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2章 番外:現代篇(54)

老的功法靈力與你相近,同屬一脈,如果冇有任何反應就代表你和那位長老冇有緣分雲箏點了點頭,然後將手放在邊緣一角的石頭之上。她驚奇地發現,她能感受到石頭裡麵的靈力湧動。寇代玉見狀,眼底閃過一抹意外之色,這小姑娘居然能跟趙進通的靈力產生共鳴。這七塊石頭都是他們用靈力功法所化,所以可以代表著他們本人。雲箏將這塊石頭先放下,然後又拿起了另一塊石頭,這一次,她能感受到更加洶湧的靈力浮動。寇代玉眉頭緊鎖,眼底隱...雲箏並未受到雲家主的影響,走下了擂台。

她成功晉級了。

接下來,她明天對上的人會更厲害,其中便有雲紫月和雲逸仙,所以,她不免有些緊迫感。

鬱秋幾人來接她。

雲箏對他們道:“我們去吃飯,然後回客棧吧

“好啊,冇問題莫旌立刻應下。

鬱秋幾人卻看出了雲箏有點心不在焉,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難道箏箏恢複記憶了?

但,若是箏箏恢複記憶,她也冇必要瞞著他們。

南宮清清溫柔地問:“箏箏,你有心事嗎?是不是雲家對你的打壓,讓你不舒服?”

雲箏抬眸望著她,笑了笑:“不是,我隻是覺得自己太弱了,想早點回去,修習一下

“你已經很強了南宮清清心疼地蹙眉。

原本箏箏就是想忘掉記憶,在現代體驗一次生活,但不巧的是,失去記憶的箏箏被修真界的人陰差陽錯收為徒弟,跟修真界又有了關係。

還來參加這個修真界新人大賽。

他們也隨著箏箏來到了這個修真界,這裡是曾經箏箏所生活的地方,箏箏也遇上了曾經的仇人。

看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天意要讓箏箏對上曾經的仇人。

雲箏笑道:“你們纔是真的強,跟你們比,比不過

風行瀾聽到這話,唇瓣微張,欲要開口說些什麼,但最終又嚥了回去,他心裡暗忖:你纔是天下第一強。

吃完飯後,雲箏和他們都回了客棧。

而此時在鬱秋的客房內,幾人在商討事情。

鬱秋的手指輕點桌麵,“現在箏箏冇有記憶,她並不知道自己前世跟雲家有何恩怨,所以,我們也不該讓她知道,這一輩子,就讓箏箏冇有煩惱地生活吧。等新人大賽結束後,清清,你就護送箏箏出修真界,而我們幾個就找出曾經對付箏箏的人,一一解決

南宮清清冇有異議,“好

鐘離無淵和風行瀾對視一眼,也冇有什麼意見。

“本來我們可以過完這輩子,再對雲家動手的,但事情的發展出乎了我們的預料,所以,我們隻能提前動手了

不動手的話,雲家那些人是不會放過冇有記憶的箏箏的。

雲箏並不知道鬱秋幾人在為自己謀算,她此時正在修習瞳術,修習那些浮現在她腦海裡的瞳術招式。

另一邊,修真界入口出現了一個身影。

那身影略顯狼狽,他的頭部被裹著白紗布,但已經被鮮血浸染,他身形瘦削,俊美的臉龐蒼白,薄唇更是冇有一點血色。

他抬頭看向眼前的城鎮。

牌匾上寫著:第一城。

少年剛想提步走向第一城,可他身形一晃,眼前一暗,就這樣倒了下來。

而與此同時,在客房內修習的雲箏,忽感心中不安,她不由得站起身來,眉頭緊鎖。

雲箏垂眸,喃喃自語道:“我的心為什麼這麼亂?”

她立刻為此變故算上一卦。

卦上說,她有一重要之人,受了重傷,而且就在……

雲箏腦海裡浮現了幾個人,她的爸爸媽媽,姥姥,以及一個黑衣少年的模樣。

她心中一空。

等她反應過來時,她已經出了客棧,走到了第一城的城門。

城門有守衛,攔住了她。

“天快黑了,不能出城

雲箏神色微凝,“我有朋友在城外等我,我得出去一趟

守衛還是不肯放行。

雲箏心裡亂得很,她抿了抿唇,對守衛道:“你能看著我的眼睛嗎?”

守衛下意識地看去。

而就在下一刻,雲箏漆黑的鳳眸頓時變成了妖異的赤紅瞳,而守衛隻覺頭暈目眩,意識渙散。

雲箏冇想到真的成功了,她難掩激動地道:“開城門

守衛真的照做。

雲箏走出第一城,目光在四處搜尋,最終開啟血瞳才找到了一個倒在遠處的身影。

她眼皮猛地一跳,快步跑向那身影所在的位置。

一個少年狼狽倒在地上。

她警惕地伸手將他翻過來,見到他的模樣時,她的心臟好似被驟然捏緊,他的額頭滲出鮮血,白紗已經被染紅,唇色白得如紙。

“容…容爍!”

她很想知道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但現在,更重要的是,為他找醫師。

她要帶他去找燕沉。

雲箏將他背了起來,還挺沉的,他的腦袋蹭著自己的臉頰,下巴碰到自己的頸窩,格外癢。

她揹著容爍,走到了城門外。

但此時城門已經關閉,她騰出一隻手去拍城門,“開門!”

“開門!”她喊了好幾聲。

城門內的守衛迴應道:“天色已暗,有什麼事,明日再進城!”

雲箏感受到揹著的少年身體漸漸滾燙起來,約莫是發了高燒,她皺眉大喊道:“我這裡有傷者,需要救治,快開城門,讓我們進去!”

守衛強硬的聲音傳來:“第一城有規矩,天黑不能進城或出城,就算你是雲家長老,也不能進來!你莫要怪我一個小小的守衛,生死有命,熬得明早,自然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若熬不過,那就是命了!”

雲箏聽到這番話,臉色沉下。

她此時恨自己不會飛,不會穿梭空間。

她回頭看向遠方,想出修真界找醫生,可是那入口迷霧已經消散。

雲箏隻能先將容爍放下,幫他處理流血的傷口以及用玄術為他提供生源之氣,她眼睫微顫,緊緊盯著他那蒼白的臉龐。

“容爍,你一定要堅持住,…一定要!”的風箏一樣飛出去。與此同時,董兄渾身被冰霜迅速地包裹。“董兄!”董家弟子們驚聲,連忙跑過去將董兄扶起來。東教祠的幾位長老麵色一變,顯然冇有想到鐘離無淵與南宮清清兩人能夠將那董家弟子傷到。就在他們想出手製止鐘離無淵兩人的行為時,卻聽到鐘離無淵語氣冰冷地道:“這教祠,不待也罷!”教祠,說得好聽是為了各大家族或勢力儲備人員,但實際上卻是教化他們這些域外人如同奴隸一般。“住嘴!”教祠長老一聲低喝。長老的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