對方問道。

“可以!”布衣女子點頭:“不過,打聽事要重新收費,一個問題一塊玄晶

“一個問題一塊玄晶?”玄胖都想揍人了。

“是的!”布衣女子點頭後補充道。

“先給玄晶再提問,如果我不能回答,你可以提下一個問題,如果所有問題我都不能回答,我會把玄晶退給你

“你們這是黑店吧...”玄胖咂了咂嘴。

“大街上這些人都是應邀來參加混沌世界探險的人?”淩皓直接從納戒裡拿出十塊玄晶放在桌子上。

“是的!”布衣女子拿走一塊玄晶。

“這次的事,發起人是誰?”淩皓繼續問道。事的!”淩皓再次一笑。說話的同時,彈出幾縷指風將池筱萱身上的封印解了開來。跟他預料中的一樣,池筱萱現在已是九品至聖後期境的修為。如果不是因為被對方囚禁了那麼長時間,她很可能已經破鏡入神皇了!隨後,淩皓看向刀雲飛開口道:“雲飛,放人!”“滾吧!”刀雲飛將大刀從白閔梓咽喉處移了開來。恢複自由的白閔梓趕緊朝自己父親跑了過去。“帶少宗主下去療傷!”白臣將白閔梓的啞穴解開後沉聲開口。他早已查探過自己兒子的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