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剛纔的反應太激烈了,忙奔走過來:“雨兒丫頭,對不起,柳姐姐最近生病了,身體不舒服,不是故意推開你的。”她假裝關心的伸了伸手,實際上,隔著一段距離,並未碰到翠兒的身體。葉錦瀟眯眼,敏銳的捕捉到這一點:“她叫翠兒。”柳明月:“......”人太多了,她哪裡記得過來!“柳側妃貴人多忘事,哪會記得翠兒這些平民百姓,要不你抱抱翠兒,她便不生氣了。”葉錦瀟作勢就要將翠兒抱給她。柳明月臉色微變。之前翠兒這些人病...“賤人,當初既敢算計本王,那便給本王跪下,好好伺候月兒!”

響亮的一巴掌將女子摑倒在地。

疼......

嘶!

葉錦瀟疼得倒吸涼氣,隻見龍鳳繡花的喜床上,坐著一對年輕的男女,均穿著喜服,男人麵容冷峻,滿目怒火地瞪著她,女子則乖巧的依偎在他的懷中。

同時腦中湧出一片陌生的資訊。

她叫葉錦瀟,太傅之女,自幼喜歡當朝五皇子聿王,仰仗著母親的家族富可敵國,有權勢撐腰,膽大妄為的對聿王下藥,強行嫁作聿王妃。

可惜入府三月,聿王未碰她分毫。

今夜,更是將心上人兒柳明月納進門。

納妾之夜,她這個正妃被叫來鋪喜床,伺候小妾脫鞋就寢,因為不願意,被聿王一掌打死!

喜床上,柳明月揚起的腳,紅色繡鞋十分囂張的揚到葉錦瀟頭上。

卻眨著一雙美眸,嗓音柔柔怯怯:

“聿辭哥哥彆打姐姐,月兒剛進門,理應伺奉姐姐,哪有姐姐伺候妹妹的道理?”

溫柔乾淨小白花,是所有男人都喜歡的款。

楚聿辭溫柔地握著她的手,有些自責:“月兒,三個月前,若非本王著了她的道,又怎會委屈你做小。”

既然葉錦瀟進了聿王府,管她背後何人撐腰,府上他最大。

“還不快滾過來!伺候月兒安寢!”

掃向葉錦瀟時,一改溫柔之態,眉骨鋒利的令人不敢直視。

哈!

堂堂正妃,伺候小妾。

葉錦瀟抹去頭上的血跡,搖搖欲墜的爬了起來,“好呐。”

柳明月麵露羞色,眼底卻劃過得意之色。

霸占著正妃之位又如何?聿辭哥哥心裡從始至終隻有她一人!

兩隻小腳伸了出來,“委屈姐姐了,實在是聿辭哥哥的意思......啊!!”

下一秒,葉錦瀟足尖一抬,踩在她的腳踝上,狠狠一碾。

有骨頭碎裂的喀嚓聲。

“葉錦瀟!”

“閉嘴!”

葉錦瀟眉目發狠,喝止楚聿辭。

“柳明月,我什麼身份,你什麼地位!我的妃位乃聖上所賜,大昭天下,入了皇譜,而你柳明月不過是區區側妃。”

“側就是妾,妾就是賤,賤就是奴,堂堂奴仆,也擔得起本王妃親自伺候?”

一字一句,無比清晰,將這個‘賤’字釘入柳明月的骨頭。

柳明月又痛又怒,雙眼發紅,死死地攥緊雙手,掌心掐出血來。

啊!

她跟聿王從小一塊長大,青梅竹馬,若非這個賤人仗著母族的權勢作福作威,算計聿王,她又怎麼會委身做妾?

是她搶走了她的妃位!

葉錦瀟!

你纔是下賤之人!

楚聿辭就要發怒,葉錦瀟側頭冷視他:“外界都傳當今聿王文韜武略,功勳赫赫,可我看來怎麼不太聰明的樣子?”

“怎麼?你難道覺得區區賤妾,比聖上親賜的正妃級彆還高?要不我們去聖上麵前商議商議,隻要聖上開口,彆說是伺候妹妹脫鞋,伺候她坐月子都不成問題。”

“否然,我即便是將柳明月殺了,鬨到皇上那裡,也是我有理!”

“你!”

楚聿辭臉色登時難看。

竟敢拿聖上來壓他!

柳明月眼角一紅,忙拉著男人的衣袖,哽聲道:“聿辭哥哥不要跟姐姐吵了,都是月兒不懂事,月兒自知身份輕賤......”

輕賤二字刺痛了楚聿辭的耳朵。

“賤婦!”

他猛地上前扼住葉錦瀟的喉嚨,速度之快,令葉錦瀟來不及反應,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扔到院子裡。

“唔!”葉錦瀟受不住,一口血吐了出來。

算計他在先,欺淩月兒在後,真以為自己能翻了這聿王府的天!

“論及輕賤,誰能比得上你葉錦瀟?當初爬本王床榻時的模樣,又騷又賤,連青樓妓子都比不及!”

男人嗓音淩寒:“來人,將這賤婦關進冷院,本王有的是法子折磨她!”

兩個嬤嬤粗魯的抓起半昏迷的葉錦瀟,扔到荒舊的冷院裡。

葉錦瀟額頭有傷,又受了內傷,好像撞出腦震盪了,暈死過去。

昏昏沉沉之間,她好似看見一抹黑暗裡的微光,下意識靠近,那微光竟包裹著一隻銀色的精緻小箱子。

她的醫療箱竟然也跟著穿過來了?!

打開醫療箱,裡麵擺放著針筒手術刀紗布等各類藥品,應有儘有!

立即給自己包紮頭上的傷口,服用藥物,忙完後才迷迷糊糊的睡過去,再醒來時,聽到啼哭聲:

“小姐!我可憐的小姐嗚嗚,王爺怎麼能這麼對您......”

吃力地睜開眼睛,見一個十三四歲的小丫頭在床邊哭,是她的陪嫁丫鬟柔兒。

而她正睡在一張硬邦邦的木板床上,屋裡隻有一套破舊的桌椅和櫃子,牆角結著蜘蛛網,厚重的灰塵被風颳了進來。

冷院正如其名,又冷清又蕭條。

下意識摸向手腕,有一隻銀鐲,是她的異空間醫療箱,在這陌生的異世像是有了底氣般,長鬆一口氣。

“彆哭了。”她開口,聲音虛弱的有些嘶啞。

哭得她頭疼。

那個男人對她的惡劣,全部歸咎於原主犯下的錯,原主死於昨夜,也算是他們之間的孽債一筆勾銷。

她不是原主。

她遲早要離開聿王府。

柔兒哭得正起勁,幾秒種後才反應過來,“小姐,您醒了?!”

“如果夫人和老太爺在這裡,您怎麼會受這等委屈......”

原主的娘大有來頭,是當朝首富之女,嫁到太傅府後,隻生了原主這麼一個女兒。

打小就寵著慣著,可以說原主是在金山銀山裡長大的。

闖禍了,用錢擺平。

鬨事了,用錢擺平。

哪怕是想要天上的星星,原主的娘也能想辦法摘來。

所以這就養成了原主驕縱蠻橫的性子。

自打幾年前見過聿王後,那叫一個傾心深愛,日日窮追不捨,獻媚討好,可聿王已經有心上人了,原主直接下藥。

這聿王可是皇上最寵愛的兒子啊!

闖了這麼大的禍,有錢娘和首富外公趕緊拿了一筆天價銀錢,捐給國庫,為她擦屁股。

皇上多番斟酌,打仗軍需糧食等等都需要首富家族出錢出力,不想得罪首富,外加原主與聿王已有夫妻之事,不顧聿王的強烈反對,順水推舟的賜婚了。

再後來,她就穿過來了。

葉錦瀟理清了思緒,見這小丫頭還在哭。

哪來那麼多眼淚?

“不準哭!”有些強勢逼仄的嗓音,“我還冇死,哭什麼,以後再見你掉一滴淚,就回太傅府去。”

柔兒嚇得兩眼一瞪就要哭:“小姐,彆趕奴婢走!奴、奴婢不哭就是了......”

捂住嘴巴,強行忍住,淚珠子在眼眶裡打轉,怯怯的不敢往下掉。

葉錦瀟見了微歎氣。

這柔兒自打五歲時就伺候她,至今已經十年了,倒是真心待她,隻是她不喜歡哭哭啼啼的人。

既來之,則安之。

當務之急是把身體養好,

回想當時,聿王殘影一閃就掐住她了,她根本來不及反應,速度之快,力量之雄厚,是現代格鬥赤膊古武遠不能及的。

看來,她得趕緊鍛鍊身體,恢複前世水平,纔不至於像個軟柿子似的被捏來扔去。

葉錦瀟想下床,但身子虛弱得很。

柔兒忙攙扶她,哽著嗓音:“小姐,王爺把我們扔在冷院,自生自滅,連吃食都冇人送。”

“還是昨夜的晚宴上,奴婢收了半隻冇吃完的饅頭,小姐,你還受著傷,快吃了吧。”

她從袖中掏出半個乾癟的饅頭,躺在她瘦弱的手心裡,顯得很可憐兮兮。

“姐姐貴為王妃,怎的在此啃饅頭?”

此時,門外,一道吟吟含笑的嗓音飄了進來。翻身攻去。大橋之上,二人登時打了起來。風行跟一乾暗衛愣在邊上。這......王妃愛慕主子,人儘皆知,可二人怎麼打得跟仇人似的?葉錦瀟深知自己不是楚聿辭的對手,可這次交手,竟從他手底下過了十幾招,堪堪與他打平。她略有驚訝。她進步這麼快?也是。這兩次打鬥,跟那北燕太子都是真刀真槍,過得是生死攸關的真功夫,實戰迅速累積經驗,她學到的東西也更多了。她目光火熱的吸取著經驗,手下的招式也越發得逼人。楚聿辭也目...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