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風雨驟來的深夜

過。寧夕又哦了聲,沒說話。穆英旭的聲音頓了頓,似乎有些遲疑,電話那頭似乎傳來一個悉的聲,最終他還是匆匆忙忙丟下一句“明天我接你去辦手續”便結束通話電話,連一回轉的餘地都不留給。手中驟然一鬆,渾力氣在瞬間被空,手機落在地上“咣當”一聲發出老大一聲響,寧夕才恍惚間想起姐姐寧沐的那張臉。和的,嫵的,多的,和一模一樣的那張臉。可是那張臉落在寧沐上便是惹人疼,落在上則是遭人嫌棄。手輕輕上腹部,一種惡心的反胃突然...寧夕剛剛將手上的兩道菜放在桌上,還沒幹淨手,猛的就聽見口袋裏的手機振起來,有些慌的拿出按下接聽鍵放在耳旁,餵了一聲。

穆英旭的聲音在那頭顯得格外冷靜,可隻有寧夕知道他心裏是如何抑不住的激,“寧夕,沐沐離婚了。”

手上還有沒有拭幹淨的油水,黏糊糊的,惡心極了,可是寧夕卻察覺不到一般,哦了聲,在桌上著。

想今天的菜會不會燒糊了,或者鹽會不會放多了,如果待會穆英旭回來吃的話,會不會……

“寧夕,我們離婚吧。”

一聲驚雷,在耳邊乍然滾落。

此時房寂靜,兩盞落地燈散發出和朦朧昏黃的,外麵大雨滂沱,時不時還有雷電夾雜著閃電劃過。

寧夕又哦了聲,沒說話。

穆英旭的聲音頓了頓,似乎有些遲疑,電話那頭似乎傳來一個悉的聲,最終他還是匆匆忙忙丟下一句“明天我接你去辦手續”便結束通話電話,連一回轉的餘地都不留給。

手中驟然一鬆,渾力氣在瞬間被空,手機落在地上“咣當”一聲發出老大一聲響,寧夕才恍惚間想起姐姐寧沐的那張臉。

和的,嫵的,多的,和一模一樣的那張臉。

可是那張臉落在寧沐上便是惹人疼,落在上則是遭人嫌棄。

手輕輕上腹部,一種惡心的反胃突然湧了上來,寧夕猛的推開凳子,腳步虛浮,踉踉蹌蹌地衝去了衛生間。

“嘔——”

清脆的幹嘔聲,在格外寂靜的房間裏顯得異常突兀,寧夕的淚猝不及防間落下來,雙一,跌坐在地。

一雙手上肚子,終是閉了眼。

穆英旭他……還不知道自己有了孕。

兩個月前他醉酒而來,頭一次了,裏著姐姐的名字,卻是毫不留的貫穿了。

要是被他知道自己懷孕了,一定會讓打掉這個孩子。

到時候,僅有的在這個世上有關兩人的聯係就會消失的一幹二淨。

寧夕猛的打了個寒。

不能讓穆英旭知道有了孕。

就當這是最後一妄念,最後一不甘。

四年前姐姐寧沐遠嫁國外,也就是那個時候起才覺得自己有了機會爭一爭,而穆英旭也答應了,娶了,讓做了整個A市最讓人羨慕的人,卻獨獨沒有給。

可是這些日子都是來的,因為姐姐結婚纔有了機會,而如今因為姐姐離婚,老天便又要將這些東西收回去。

寧夕強撐起,再次回到客廳,著那滿桌的飯菜,心裏苦。

本想趁今天告訴穆英旭自己有了孕,卻不想……再也不會有這個機會了。

寧夕連收拾的力氣都沒有了,腳步踉蹌著上了樓,一把將自己丟在床上,睜大了眼看向天花板。

一夜無眠。

穆英旭說到做到,果然一大早就讓人來了穆家,說是接去辦離婚證。

寧夕隨意收拾了收拾自己,瞧著鏡子裏的那人似乎還了點什麽,麵慘白得像鬼,站出去都人倒胃口,終是去了樓上拿了僅有的一支口紅,給自己上了個妝。

司機畢恭畢敬地站在門外,“寧小姐,走吧。”

寧夕苦一笑,想著穆英旭做的也太絕了點,他們兩人還沒離婚,自己就已經從“穆太太”變了“寧小姐”。

也是,他放在心尖尖上寵著的寧沐,怎麽捨得一點委屈。

寧夕提著一個箱子,這是昨晚收拾出來的有關自己的,將手裏吊著HelloKitty的鑰匙放在鞋櫃上,最後一眼看了這生活四年的地方,才轉走了出去。

司機開的很穩,可寧夕還是覺得不舒服極了,穆英旭喊的人來得太早,甚至連早餐都沒有吃,胃裏空的難,還有一種反胃。

還是不太好意思直接提出來,寧夕就一直忍著,手抵在邊,落在膝蓋上的手掐住大,將那惡心嚥了下去。

車終於停下,寧夕飛快的下了車,剛一呼吸到新鮮空氣,就覺得那反胃更強烈了。

正想找個洗手間解決一下,冷不丁聽見後傳來的悉聲音,“寧夕。”

寧夕子猛的一僵,忍住那惡心,折過去,兩月不見的穆英旭站在後,眼底是不加掩飾的嫌惡,“你還站在那裏做什麽,過來簽手續。”

語氣依舊惡劣。

寧夕看著他英俊的麵容,宛若上帝用最苛刻的手法雕刻出來的弧度,抿一條直線,雙眉擰著,看上去頗為煩躁。

如同六年前第一次見他那般好看,不過一個眼神,就直接奪走了的全部,念念不忘,被辜負了又辜負,還是狠不下心來恨這人。

寧夕走過去,努力想裝出一副悠然的樣子,“姐姐呢?”

穆英旭雙眼淡淡睨過去,語氣終於鬆了鬆,“還在家裏睡覺,昨晚下飛機太晚了。”

寧夕心中猛的一痛。

卻還是裝作不在意的樣子,笑了笑,說:“不是說要簽手續的嗎?去吧。”

這樣坦,倒讓穆英旭一時有些不自在起來。

他有些好奇地向麵前的這個人,似乎在分辨是不是在玩什麽故縱的把戲,可是任憑他看了再久,對方也依舊是那副淡然態度。

穆英旭心裏有些焦躁起來,說不清是為什麽。

他冷冷地瞥了一眼寧夕,轉朝民政局走去。

他剛一轉,寧夕的眼就立馬紅了,馬上從兜裏掏出張紙來幹淨,纔跟上了他的步伐。

不想再讓自己難堪下去。

律師已經到了,看見走進去就開始述說手中的合同,穆英旭就坐在一旁的凳上,依舊是冷冷的樣子,毫不留的上下打量。

寧夕掐住了手心的,不讓自己的淚落下來,直了腰板,不出一破綻。

“……寧小姐,這就是合同的全部容,為了彌補你四年的青春,穆先生願意支付你五千萬,隻需要你之後不要再糾纏不清。”律師推了推鼻梁上的金邊框眼鏡,吐出合同上的最後一個字。

糾纏不清?

寧夕苦笑一聲,還從未想過要去糾纏穆英旭。

“筆在哪?我簽。”

落下來最後一個字的時候,穆英旭的臉突然變得有些難看。

他從沒想過這人會是一副這樣的態度,彷彿這樣的結果早就料到,或者一直期盼。

眼見著寧夕手中的筆就要落在紙上,穆英旭不知道自己哪神經搭錯了,突然出聲道:“等下。”太早,甚至連早餐都沒有吃,胃裏空的難,還有一種反胃。還是不太好意思直接提出來,寧夕就一直忍著,手抵在邊,落在膝蓋上的手掐住大,將那惡心嚥了下去。車終於停下,寧夕飛快的下了車,剛一呼吸到新鮮空氣,就覺得那反胃更強烈了。正想找個洗手間解決一下,冷不丁聽見後傳來的悉聲音,“寧夕。”寧夕子猛的一僵,忍住那惡心,折過去,兩月不見的穆英旭站在後,眼底是不加掩飾的嫌惡,“你還站在那裏做什麽,過來簽手續。”語氣依...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