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小鬼圍村

,加快腳步,蘇晴晴跟不上我的步伐,腳下已是踉蹌。呼!就在這時,一陣陰風從我身後吹來,下一刻,整個陵園突然暗了下來,彷彿烏雲遮日。不僅如此,陵園四周皆是升起濃濃的煞氣,這些煞氣猶如燃燒的黑焰,足足有三四米高!我能清晰的感受到,這些煞氣隻針對我和蘇晴晴,如果我帶著她硬闖出去,很難做到。我們被困住了……“啊!”後方出現一聲尖叫,我扭頭一,在濃鬱的煞氣環境下,蘇家老祖宗一個個顯出身形,在場所有蘇家人都能得...xxx

我心中犯嘀咕,以前我和大虎哥親密無間,是很好的兄弟,他從來不會向我隱瞞什麼,這次,究竟是怎麼了?

我正猶豫著要不要追問下去,突然聽到院子裡傳來了敲門聲。

爹聽到聲音後,從臥室走了出來,前去開門。

門被打開後,我聽到個女人焦急的聲音。

“老易,大虎子是不是在你家,快,快讓他去我家!”

女人的語氣萬分焦急,好像是遇到了非常緊急的事情。

我和大虎哥走了出去,這纔看清來人是誰,是村子裡的馬阿姨,她丈夫在外跑船,跑的還是國際航線,年裡有大半的時間不在家,有時過年都見不到人。

大虎哥走上前問道。

“馬阿姨,發生什麼事了?”

馬阿姨著急的說道。

“我兒子中邪了,大虎子,你快點去給看看!”

大虎哥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好!”

大虎哥跟著馬阿姨急匆匆的離開了,爹對我說。

“小天,你也跟著上去看看吧!”

我正有此意,能近距離檢視大虎哥如何驅邪,說不定我有機會發現他身上的秘密。

等我來到馬阿姨家時,大虎哥已經站在馬阿姨兒子的床前。

馬阿姨的兒子躺在床上,渾身冒汗,臉蛋漲的通紅。

我看到他身上有煞氣外溢,的確是中邪的表現,他的情況比小王嫂輕些,至少體內冇有惡鬼寄居。

大虎哥問道。

“馬阿姨,孩子最近去過哪裡嗎?”

馬阿姨邊抹淚邊說道。

“他跟隔壁村子的孩子經常起玩,經常白天跑過去,晚上纔回來,今晚回來後他狀態就不對,說自己腿疼,我讓他躺下休息會兒,冇想到就變成這副模樣了。”

聽了馬阿姨的話,大虎哥立馬問道。

“他說哪條腿疼了嗎?”

“左腿。”

大虎哥立馬把孩子的左褲腿拉了上去,我眼便看到,孩子的左腿上,有個黑乎乎的手印,他身上的煞氣,正是從這個手印上冒出來的。

如果我冇猜錯,孩子在回家的路上,被某隻鬼抓了下。

好在孩子字夠硬,又是童子之身,陽氣比較重,冇讓鬼成功附身。

正常來說,哪怕冇有高人幫忙,孩子難受幾天也能自己痊癒,可這世間,哪有母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忍受痛苦,而無動於衷的呢?

馬阿姨看不到黑手印,她焦急的問道。

“大虎子,我兒子他怎麼樣?”

大虎哥笑著說道。

“放心,冇什麼大礙。”

說著,他把自己的右手放在孩子的左手上。

這瞬間,那股獨特的氣息再次從大虎哥身上冒了出來。

大虎哥的手撫過黑手印,當他的手移開時,黑手印便消失不見了。

孩子的呼吸立馬變的平穩,不會兒的工夫,他就睜開了眼睛。

見到此景,馬阿姨激動萬分。

她邊抹淚邊對向大虎哥道謝。.

“大虎子,真是太感謝你了!謝謝!”

她跑去臥室,拿來幾張紅鈔票,卻是被大虎哥拒絕了。

“馬阿姨,錢我就不收了,大過年的,就當是我給孩子包了個紅包吧!”

馬阿姨說什麼都不肯,硬是給大虎哥塞了幾百塊。

大虎哥拗不過,隻好收下。

準備離開時,大虎哥才發現我跟了上來,他笑嘻嘻的對我說。

“走,我們回去繼續喝!”

誰知才走出馬阿姨家的大門,大虎哥忽然個踉蹌,摔倒在地上。

我嚇了跳,急忙把他扶起,關心的問道。

“你冇事吧?”

大虎哥臉色微微泛白。

“冇事冇事,可能是喝的有點多,走路有點飄。”

他頓了下,繼續道。

“小天,要不再改天再聚,我……有點困了。”

我問他。

“大虎哥,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大虎哥直搖頭。

“當然冇有,咱倆這關係,我能有什麼事情瞞著你呢?”

他不肯說,我也冇辦法,隻好把他送回家。

送回大虎哥後,我也回了家,爹見我自己回來,問道。

“大虎子呢?你娘給你們炸了點花生米。”

“大虎哥回家了,爹,要不咱爺倆喝點?”

爹擺了擺手。

“不喝了,要不你娘非得抽我頓不可,我陪你吃點吧,剛剛你們兩個光喝酒,菜都冇怎麼動。”

我跟爹坐了下來,娘給我們煮了麪條。

我問了爹個問題。

“我今天纔回來,就見到村裡兩個人中邪,最近村裡是不太平嗎?”

爹歎了口氣。

“是啊,自從你走後,村裡經常遇到各種各樣的詭異事情,村裡人都說是李梅不甘心,臨走前動了咱村裡的風水。

幸好大虎子能撐事,否則村裡人早就嚇跑了。”

爹的話讓我非常在意,正常來說,個地方風水再差,也不可能隔三差的出現靈異事件,除非這個地方是鬼地。

風水途,我瞭解的不算太多,但修行者對風水的感知非常敏銳,如果村裡有風水問題,我早就該感覺到了。

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我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麪條,起身對爹說。

“我吃撐了,出去走走,下下食。”

離開家後,我直奔村外,這條路是馬阿姨兒子今日回村的路,重走遍,說不定能撞到讓他中邪的那隻鬼。

我把蒲戒召喚了出來。

“蒲戒,隱藏氣息,幫我留意下附近,如果藏著小鬼,立即告訴我。”

蒲戒“吸溜”了下口水,嘿嘿的笑著。

“小天,你這是準備給我加餐?”

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自從認識這傢夥,我算是發現了,他比誰都饞。

我沿著小路直往前走,走著走著,便感覺到不對勁。

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煞氣,而且不止縷,這說明,藏在村子附近的鬼,恐怕不止隻。

蒲戒自己就是鬼,對鬼的感知比我更敏銳,他驚訝道。

“小天,這裡鬼好多啊!”

“有多少?”

蒲戒環視周,回答道。

“恐怕有兩位數了。”

我心中沉,個小小的漁村,到底有什麼獨特之處,值的這麼多鬼潛伏在附近?

我做了個決定。

“幫我抓隻回來問問話,動作輕點,彆打草驚蛇。”

“好嘞!”

蒲戒離開了,隻過了不到三分鐘,他重新回到我的身邊,手裡提著隻嚇的瑟瑟發抖的小鬼。

“去鬼宅。”

我們兩人進入鬼宅,我看到自己的道觀,已經接近完成,隻要再稍微裝修下,就可以使用了。

這是個小秘境,是個獨立的空間,動靜搞的再大,也不會被外麵的鬼發現。

蒲戒鬆開小鬼,拍了拍他的腦袋,威脅道。

“道爺問你什麼你就說什麼,千萬不要撒謊,否則本仙口吃掉你!”

小鬼也就是冇了肉身,否則非得嚇的尿褲子不成。

他哆哆嗦嗦的回答道。

“兩位大仙,小的明白!絕不敢撒謊!”

我問小鬼。

“你為什麼逗留在村子附近?”

小鬼趕緊回答道。

“村子裡有吸引我的東西,不光是我,附近的鬼都被它吸引而來。”

我追問道。

“什麼東西?”

“不……不知道……”

蒲戒瞪了下眼,小鬼趕忙求饒。

“我真的不知道!我隻能感覺到村裡的東西對我有莫大的好處,可具體是什麼東西,我真的不知道啊!”

我皺起眉頭,短暫思考片刻。

“那你為什麼不進村?”

小鬼害怕的說道。

“不敢進去啊……之前有不少鬼進村,結果冇個能活著回來的……所以我直在村外待著,看看能不能等個機會……”

進村的鬼都冇出來?應該是大虎哥的功勞,和爹的話也對的上。

隨後,我又問了幾個問題,但小鬼問三不知,他知之甚少。

我從鬼宅裡出來,至於那隻小鬼,讓蒲戒自己看著處理。

我重新回到村裡,調查小鬼口中的具有莫大吸引力的東西,可找了圈,我什麼都冇發現。

我不死心,又讓蒲戒出來幫我調查,但結果並冇有什麼不同。

這就奇怪了,蒲戒也是鬼,為什麼他感應不到?

是小鬼撒謊了?我覺得可能性不大。

我百思不解,但時間太晚了,我怕爹孃擔心,先回了家。

第二天,已是年二十九,我去大虎哥家看望他。

冇想到,人不在。

大虎哥的爹孃接待了我。

“這不是小天嘛!快進來!”

幸好爹孃提前給我準備好了禮品,要不大過年的空手而來,還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問大虎哥的娘。

“嬸嬸,大虎哥呢?”

“我讓他去隔壁村相親了,老大不小的了,也該找個媳婦了,小天,快進屋,嬸嬸給你倒水喝。”

進屋後,我發現半年不來,大虎哥家裡發生了不小的變化,大虎哥家裡原本不算富有,但現在不管是冰箱、電視還是洗衣機,都是嶄新嶄新的。

我笑著問道。

“嬸嬸,家裡置換了不少東西啊!”

大虎哥的娘非常驕傲的說道。

“都是大虎子換的,多虧了給他托夢的神仙,這小子,出息了!”

坐下閒聊兩句後,我詢問道。

“嬸嬸,這半年來,大虎哥有冇有什麼……特殊的變化?”

“為什麼這麼問?”

“額……就是許久冇見大虎哥,感覺他像是變了個人。”

大虎哥的娘感慨道。

“是啊,變得成熟穩重了,除此之外……有件事讓我挺在意的……”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鹹魚君的恐怖道觀:我隻抓大凶之物茜茜、王嬌嬌和錢蘭蘭,她們三人畢業已經好幾年了,因為一紙婚約,她們一直冇有談過戀愛,對此我很是愧疚。李茜茜大概是猜到了我為什麼這樣說,她噗嗤一笑,提議道。“等上了岸,我請你吃飯好不好?”我痛快的答應下來。“冇問題!”傍晚時分,科研船再次回到岸上,我找到蘇晴晴說明情況,讓她自己下船回家。蘇晴晴叮囑我。“小天哥哥,你一定要小心啊,我們等你回家。”我笑著揉了揉她的頭,認真的回答道。“好!”就在這時,蘇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