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轉身迎娶他心心念唸的白月光。真疼啊,流乾一腔熱血,竟然還是捂不熱他的鐵石心腸。白小小狠狠抽了口氣,苦笑著搖頭,不甘的淚珠洇開了協議書上沈驚覺漂亮的名字。*晚上,沈驚覺將金恩柔接回觀潮莊園。弱不勝風的柔婉女子被沈家二少打橫抱在懷中,堂而皇之地走進彆墅,引來眾人側目。“驚覺哥哥,你和嫂子還沒離婚呢,我們......還是不要太親近吧,嫂子見了會怨懟我的。”金恩柔摩挲著男人的胸襟,輕聲軟語。“她不會。”...金澤馭嚇得下巴差點掉地。

原來她就是沈總那個隱藏前妻!

實話說,這姿色,可比他妹高階不少啊。

不是仗著青梅竹馬的情分,他那華而不實的花瓶妹妹,未必鬥得過這朵鏗鏘玫瑰。

“沈總,就算她是你前妻,那也不能成為我給她道歉的理由啊!”

金澤馭死要麵子,就是不肯讓步,“讓她給我道個歉,我就當這事兒沒發生!”

“我晚來一步,你的人指不定會對她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沈驚覺臉色已陰寒欲雪,“沒發生,不代表你沒錯。道歉。”

金澤馭心裡在瑟瑟發抖,麵上還在死撐。

唐俏兒小臉紅撲撲的,這會兒酒勁兒上來了。

她隻聽見什麼前妻什麼道歉......心想這狗男人,難道還讓我低頭?!

我不把他頭擰下來當球踢不錯了!

“道歉多麻煩,依我看就按我這兒的規矩辦,要麼送局子裡我充當一回朝陽群眾,要麼拖出去打一頓完事兒。”

霍如熙極具攻擊性的帥臉上帶著戲謔的笑,呼啦啦領兩排人走來,大有種黑道太子爺的款。

“憑什麼打我?還有沒有王法了?!”金澤馭見霍大少出現,嚇得聲音都顫了。

霍如熙勾了勾手指,那個剛才被灌酒的女孩便怯生生地蹭到他身後躲著。

“第一,我場子裡這些女孩賣酒就是賣酒,跳舞就是跳舞,從來沒有陪客的服務。你們輪翻灌她,已經破了我這兒規矩。

第二,我的場子裡不許出現禁藥和毒品,我平生最他媽恨的就是有人在我場子裡乾這事兒,誰乾了,我打斷他腿算輕的!

依我看你真該謝謝這位白小姐,要不是她阻止你下藥,嗬,你現在已經橫著從ACE出去了。”

沈驚覺愕然一震,原來是這樣!

“哈哈!爺們兒!好樣的!”唐俏兒眼睛眯成新月,給霍如熙豎起大拇指。

“謝謝誇獎,前嫂子。”霍如熙衝她wink了一下。

見他們眉來眼去,沈驚覺胸口莫名窒悶。

“驚覺,你看我這安排,行嗎?”霍如熙問。

“可行。”沈驚覺言簡意賅。

“我錯了!我錯了!沈總,我確實不知道這位小姐是你前妻,我這、有眼不識泰山,我給白小姐賠不是,對不住對不住......”

金澤馭死咬後槽牙給唐俏兒認錯,心裡已經氣得媽娘。

沈驚覺還覺不足,可這時他發現。

白小小不見了!

“找前嫂子呢?喏,你瞧。”霍如熙吹了個口哨,向舞台方向努了努嘴。

沈驚覺瞳仁猛縮,心尖一顫。

隻見迷幻光影中,白小小扭動螞蟻腰跳著性感又有點小俏皮的舞蹈,笑得恣意招搖足像個撩人心智的小妖精,豔光四射照耀在她身上隻剩黯然失色。

唐俏兒完全醉了,完全嗨了!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她覺得自己在飛,自己是無法被定義的風。

忽然,她身子向後一仰。

一片驚呼聲中,她墜入一個硬邦邦卻足夠溫熱的懷抱。

當她勉強看清沈驚覺帶著怒意的俊臉時,隻傻樂著說了三個字:

“我想吐。”

......

沈驚覺把唐俏兒拖進男洗手間。

她衝著馬桶吐得昏天黑地,再漂亮的人吐起來也像樁慘案。

沈驚覺起初隻在門口冷睨著她,見她實在痛苦,便走到她身後,一下一下拍撫她聳動的脊背。

吐乾淨了,唐俏兒迷迷糊糊走到水池邊,還知道洗洗嘴巴,漱漱口。

“唔......好難受......”

“那你還喝,自找。”沈驚覺站在一旁,冷冷蹙眉。

“因為......我難過......好難過啊......”痛哭流涕著後悔。林溯敲過門匆匆走進來。“大小姐,按您的吩咐查到了,咱們酒店的床品和部分傢俱的供應商是來自艾麗家居,是高副總負責聯係的!”“嗬嗬,原來是艾麗啊。”唐俏兒修長美腿交疊,清水般的眸危險地一眯,“告訴財務部把近兩年酒店的各項賬目給我捋出來,還有,馬上聯係新的床品供應商,全麵替換艾麗!”“這麼大陣仗?”唐樾俊眉一挑。“艾麗家居,是沈驚覺那位小白月光哥哥創立的產業。”“哦,公報私仇。”唐樾和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