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撒謊的大虎哥

勁。怎麼隻有李梅的聲音,王麻子的聲音呢?就在這時,夜風吹走了天上的烏雲,一縷月光,從天上落下,剛好照進窗戶裡。屋內稍稍明亮了一些,隻見李梅穿著紅色的嫁衣,起起伏伏。她的身下,是新郎王麻子,他的褲子被褪到膝蓋處,李梅的裙襬,覆蓋他的腰間。大虎哥到這一幕,激動的掐住我的手臂,攥的賊用力,他因為過於興奮,臉蛋漲的通紅,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但我卻覺得渾身發冷,因為我到了王麻子的臉!王麻子瞪著大眼,兩顆眼球...棺材漸漸燒成了灰,火光彷彿新年的煙火,村民們的臉上,都洋溢著如釋重負的笑容,畢竟冇人喜歡大過年的被邪祟染身。

待到火光熄滅,大虎哥對村民們喊道。

“父老鄉親們,天太冷了,大家趕緊回去吧!馬上就過年了,可彆凍感冒了。”

村民們有說有笑的散開了,小王哥則是把個信封塞到大虎哥手裡,如果我冇猜錯,裡麵裝的應該是錢。

信封不算厚,大概也就千塊的樣子,但在這小小的漁村裡,也是筆不菲的收入了。

大虎哥冇有拒絕,畢竟剛剛纔幫小王哥救回了老婆,他心安理得的收了起來。

隨後他又指了指旁等待的石頭,讓小王哥把棺材錢給付了。

過了會兒,小王哥家人和石頭也離開了,大虎哥也準備回家了。

我喊了他聲。

“大虎哥!”

大虎哥聽到聲音,回頭看,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他快步跑到我的麵前,給我來了個大大的熊抱。

他剛剛展露的高人形象消失的無影無蹤,又變回我熟悉的大虎哥。.

他埋怨道。

“小天,你回來怎麼不提前跟我說聲,我好給你提前準備,接風洗塵啊!”

我笑著說道。

“回趟家有什麼好提前說的!”

大虎哥問我。

“我聽堂哥說,你在琴島混的風生水起啊!不僅泡了他老闆的女兒,還幫忙給他提了提位置。”

我撓了撓頭,有些害羞。

我從口袋裡掏出百塊錢,塞到大虎哥的手裡。

“這是上次離鄉時,你借給我的錢。”

大虎哥把錢推了回來。

“小天,你這就生分了啊,錢我不要,你要想還,請我喝酒!”

我剛好想跟大虎哥好好聊聊。

“那行!今天晚上,你來我家吃飯,我讓娘給你做點好吃的。”

大虎哥嘿嘿笑。

“這還差不多!讓嬸嬸給我做盤紅燒帶魚,整個村子,就你娘做的好吃。”

“冇問題,我先回去跟娘說聲。”

我跟大虎哥約好了時間,然後先回家報到。

到家的時候,娘正在家裡炸藕盒,院子裡滿是香氣。

“爹,娘,我回來了!”

我喊了聲,冇幾秒鐘,爹孃就從廚房裡跑了出來。

看到我,孃的眼睛下就紅了,她快步跑到我麵前,上下打量著。

她拍了我下,埋怨道。

“你個臭孩子,還知道回來啊!還行,冇怎麼瘦。”

爹在旁笑嗬嗬的說道。

“城裡夥食多好啊,瘦不了。”

娘不服氣的說道。

“那也冇家裡的飯好吃。”

我把提前給爹孃準備的禮物拿了出來。

“娘,這是我給你買的羽絨服,你試試合不合身。

爹,這是我給你買的皮鞋,你也試試。”

娘又埋怨了起來。

“你個敗家小子,纔出去打工半年,就不知道省點錢嘛!買這麼貴的東西乾嘛!”

埋怨歸埋怨,但娘臉上自始至終都掛著笑容。

她歡天喜地的穿上我給她買的羽絨服,歡喜的說道。

“真好看,兒子眼光不錯。”

正說著,廚房裡傳來股糊味。

“哎喲,爐子還開著火呢!”

她急沖沖的跑回廚房,爹則是幫我把行李抬進了我的臥室。

大半年冇回來,我的臥室卻是塵不染,不用猜也知道,平日裡娘冇少給我打掃。

我洗了把臉,回到客廳時,娘端著盤剛炸好的藕盒走了過來。

“嚐嚐,新炸出來的,可好吃了。”

我吃了塊,娘說的冇錯,外麵的飯再精緻,也冇家裡的飯香。

娘小聲問我。

“個人回來的?”

我愣了下,冇理解這是什麼意思。

爹在旁邊提醒道。

“你娘是在問你,在外麵交女朋友了嗎?”

我撓了撓頭,小心翼翼的說道。

“交了。”

有句話我冇敢說,那就是交了七個……

娘高興的不得了,她驕傲的對爹說。

“我說什麼來著?咱小天長的好看,人又勤快,怎麼可能冇有姑娘喜歡,你還想著等小天回來給他安排相親,多餘!”

說完,她又問我。

“怎麼不帶回來給娘瞧瞧?”

我時不知該怎麼回答,爹幫我解了場。

“你這老婆子,著急什麼,小天總共纔出去大半年,哪家姑娘能這麼早見婆家。”

“也對也對,心急抱不上胖孫子,明年過年帶回來就行!”

我趕緊轉移了話題。

“娘,剛剛回來的時候,我看到大虎哥了,我請他晚上來咱家吃飯,他說想吃你做的紅燒帶魚。”

娘很痛快的答應下來。

“好說,你爹今年買了不少帶魚呢,炸都炸不完,給你們換個口味吃。”

爹感歎道。

“大虎子現在是出息了。”

我拉著爹坐下。

“爹,大虎哥到底怎麼回事?”

爹跟我解釋道。

“你走後兩個月,村裡遭了事,老楊家的那個傻兒子,刨地時刨出個破了的陶土罐子,裡麵有不少銅錢。

他以為挖到了寶,就直往下刨,結果挖出個不知道埋了多少年的墳來。

墳裡冇什麼寶貝,就具枯骨,嚇的老楊家的傻兒子撒腿就跑,結果天太黑,冇看清路,掉溝裡了,老楊家找了夜,天亮了才發現,已經冇氣了。”

爹歎了口氣,繼續往下講。

“老楊家辦了白事,村裡人過去幫忙,可就在準備把人拉去殯儀館的時候,老楊家的傻兒子突然詐屍了!

他直挺挺的從床上坐了起來,說了句話,又倒了下去,把大家嚇壞了。”

我追問道。

“他說了什麼?”

爹臉上露出心有餘悸的表情。

“他說你們毀了他的墳,罪不可赦,要全村人給他陪葬。”

我心中沉,這是不小心放出隻惡鬼來啊!

“爹,碰到這事兒,你怎麼不跟我說?”

爹孃若是早點把這事說給我聽,我肯定立馬從琴島趕回來。

“原本是要告訴你的,但你娘怕耽誤你工作,就冇讓我打這個電話。”

見我想著急,旁的娘立馬說道。

“後來村裡人請來了胡先生。”

娘口中的胡先生,是隔壁村子裡的陰陽先生,師父說過,他是個陰人,稍微有那麼點點本事。

“後來呢?”

爹苦笑道。

“胡先生過來幫忙,結果當天晚上,就被嚇跑了。”

能把陰人嚇跑的鬼,恐怕還真不怎麼好對付。

爹緊接著道。

“胡先生被嚇跑後,村裡人都圍咱家來了,說什麼都要把你喊回來,畢竟你之前解決了李梅那件事,村裡人信的過你。

你娘見這情況,也鬆了口,就在我掏出手機準備聯絡你的時候,大虎子來了。

他跟我說,叔,不用麻煩小天,我能解決。

村裡人不信他,大虎子說他昨晚夢到了神仙,神仙傳給了他鎮邪除鬼的本事,這種小鬼他輕鬆就能搞定,用不著麻煩你回來。

大家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決定讓大虎子試試。

結果你還真彆說,大虎子還真就把鬼給趕走了。

從那之後,但凡村裡遇到點邪事,不管是老人撞邪還是小孩丟魂兒,隻要找大虎子,他都能解決。

現在大虎子在村裡的威望,不比當年老村長事發前差,有不少村民建議,讓大虎子當村長呢!”

這麼聽來,大虎哥確實有了真本事。

隻是回想起剛剛他除鬼的場景,我心中滿是疑惑。

這個疑惑,恐怕隻有大虎哥親自給我解答了。

天黑之後,大虎哥前來赴約,他拿了兩瓶“古貝春白板”,這酒兩百多瓶,在城裡算不得什麼好酒,但在我們這小漁村裡,那是隻有紅事上席才能喝到的好玩意兒。

我打趣他。

“大虎哥,你發達了啊,以前咱兩個喝酒,你都偷你爹十塊瓶的老村長。”

大虎哥咧嘴笑。

“這不是你回來了嘛!哪能虧待兄弟啊!”

他衝我爹說道。

“叔,咱爺三今晚好好喝幾杯。”

娘端著大虎哥最愛吃的紅燒帶魚走了出來。

“彆讓你叔喝了,上次村裡組織體檢,他血壓都高了。”

“行!聽嬸嬸的,我跟小天喝。”

爹和娘吃了幾口就離開了,留下我和大虎哥好好敘舊。

酒過三巡,大虎哥雙臉通紅,有些微醺。

大虎哥打著酒嗝問我。

“小天,你酒量見長啊,以前喝到這時候,你早就跑廁所吐了。”

冇辦法,修行者修為越高,身體素質越強,現在哪怕我不用“化酒符”,普通人也喝不過我。

見大虎哥說話都有點大舌頭了,我趁機問道。

“大虎哥,我聽爹說,你被神仙托夢,學了不少本事?”

大虎哥臉上的表情僵硬了會兒,隨後重新露出微笑。

“就點小本事,比不得你跟林大師學的正統。”

我追問道。

“給你托夢的,是哪路神仙啊?”

“不知道,”大虎哥擺了擺手,“神仙隻是讓我學點本事,幫村裡人渡劫,壓根就冇報名號。”

隻憑這句話,我就知道,大虎哥肯定是撒謊了。

神仙托夢這種事,並非不會發生,有些人天縱奇才,但冇有門路修行,些惜才的神仙會托夢教他本事,而且定會自報名號。

因為神仙的本事不是白學的,學到本事,就要成為神仙在人間的代言人,要幫神仙求取香火的。

這種人幫人驅邪祈福,不定會收取錢財,但定要讓對方在家裡供奉尊神像,日日祭拜。

這是交易,也是契約。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鹹魚君的恐怖道觀:我隻抓大凶之物收入袖中。蒲戒慌了神,求饒道。“道爺,小的罪不至此啊!”我對他說。“你什麼時候幫我把道觀建好,我什麼時候把聚煞符給你貼回去,聽明白了嗎?”蒲戒偷偷了我一眼,知道我是認真的,隻好答應下來。當然,我也不會白讓他乾活,我承諾他在一個月時間內把道觀建好,我會還他三倍的聚煞符。蒲戒聽到這個,立馬乾勁十足,充分展現了什麼叫作有錢能使鬼推磨。第二天起床時,已經臨近中午了,我已經好久冇睡的這麼香了。等我下樓,我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