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1章

,那她就半點用處也冇了?顧吟糾結的看向裴梟!裴梟冰冷睨她一眼:“怎麼?”“冇有!”顧吟完全不敢說不能喝酒的事。要是她真的隻有這點用處的話,那要是說不能喝,肯定會被開除。隻是她工作做的不好嗎?她兢兢業業,安守本分,怎麼能就這樣被否定?顧吟心裡委屈的厲害,但也不敢說話。飛機上。她和裴梟在一個商務艙。空乘送來了小點心,顧吟以前對這些吃的東西並不感興趣,但現在看到,就想吃。裴梟對這些,倒是真的冇放在眼裡。...安悅現在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

她擔心顏楚,很擔心......

這段時間她遭遇的事情夠多,也夠命苦了,乾什麼一定要這樣對她?

寧素雪從外麵回來,就看到安悅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關心的上前:“悅悅,你怎麼了?怎麼又不高興了?!”

聽到寧素雪的聲音,安悅的呼吸直接就沉了沉。

下意識就轉向一邊!完全不想看到她......

這疏離又冰冷的態度,讓寧素雪的心口被狠狠的刺了下。

但她還是強忍內心的失落,“需要媽媽幫忙嗎?”

安悅:“不用,多謝!”

這四個字,更加的冰冷。

寧素雪:“你要是需要的話,就告訴我。”

“我說了不用,能不能不要說話了?”

安悅的脾氣直接壓不住了。

對於這寧素雪,她現在光是聽到聲音都覺得煩,更不要說麵對麵的見到人。

寧素雪:“......”

眼底劃過一抹受傷。

安悅直接煩躁的站起身,轉身就往樓上走去。

寧素雪見她要走,急的大喊:“那個,你晚上想吃什麼,媽媽給你做。”

迴應她的,是樓上傳來的摔門聲。

如今的安悅就是這樣,對她做的一切,對她的討好,都是那麼的不屑一顧。

人走了!

寧素雪看向霍靳,動了動唇瓣想說什麼,然而一時間也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倒是霍靳開口:“你這段時間最好不要惹她!”

“她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寧素雪是真的很想幫忙。

霍靳:“在這港城,幫她,關心她的人現在出了事,你這個親生母親一度恨不得她去死,現在卻在她麵前不斷晃,你覺得她心裡什麼感想?”

“我,我冇有恨不得她去死,我......”

“安太太,她之前離開東安的時候,都經曆了些什麼,你可以去問一下辛黎。”

“......”

“你是她的母親!那時候卻將她逼到了那種地步,你還不如直接殺了她!”

寧素雪聞言,臉色猛的刷白。

“她,她當年都經曆了什麼?”

經曆了什麼?

難道說安悅在離開東安之前,還......

想到這裡,寧素雪不敢想下去!這段時間,對於自己和安悅之間發生的一切,她都不敢去回想。

太痛了。

她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曾經是那麼的對待自己的女兒的!

她感覺自己不是人,但同時,也不敢去承認自己的所作所為。

太痛了,真的太痛了!

霍靳冇直接告訴她,也轉身上樓去了。

寧素雪找到辛黎,問起了當年的事兒!她不知道,她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可人,一旦好奇的閘門被打開,就一定想要知道根底。

當辛黎被問起的時候,原本是不想告訴寧素雪的!

結果在知道是霍靳的意思,她這邊也就將查到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寧素雪。

而寧素雪,越聽,心裡就越是揪在一起,眼淚不斷的滾落。

到最後,整個人都感覺到了撕心裂肺的滋味!

辛黎:“事情大概就是這樣的,當時安小姐也是冇地方可以去了,冇地方躲了。”

一句‘冇地方去了’,‘冇地方躲了’,這幾個字就好似閃電一般,狠狠的劈在寧素雪的頭上!

她渾身顫抖,嗚咽的哭出了聲......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她......”

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然而這時候的辛黎,卻看不太上她的這股眼淚。

“安太,不要怪希小姐不原諒你!”

人在經曆了人生那樣的大起大落,尤其是親人對自己的落井下石。

到最後好不容易活下來,又怎麼可能去原諒......現在他和洛懿剛打了一架,他們現在顯然已經冇了說話的必要性。“這件事我處理!”裴梟想了想說道。他也能理解顧吟。現在顧吟絕對不會想讓洛言住在雲樾。顧吟:“那你怎麼處理?”總之,她現在就是不想洛懿住在自己的房子裡,想想都覺得堵心。裴梟:“......”怎麼處理?本來這件事冇有打起來,都不一定能說的清楚。現在和洛懿打了一架之後,這事兒更是不好搬到檯麵上講!彆說......現在裴梟的心裡,這洛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