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送妹上學,偶遇刁民欺負柳青萍

量,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真的不用?”柳青萍有些不放心,送洪宇來醫院的時候,可是流了好多血的。“真不用,你看,我身體現在很好。”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沒事,洪宇走下床,蹦跳了兩下。看到洪宇真的沒事,柳青萍也鬆了口氣。心裏雖然奇怪洪宇為何好轉的如此神速,但也沒多想。她笑了笑,說道:“沒事就好,以後可千萬不要再跟人打架了,你看多危險啊!”“也不知道把你打傷的都是些什麽人,下手真狠,就應該讓警察把他們抓起來。...一家三口開心快樂的吃完麵條後。

洪宇說道:“爸,我送小雅去縣城上學了,順便把野山參給賣了。”

洪小雅笑道:“爸,等哥賣了錢,送你去市裏大醫院動手術,把你的病徹底治好。”

她並不知道父親的病就在剛剛已經被哥哥洪宇給治好了。

洪長壽擺手說道:“我現在身體好著呢,不用治。”

“小宇,那野山參,依我經驗看,估摸著至少值六十萬以上甚至更多,我看你賣了錢後就自己留著。”

“你上了大學,將來肯定是要留在大城市裏工作的,自然也就要在大城市安家。”

“爸沒用,幫不了你什麽,那些錢,你就留著以後結婚買房用。”

洪小雅說道:“爸,哥還沒畢業呢,結婚買房還要好幾年,而你的病可耽誤不得。”

“是吧,哥。”洪小雅看著洪宇,希望哥也能勸勸老爸去醫院動手術。

洪宇剛想說話,就被父親洪長壽打斷了。

“小雅,你也看到了,爸的身體真的沒事,跟正常人一樣,估摸著是醫院檢查錯了。”

說完,又對兒子洪宇囑咐道:“小宇,事情就這麽定了,你不要聽你妹妹瞎說。”

“可是爸......”

洪小雅還要再說,洪長壽趕緊催促道:“小宇,趕快帶你妹妹去學校。”

“好的,爸。”

洪宇背著書包,書包裏有野山參,在院子裏推著一輛破舊自行車,帶著妹妹小雅離開了家門。

“小雅,上車。”

推了一段距離,洪宇跨在自行車上,扭頭對跟在身後的洪小雅說道。

“哼。”洪小雅冷哼一聲,也不說話。

洪宇笑道:“怎麽哥送你去學校,還不高興了?”

洪小雅翹起嘴巴,還是不說話。

洪宇猜到小丫頭的心思:“是不是怪哥剛才沒有勸老爸堅持去醫院治病?”

洪小雅這才開口道:“哥,你難道真的想把賣野山參的錢拿去城裏買房,也不帶爸去醫院動手術?”

洪宇拍了小丫頭的腦袋一下,“你覺得哥是這種人嗎?”

洪小雅搖頭,“哥不是,可是......”

“別可是了,告訴你吧,爸剛才沒說錯,真的是醫院檢查錯了。”

洪宇說道:“昨天晚上,縣醫院給老爸看病的醫生打電話給我了,說是化驗單搞錯了,把另外一位病人的化驗單弄成了老爸的,老爸的身體其實好著呢。”

沒辦法,為了讓妹妹相信老爸真的沒事,洪宇隻能這麽說了。

聞言,洪小雅瞪大了雙眼:“哥,真的假的?”

洪宇說道:“這事哥還能騙你不成?要不然爸的病怎麽就突然間好轉了?”

洪小雅一想也是。

爸的病情好轉太神速了,彷彿一夜之間變成了正常人,除了這個解釋,貌似也沒有其他更好的理由。

想到爸沒病,一下子、她喜笑顏開:“哥,爸說的對,賣野山參的錢,你就自己留著吧。我可聽說,現在大城市裏的房子可貴了,那些錢說不定隻夠你付首付。”

洪宇一笑:“傻丫頭,這錢哥不買房子,咱家太破了,我要給咱家在村裏蓋一棟房子,讓老爸還有你以後都住新房子。”

洪小雅聽後很是感動,而自己剛才竟然還猜忌哥哥,鼻子忽然一酸,哭了,“哥,對不起,我剛纔不應該懷疑你,還跟你生氣的。”

“傻丫頭,怎麽還哭了?別哭了,哥不怪你。”

洪宇摸了摸妹妹的頭,笑道:“趕快上車吧,否則,趕不上去縣城的公交車了。”

洪小雅坐上自行車後座,心裏還是很愧疚,感覺自己真的太不懂事了。

哥為了爸的病,都願意冒著生命危險獨自一人進深山,自己竟然還懷疑哥有私心,太不應該了。

洪宇騎著自行車,一路往鎮上騎去。

道路是泥巴路,很顛簸,到處都坑坑窪窪的坑。

怕震得妹妹不舒服,他也不敢騎太快。

“要是我以後發達了,一定把這條路修一修。”

洪宇心裏這麽想著。

忽然,聽到身後傳來妹妹的聲音:“哥,你看前麵,那不是咱們村的青萍嫂子嗎?好像是遇到了麻煩。”

洪宇抬頭一望,果然看到不遠處柳青萍正朝自己這邊走來,應該是剛從鎮上醫院回洪家村。

在她身邊,有幾個流裏流氣的男人一直跟著。

似乎是在調戲她。

得到仙醫傳承後,洪宇聽覺和視覺都變得比常人好很多。

他聽到那幾個男人說要幫柳青萍這個寡婦排解寂寞,給她溫暖。

而柳青萍氣得是又羞又怒,然而,敢怒不敢言。

畢竟,他一個弱女子,萬一真把這幾個痞子給惹惱了,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她隻是一個勁的低著頭往前走,隻希望快點回到家。

看見是這種情況,洪宇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且不說,柳青萍對自己有恩,昨天把自己送進醫院,還給自己墊付了醫藥費。

就單憑柳青萍是自己村裏的人,遇見她被人欺負,也必須要站出來幫忙。

腳下加速蹬起腳踏板,不一會,洪宇就到了柳青萍身邊。

“你們都給我滾開。”

洪宇對著圍在柳青萍身邊的幾個男人怒吼了一聲。

柳青萍沒想到洪宇會突然出現在這,愣了一下。

“媽的,小崽子,你剛叫誰滾開呢?”

其中一個寸頭壯漢看著洪宇,陰沉著臉,叫囂道。

其餘幾個男子也一臉不爽的看著洪宇,一個毛頭小子也敢衝他們大呼小叫。

“小雅,你先下車。”

洪宇讓妹妹下車後,從自行車上下來,看著寸頭壯漢道:“就是叫你滾,你想怎麽樣?”

“幾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女人,算什麽本事。”

柳青萍看到洪宇是在保護自己,心裏感動極了,但害怕洪宇出事,連忙說:“小宇,這事你別管了,嫂子能對付得了,你趕緊走吧。”

“走,走得了嗎?”

寸頭壯漢冷聲道:“敢管我們哥幾個的閒事,小子你還真是不開眼,你知道我們是哪個村的人嗎?”

“我告訴你,我們是陳家村的人。”

陳家村是清溪鎮最大的自然村落,全村有七八千人。

而且屬於一個姓,內部十分團結。

在清溪鎮,一般都沒人敢惹陳家村的人。

說起來,洪宇以前在鎮上上中學時,班上就有幾個陳家村的人,可沒少欺負他。

要是以前,洪宇聽到對方是陳家村的人,還真有可能害怕。

但現在......

“我管你什麽陳家溝,再不離我青萍嫂子遠一點,我可不客氣。”洪宇冷聲道。

“媽的,狗雜種,我看你是找修理。”寸頭壯漢一怒,抬起拳頭就朝洪宇砸來。

頂點小說網首發不暢嗎?”“我這是幫爸做按摩,或許爸舒服一點後,就能醒過來。”說著,手在父親的胸口裝模作樣的揉捏了兩下。“哦!”洪小雅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五分鍾後。父親洪長壽慢慢睜開了雙眼,蘇醒了。“哥,爸醒了。”洪小雅喜極而泣,蹲在床邊握著父親的手。洪宇臉上也露出滿意的笑容,把手從父親胸口抬了起來。初步治療已見成效,相信隻要再進行兩次真氣修複,父親就能徹底痊癒了。“小雅,你沒事吧?洪財旺那小子沒把你怎麽著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