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身充滿了乾勁:“多謝小姐!我等定好生伺候,不敢有絲毫怠慢!”“都說什麼名字?”“我們是賣身的死奴,冇有名字,還請小姐賜名。”葉錦瀟掃了八人一眼,四個男人,四個女子,為了方便好記,便逐一喚道:“葉一,葉二,葉三,葉四。”四個女子則叫:“阿春,阿夏,阿秋,阿冬。”八人跪在地上:“多謝小姐賜名!”“行,從今往後,你們便在冷院伺候,隻聽從我一人的命令,誰敢來冷院造次,就算是聿王,也給我轟出去,天塌下來有我...明明她滿手是血,可宗政燁隻是傷了虎口而已。

宗政燁扔了劍。

不知怎的,隻覺得麵前的女子很噁心。

“收起你這副嘴臉!宗政睿,你母妃害死了我母妃,你跟你母妃一樣,都是蛇蠍之人!彆擺出這副樣子,叫人作嘔!”

宗政睿唇角微抿,道:

“燁兒,打小你的性子便急躁,父皇總叫我多擔待些、包容些,我知道你對我存有誤會,可我是你的皇姐。”

“無論你說什麼,做什麼,我都不會與你計較。”

“閉嘴!!”

宗政燁很厭惡這個話題,更厭惡她這副海納百川般的模樣。

“你不是這樣的人,你少在外人麵前裝樣子!”

他衝上去,拎住宗政睿的衣領:

“我告訴你,皇位是我的,江山是我的,全都是我的!”

“彆再裝了!”

“你彆再裝了!”

宗政睿並未掙紮,眉間越發寬厚無奈,“燁兒,你手上有傷,當心傷口撕裂。”

宗政燁如觸電般,推開了她。

她始終是溫和的好脾氣。

無論他怒吼、嗬斥、吼叫,還是動手,她都從來不會與他動手。

心中說不出是憤怒,還是害怕,他倒退了好幾步,掉頭便匆忙跑了。

衛兵們見狀,不再多留,立忙追著二皇子去。

“吩咐太醫,去給二皇子包紮傷口,不得有任何差池。”宗政睿低聲作歎。

一名衛兵領命,立即去辦。

葉錦瀟看著姐弟二人之間的相處模式,隱約間覺察到一絲......畸形。

是錯覺嗎?

還是她多心了?

閻羅低了一句:“這位大公主真是個好人,蕭錦,你覺得呢?如果由她統領桑南國,該是百姓們的福氣。”

葉錦瀟側眸,看了他一眼,隻是道:

“大公主受傷了。”

宗政睿拿帕子按著傷口,溫溫一笑道:

“無妨,隻是小傷,自從燁兒結識璃黛姑娘後,便被迷昏了頭,以前,他從不會像今日這般蠻橫、失控。”

“到底是燁兒太年輕了,禁不住美色誘惑,萬一將來繼承大統,還這般的話......”

閻羅冷冷的捏著指尖。

看得出來,大公主與二皇子的感情很好,是突然出現的璃黛姑娘,離間了姐弟二人的感情。

說起來,他也覺得那個叫璃黛的女子,不是什麼好東西。

善妒、無恥、自負,且狠辣。

待他殺了此人!

也算是對大公主贈劍的報答。

宗政睿感歎了幾句,覺察到多言了,歉意的笑道:

“讓你們受驚了,我先回公主府治傷了。”

葉錦瀟送她。

送走後,回到院中,見閻羅悶著頭冷冰冰的模樣,忽然道:

“我們隻幫大公主登上皇位,便離開桑南國,其他的事,一概不管。”

閻羅微怔,突然有一種被看穿的錯覺,立即正色道:

“你放心吧,我又不是自找麻煩的人。”

“閻羅,我在跟你說認真的。”

“難道我說的是假的?”

閻羅把頭扭到一旁,隻覺得葉錦瀟在懷疑他。

她什麼意思?

一路走來,他們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她竟然懷疑他。

他有點不開心了。

“我先回屋養傷了。”說完,步伐之快,頭也不回就走了。你怎麼這麼會演?說話!”她衝上去,“你說話!”“夠了!”楚聿辭揮開她,護住葉錦瀟,“休在這裡惹是生非,來人,把她帶走。”“不是我!我真的冇有推她!聿辭哥......”“住嘴!”男人陡然厲喝似雷霆,嚇得柳明月麵色唰白,險些站不穩。“再敢亂叫喚,本王要你整個柳家都滾出帝都城。”葉錦瀟隨意的撫著長長的青絲,在指尖打了幾個圈,唇角微微勾著,似笑非笑的望著柳明月。眉梢微挑,儘顯張揚。柳明月看見,氣到渾身哆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