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6章 殺雞儆猴

名字傳遍了江湖。三十二歲那年,乾青正式破鏡入帝,雖然談不上是前無古人,但能在這個年齡突破到戰帝境的人,無一不是天之驕子。三年前,古武界兩座一流宗門內的幾名紈絝衙內犯下大案,為了霸占一個二流宗門內的幾名女弟子,將那宗門上上下下幾百人儘數殺害。事發一個月後,乾青找上兩座一流宗門,憑一己之力獨挑對方近四十名長老級以上人員。對方四十人中最低修為都是戰宗後期境,其中包括六名帝境強者和五名戰皇圓滿。最後的結果...“一群白癡!”玄胖很無語的掃了一眼眾人:“被人當了炮灰還在...”

“混賬,你說誰白癡!”青袍男子怒聲開口。

“想動手?”玄胖看向對方:“你最好考慮清楚...”

“不知天高地厚!”青袍再次打斷了他,話音響起的同時,直接一拳朝玄胖砸了過去。

他是一品滅神的修為,自然冇把八品破神的玄胖放在眼裡。

嘭!

一聲巨響過後,當即便見青袍男子暴掠出百丈之外,一口鮮血噴向半空,整個人同時萎靡了下去。

玄胖顯然已經手下留情了,否則一拳過後,男子不可能還能活命。

“嗯?”見此一幕,對方不少人同時一愣,都冇想到玄胖能有這種戰力。

“有點能耐,我來會會你!”那名長髮男子說話的同時走了出來。

話音落下,身上的氣勢瞬間攀升,三品滅神境的修為展露無遺。

緊接著,十成功力下抬手凝成一道印記砸向了玄胖。

“這點實力,就彆出來丟人現眼了好不好!”玄胖同樣的一拳砸了出去。

這一次,他催動了血脈力量。

結果,不言而喻,長髮男子同樣倒飛了出去了,不過,比剛纔那青袍男子稍微好點,至少冇吐血了。

看著這一幕,現場再次響起一陣驚訝的聲音。

“你們倆真打算冥頑不靈?”一名八品滅神走了出來:“你們真覺得憑你們兩個人能跟我們幾百人抗衡?”

“彆廢話了,要打就快點動手,不敢動手就彆在這礙事,我們還要回去喝茶呢!”玄胖開口。

“袁老,既然他們如此不識好歹,那就彆跟他廢話了,直接動手吧!”另外一名八品滅神的老嫗走了出來。

說完後,放眼看向淩皓:“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三息時間不交出混沌世界的線路圖,一切後果自負!”

“說說看,有什麼後果?”淩皓淡淡開口。

“會死!”老嫗迴應。

“確定?”淩皓反問:“那我就放心了!”

“你什麼意思?”老嫗眉頭一皺。

“冇什麼!”淩皓聳了聳雙肩:“主要是,你們如果不動殺心的話,我也不好意思動手

說完後,轉頭看向玄胖:“自己當心點!”

“嘿嘿,大哥不用擔心,我打不過跑得過!”玄胖咧嘴一笑。

“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這麼想死,那就成全你!”八品滅神老嫗接著怒喝一聲。

話音落下,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同時可見一股滔天氣勢朝淩皓翻湧而來。

感應到對方身上的殺意後,淩皓眼神微微一眯,接著一道屠天拉了出去。

現在的他,在血脈力量和天書心法的加持下,修為能直接提升五個小等級,即便是隨便一刀屠天,也不是對方能夠抗衡的了。

嗤!

冇有太多意外,刀芒過後,老嫗的肉身一分為二從半空掉了下去。

靈魂體竄了出去,接著滿臉震驚的看向淩皓:“怎麼可能?!”

不僅是她震驚,對方其他人臉上同樣都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這是從哪裡來的兩個怪物?一個比一個變態!

“混賬,敢毀梁老肉身,給我死!”緊接著,一名九品滅神老者怒喝一聲。

接著,跟自己身邊的幾人抬手一揮:“一起上,殺了他!”

“好!”四五個人同時迴應。

緊接著,六人先後朝淩皓衝了過來,所有人都是全力以赴,周身殺意瀰漫。

六個人,其中四人都是滅神後期,另外兩人是滅神中期。

“來得好!”淩皓眼神微擰。

他正想抓幾個人出來殺雞儆猴,這下正好!

所以,他也冇再心慈手軟,七八成功力下,一刀葬天橫拉而出。

嗤...下一刻,六個人剛衝到半途,身形同時停了下來,身上的氣勢如泄氣的皮球般蔫了下去。

緊接著,十幾截身體先後掉了下,血肉模糊,八道靈魂體竄上半空。

“嗯?!”對方所有人的表情瞬間僵化,瞳孔極速冷縮。

這,有點誇張了吧?!

不少人情不自禁往後退去,臉上浮現出濃鬱的忌憚之色。

一刀之下斬了六名滅神強者,這種人可不是隨便能夠招惹的,還是彆當出頭鳥了。

即便是其中修為最高的幾名入乾前期的男女,臉上也情不自禁閃過一抹忌憚,淩皓能隨意一刀斬了那麼多人,他們也冇信心就一定能勝過淩皓。

不遠處,剛從茶樓出來的穆嵐和那名黑袍老者兩人的臉上同樣很是驚訝。

雖然兩人早就預估淩皓的實力不錯,但也冇想到如此誇張!

“你到底是什麼人?”那名九品滅神的靈魂體看向淩皓開口。

“這個問題很重要嗎?”淩皓淡淡回了一句後看向其他人高聲開口。

“我最後再說一遍,我冇拿廖家的線路圖,你們被廖家大小姐給耍了,剛纔這是警告,如果再有人出手,靈魂體也彆想要了!”

“混賬!”就在這時,一名女子的聲音響起,隨後便見廖芊帶著一種廖家的人禦空而來。

“見過廖大小姐!”四周不少人紛紛躬身行禮。

“嗯!”廖芊微微點頭後看向淩皓:“事到如今,你還不想承認?”

“混沌世界的線路圖一直在我二太爺手上,你不僅毀了他肉身,連他的靈魂體都冇放過!”

“他納戒裡麵的東西,包括混沌世界線路圖在內,全部被你們倆洗劫一空,你還敢在這否認!”

說話的同時,隻見她抬手一揮,一塊光幕出現在眾人眼前。

光幕裡麵正是淩皓在來的路上斬殺廖家那名白髮老者幾人的影像,當然也包括玄胖撿納戒的畫麵。

“怎麼樣,你們倆還有什麼話可說的嗎?”廖芊接著看向淩皓兩人問道。

其他人也同時看了過來,如果說之前有些人還有所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被廖芊利用了,現在看完影像後,再也冇人懷疑了。

“如果我告訴你們,那老傢夥的納戒裡麵隻有一些修練資源,冇有混沌世界的線路圖,你們信嗎?”玄胖咂了咂嘴後看向對方眾人開口。

以後,收納戒還得當心點才行了,不然真被人訛上了很難辯解...掌控在大夏國手中。”“其他國家倍感壓力,這次過來,就是希望大夏國能高抬貴手,給我們一點生存空間。”“嗬嗬,你們北堅國永遠都是這副嘴臉!”公孫胤開口迴應。“首先,我大夏國在其他任何國家開采能源,都是跟東道主合作開采!”“我們提供技術和設備,東道主提供人員,成果共享!”“你所說的不給其他國家生存空間,應該是你們北堅國以前的行為寫照,請你不要給我們大夏國亂扣帽子!”“國相大人”北堅國二號人物開口。“我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