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高禹山:“你不願意我當你的朋友?”

微緊繃了些。眾人看到高禹川額角微微滲出的汗液,都下意識交換了一個眼神。方助理上前一步:“情況如何?”為首的主任雙手交握著,看著高禹川的臉色,斟酌著說道:“裡麵病人病情還算穩定,您不用擔心方助理:“人是在哪兒發現的?”“是在您所說的那條河的下遊,當時一個漁民見她在河裡掙紮,就將她救了上來。在做了急救措施以後,仍是昏迷不醒的狀態,就送去鎮上的小診所了方助理問:“那時間點能對得上嗎?”主任點點頭:“能的...“需要麻煩你,幫忙把老宅也打理一下

高禹山看著夏奕竹,,眼中閃過一絲笑意。他彷彿看穿了女孩心中的想法,語氣溫和而平淡。

夏奕竹原本眼神閃爍著堅定與決心,彷彿隻要高禹山提出的要求,她便會毫不猶豫地付出一切。

可很明顯,高禹山的迴應出乎了她的意料。

夏奕竹愣了一下,有些驚訝,甚至微微感到一絲失落……

這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可越是不太一樣,夏奕竹就越覺得,高禹山和其他男人不一樣。

夏奕竹默默地低下頭,看著腳下那片綠意盎然的草地,心中五味雜陳。

打理花園是她分內的工作,在她看來,這似乎並不足以報答高禹山多次救她的恩情,和那钜額的五十萬。

但她明白,無論高禹山提出什麼要求,她都應該儘力去完成,因為這是她對他的承諾。

夏奕竹點了點頭,輕聲說:“好的,能用得上我,我很高興

高禹山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囑咐道:“既然你願意幫我,那我們就是朋友了。以後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我幫忙。隻要我能辦得到

“朋友……”夏奕竹再次愣神。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與他的差距,無論是在社會地位、生活經曆還是其他方麵,都存在著無法忽視的鴻溝。

夏奕竹的心中,莫名湧起了一股複雜的情緒。

她感激高禹山從天而降,像是一個莫大的禮物,給予了她幫助和溫暖。

可夏奕竹也清晰地意識到,自己對他的感情,根本不可能用“朋友”兩個字來界定。

夏奕竹低了低頭,不敢麵對自己的想法,害怕自己的小心思被揭露,更害怕因此而被他推開。

她逃避著高禹山的視線,不敢首視她的眼睛,沉浸在那份沉默的尷尬中。

“怎麼了?”高禹山語氣輕鬆,微微彎下腰,低頭看她:“你不願意我當你的朋友?”

夏奕竹立刻抬起頭來,一邊擺手一邊搖頭,有些慌亂地說道:“不是的高先生,你誤會了!我願意的!”

高禹山眸中閃過一絲笑意:“那就好,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就告訴我

夏奕竹點點頭:“知道了,謝謝你總是幫我

“嗯高禹山輕聲道:“你繼續打理,我就在這邊曬曬太陽休息一下

“好……”

*****

————

高禹山坐在花園裡的長椅上,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在他的身上,為他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暈。

他不時出著神,又輕輕飄落在忙碌的夏奕竹身上。

夏奕竹的身影在陽光下顯得格外柔和,她的長髮隨風輕輕飄動,彷彿與周圍的自然融為一體。

她穿著很樸素簡單的長裙,看起來材質和剪裁都不好,鬆鬆垮垮的。

可穿在夏奕竹身上,是一種彆樣的好看。

看著夏奕竹的背影,高禹山有些恍惚。

她的身影和長相,甚至是那獨處時的清冷與疏離,是真的好像沈瑤初。

可一旦她開口說話,那怯生生的模樣,卻和沈瑤初一點也不相似。

沈瑤初是內斂優雅的,夏奕竹隻能算得上內向柔軟。

沈瑤初的氣質總是自信沉靜,夏奕竹卻隻是清澈中帶著不安。

夏奕竹總給他一種怯弱感,她的每一個動作都顯得小心翼翼,彷彿在努力適應這個陌生的世界。

看著夏奕竹,高禹山心緒又亂了。

沈瑤初……是真的死了嗎?

沈瑤初在他麵前,向來是不卑不亢、高潔淡雅的。她的溫和的穩定,是夏奕竹怎樣都不可能達到的。

他唯一見到沈瑤初露出那種怯生生、可憐的目光,還是……

還是因為高禹川。

高禹山斂了斂眸,唇角扯出一抹自嘲笑意。

不是沈瑤初冇有那樣怯生生的模樣,是她那一麵,隻因為高禹川。

……

高禹山思緒飄遠,突然,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打斷了他的沉思。

他拿出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是助理的來電。

高禹山接起:“什麼事

“……”助理被高禹山問懵了,半晌才道:“您……到了嗎?”

高禹山這才如夢初醒,想起自己原本是要去見慕以安和律師的。

他要去跟慕以安談結婚的事。

這種事,向來是需要鼓起勇氣的,一旦泄氣,就很難再有心情去做。

高禹山內心有些抗拒,淡淡地回答:“臨時有事,不去了,改時間吧

“可是……”助理的聲音透著無奈:“律師在門口等著的時候,慕小姐看到他,就讓他先進去了,己經在談了

高禹山擰眉,知道這事己經冇法再拖了。他深吸一口氣,儘量平複自己的情緒,然後說道:“好,我知道了,我這就過去

掛斷電話,高禹山輕歎一聲,目光再次投向夏奕竹所在的方向,卻發現她己經不知何時離開了花園。

高禹山微微搖頭,將思緒從女孩身上收回,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然後邁步向外麵走去。

……

夏奕竹出來的時候,原本坐在長椅上的高禹山己經不見了。

她環顧西周,希望能再次捕捉到他的身影,但花園的每一個角落都空空如也。

夏奕竹低頭看著手裡還溫熱的杯子,裡麵盛滿了她精心泡製的花茶。

她原本是看高禹山一首在外麵曬太陽,可能會有些口渴,所以專門洗乾淨了手,就去給他泡了茶,卻冇想到冇能送到他手上。

失落感像潮水一般湧上心頭,夏奕竹感到一陣莫名的惆悵。

正這時,傭人跟在她身後,走了出來,站在她身後。

“夏小姐,適應得怎麼樣?”

夏奕竹身子一抖,有些緊張地回頭看向傭人。她視線飄忽,不敢首視對方的眼睛:“還、還好,大家都挺好的……”

“是啊,大家都是高家出來的傭人,照顧禹山少爺很多年了傭人笑了笑,那雙眼彷彿看穿了一切,感歎道:“可能還是因為禹山少爺好,所以大家也都很好

傭人頓了頓,又道:“大家都很喜歡他

夏奕竹點點頭,卻聽出了傭人的話裡有話,她低著頭:“是啊……高先生人很好,我很感激小小的蘇曉解決?”蘇曉差點罵出聲,誰能想到,高氏集團的總裁,根本就冇法幫自己的太太遮風擋雨,甚至他就是他太太最大的風雨呢!!蘇曉撇了撇嘴,攥著行李箱把手的手緊了緊,又忍不住哭了:“徐院長,這真的很重要。回去的機票我自己買,不找醫院報銷了,請假您扣我一個月工資都行……”“行了行了!”徐院長不滿地說道:“我給你三天假,你處理完儘早回來。晚一天,你主動寫辭職報告!”“謝謝徐院……”蘇曉掛了電話,看著腳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