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9章 閨房汙話

後,纔有資格問鼎至尊之境。也正是出於對這位七劫尊者的敬畏,南河洲大部分宗門高層,纔對吳江這位紈絝子弟的行徑睜一隻眼閉一隻。這也更造就了吳江目中無人睚眥必報的性格。他在前些天,遇到一位身段與相貌都絕佳的少女,想要哄騙把玩一番,哪知被少女騙去一柄地級神兵和數萬靈石。這點東西對他吳江來說,都不值得一提,甚至他還滿心歡喜等待少女投懷送抱。隻是後來,他從穆芊芊那兒知道了真相,原來這少女就是要坑騙他吳江,並且...————

滂沱大雨,雨幕瀟瀟。

莉莉絲有些羨慕艾麗莎頭上的鬥笠了,遮雨效果非常好,不像她的帽子,還漏水,導致她白髮還未乾就又濕了。

她再次拽了拽回頭看的艾麗莎,說道:

“彆看了,動靜那麼大,事情小不了,我們回去也幫不上什麼忙。

當務之急,我們要先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想辦法升階,不然這詭異的空間,我們隻有逃跑的份

艾麗莎又回頭看了一眼,才收回了眸光,跟上莉莉絲的步伐,在叢林中穿梭。

“雖然他這人有些可惡,但希望他不要出事莉莉絲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嘀咕道:

“早知道之前我們進石洞的時候我就該把他扒光,騎他身上,隻要動作夠快,幾分鐘事情就搞定了

艾麗莎俏臉一紅,想到了那一夜“驅魔”的畫麵,她支吾道:

“幾...幾分鐘可能不太行...

他很...”

“嘁莉莉絲不屑嘁了一聲:

“我冇做過,不是很清楚,但我見過那些苟且的教徒們...

這種事情吧,關鍵在於做的雙方。

萬一他很想得到我,又恰巧得到了我,不得激動得打顫?

我可知道,這種激動的情況下,一般都很堅持不了多久的

許是為了緩和艾麗莎和她自己擔憂的情緒,她笑道:

“我告訴你,我以前抓住過兩個教徒行不軌的事情,在禱告室做...

當時我隻不過咳嗽了一聲,那男教徒就一個哆嗦僵住了,和那女教徒兩個人癱倒在地,哈哈哈...”

世人以為聖潔無比的聖修女,如今相談的話題卻極為汙。

莉莉絲和艾麗莎在滂沱大雨中彷彿褪去了聖潔的光環,私下說著閨房汙話,如世間絕大多數女孩一樣,無需附庸風雅,無需故作高潔。

其實莉莉絲或是艾麗莎,早就想和對方多談談了。

談什麼都好,雅俗共賞,冇必要再明爭暗鬥了。

倆人都是教會的聖修女,也都是曾被打碎“自尊”的教徒。

“咳咳...”倆人身後響起一道咳嗽聲。

“對,當時我就這麼咳的莉莉絲纖纖玉手放在嘴邊,咳嗽了一聲,衝著依舊神色擔憂的艾麗莎擠眉弄眼。

突然她察覺到了不對,猛然回頭,看到了滿身是傷,白髮蒼蒼的男人站在她和艾麗莎身後。

艾麗莎聽到熟悉的聲音,也回頭看去。

倆人一時都冇能認出這是趙無疆,或者說艾麗莎不敢相信這白髮蒼蒼的男人是之前還對她溫柔以待的趙無疆。

“你...你怎麼成這樣了?”艾麗莎顰眉,說話都帶著一絲顫音。

莉莉絲紅瞳閃爍,一言不發,她視線越過趙無疆,看向趙無疆身後的叢林,確認無礙後,她直接攬住趙無疆的左臂:

“走!”

她對氣血的敏感程度要超艾麗莎,一瞬就感覺出來如今趙無疆的氣血比之前要稀薄太多,彷彿短短不到半個小時,趙無疆就被人抽乾了生機。

她一邊攬著趙無疆的手臂繼續走,一邊去脫自己身上的蓑衣。

趙無疆摁了摁她的手,示意不用,又對艾麗莎搖了搖頭,主動去攬艾麗莎的腰。

待趙無疆兩隻手都有了借力,他整個一瞬又疲憊了一分。

他之前與鎮妖司華玉令和雷丞的戰鬥,導致他傷勢極重,生機銳減。

這是他來到千星之域後,目前受到的最致命的傷。

鎮妖司五雷之力強行穿過他的道蓮身攻擊小白和琳琅的場景,依舊讓他心有餘悸。

他從不害怕自己身上的傷,可他害怕琳琅等人再因他而受傷。風心中怒罵,但很快他就歎了口氣。蓮心要開啟了,但是他在這三十三重天,冇有看到姐夫的身影。琳小珂倒是孤身一人前來了。李純鈞也不曾見到。陸風愈看吳狄愈氣憤。天穹上天光愈發明媚,一束束光芒穿過雲層,灑向大地。眾人已經拿出了補靈石,蓄勢待發。————姬伯常正在衝擊尊者境。他心中的怒意和殺意已經凝聚成了實質。等到他達到尊者境,他就踏入蓮心去尋找趙無恙和趙無量。他推測趙無恙必然會前往蓮心處。以趙無恙的實力,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