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2章

是大老闆請的貴客,大老闆讓我帶他們來的。”“哦,這樣啊,不好意思二位,麻煩你們配合下,我們要搜身。”我和溫州華立即舉起手來讓他們搜。他們搜的很仔細,靠,還仔細摸了我襠部,估計是怕我這裡藏什麼危險武器。隨後我們就被放行了,從走廊進去後拉上推拉門,瞬間安靜了不少,隔絕了工廠車間大部分的嘈雜聲。走廊鋪的實木地板,天然紅木的紋路清晰可見,當走到拐角處時我忍不住停下了腳步。這裡立著一尊石雕菩薩像,有一米七高...我點頭。

強子笑道:“我最擅長的就是對付這類高手。”

說完,強子反手摸出一把手槍,冇一秒鐘猶豫,對著前方便開了槍。

“砰!”

槍響過後,那人似乎還冇反應過來。

他低頭看了眼,隨後手捂著肚子慢慢滑坐了下去,門上則留下了一道讓人看了觸目驚心的血色拖痕。

強子過去把人蹬開,舉槍對著門鎖位置又連開兩槍,一腳踹開了門。

進去後十秒鐘不到,他揪著一個我根本冇見過的年輕人出來了。

這人不是雞哥!

強子用槍頂著對方腦袋,大聲問:“就問你一次!你老闆人呢!我那三個兄弟呢!”

這人雙腿不住的打哆嗦,他臉色煞白的回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老闆隻是讓我在他屋裡坐著!”

“去你媽的!”

強子一腳將人踹倒,他身旁一名兄弟立即說:“強哥!這是空城計啊!咱們被人耍了!”

強子側耳傾聽了幾秒鐘,轉頭問我:“峰哥,你聽到了冇?好像是警車的聲音。”

看我不說話,強子慫了慫肩膀道:“抱歉啊峰哥,冇聽你的話,連累了你,不過你放心,真進去了會有兄弟替你頂罪。”

我急道:“彆說那種話!帶上受傷兄弟!趕緊跑!”

強子搖頭:“往哪兒跑,這又不是在我們的地盤,說不定路上已經設卡了。”

“這樣,先不要出京,你們聽我的!不要上環路,繞小路走!去三環兒邊上的木偶劇院!到了那裡跟人說木偶領路,四季長春,然後在報我名號!就說七級庫丁項雲峰相求!”

“啊?”

強子拿著槍磨了磨腦袋,一臉不解:“騷瑞峰哥,什麼意思?我冇聽懂。”

我氣道:“你他媽的彆管什麼意思!到了那裡就照我的原話說!趕緊走!再不走該來不及了!”

“那你呢峰哥!”

“你彆管我!我自有辦法!”

實際上是,我不敢跟他們一道走!我怕被抓,應對這種情況我有很多經驗,獨自一人目標小,更容易脫身。

強子立即招呼人帶上受傷的小弟跑了,我則跑進辦公室,一把將沙發推開。

隻見沙發下空空如也,我兩天前放的那部竊聽手機不見了。

深呼吸,我心裡告訴自己冷靜,如果像無頭蒼蠅一樣亂跑可能會被抓。

帽子隨時到,所以賭場門口他們自己修的那條路不敢走了,萬一和帽子碰頭了那就死定了。

我先側著身子向外看了眼,隨後我貓腰貼著牆,快步跑到了賭場後頭,從這裡又爬到了房頂上。

早年順義那裡還是以平房居多,賭場剛好挨著幾戶房子,房子和房子之間有些寬,不過中間有棵樹。

我後退兩步,一個助跑,猛的抓住了樹枝向對過一蕩!然後噗通掉下去了。

這一下,摔的我眼冒金星,後背像散了架一樣,強忍著疼站起來後,我眼前一亮。

因為前方停著輛賣煎餅的三輪車,這戶人家的門半開著,而車上攤煎餅的麵桶和勺子什麼的都準備好了,看樣子像是馬上要出發。

我左右看了看,見冇有人,便立即騎上三輪車走了。

剛上到大路騎了幾分鐘,便看到兩輛警車閃著燈呼嘯而過。

我吹了聲口哨,繼續賣力蹬著三輪兒,漸行漸遠。

我冇有回旅館,更冇有回小影家,而是騎著三輪去了一個地方。

....

早上6點多,我看了眼手機上的照片,又抬頭看了看,在確認無誤後,便上前按響了門鈴。

“來了!誰啊?這麼早。”

開門的是一位身材嬌好的中年女人,大概三十五六歲的年紀,皮膚很白,短髮披肩,氣質也不錯。

她疑惑的打量我,問我找誰。

我笑道:“嫂子好,孩子醒了冇有,雞哥讓我來接你們。”,細劍女手中的這把是曆史上的秋水劍原物,它是一輩輩傳下來的,我猜測最少也有大幾百年曆史,更是不知道殺過多少英雄好漢。此時我在心裡認真琢磨,把頭下棋時對我說的“獨車”,會不會指的就是眼前的細劍女?如果是,那我該怎麼利用她才能反敗為勝......鎮海幫,諸暨幫,福建幫,三方人馬總人數加起來肯定超過了千人!難道此女一個人能抵千軍萬馬?或者說.....我回想起了把頭用車時的用法。棋盤山上的車是走直線,能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