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番外:我的大小姐(五十四)

足,秦恆剛才還覺得涼爽舒適,這會兒卻驚出一身冷汗。他的第一反應是,季晴明知道他是心外科的專家,他在行業內是出了名的主導醫生,心臟瓣膜手術對他而言不是難事,季奶奶生病為什麼不找他?但很快他就反應過來,季晴的老家在濱城,季奶奶住在濱城,生病之後肯定第一時間是送往就近的醫院,而且濱城第一人民醫院裡的醫生資質很高,這完全沒有毛病。可是他第二反應還是季晴為什麼不找他?他就不信丁宇沒有跟她提起過。“季晴讓你找...番外:我的大小姐(五十四)

季晴洗完澡,吹乾頭髮之後,已經有穿著隔離服的醫護人員把她點的餐送進來。

吃完後,季晴看著餐盤裡全部吃完的東西,愣了一下。

雖然她已經在智國被困了一個多月,經常吃的都是些救災時才會吃到的食物,對沒事的渴望程度空前之高,但是也不至於這麼會吃。

季晴看著空的餐盤若有所思。

再過幾個月她就過二十九歲生日了,雖然單身這麼多年,對女人的生理反應還是有本能的警覺。

她下意識去算自己的經期。

她的經期一向時間穩定,天數也很穩定,並且沒什麼明顯的同感。

之前秦恆第一次帶她去擦身體之後,她的月事就到訪了,再之後,她和秦恆在一起,時間加起來也有一個月了。

而她的月事推遲了五天。

她起身朝酒店房間的辦公桌走去。

桌上有電腦,穀歌查詢資料也很方便。

她輸入孕早期的反應。

每看一條反應內容,她都對號入座。

除了孕吐之外,她每一天都吻合。

這樣看來,懷孕的可能性極高。

季晴躺在床上,雙手交疊地放在平坦的小腹上。

如果是真的……

孩子。

她和秦木頭的孩子。

而且如果按照時間來推算的吧,那就是她和秦恆的第一次。

當時的一幕季晴越想越覺得好笑,腦海裡一遍遍勾勒出秦恆的臉,越想越心酸,她索性不想了,靜靜地躺在床上。

周琰將她安排在倫敦,是秦恆臨時改變的主意。

不論他有事與否,都能用最短的時間見到她,而回國的話,路途太遙遠,會耽擱掉很多時間。

他想在第一時間見到她。

沒過多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麼多天在艱苦的環境下生活太累了,季晴睡了過去。

這一覺她睡的格外沉。

等她醒來的時候,門口傳來敲門聲。

季晴翻身下床,穿上拖鞋往門口走。

門口一開始是有醫護人員的,後來見季晴很配合工作,便沒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你身上。

所以這會兒門外是沒有醫護人員的。

可當季晴拉開房門的瞬間,看到出現在門口的人時,愣了一下。

“鬱總。”季晴的表情略顯冷漠。

鬱蘭摘了墨鏡,“季總別來無恙?”

“剛從一片廢墟中出來,沒什麼好玩的,就是身上可能帶了點病毒,鬱總不介意吧?”

鬱蘭彎唇笑了笑,“介意也必須親自走一趟,如果隻是一通電話,就太失禮了,你畢竟也是一家即將是跨國集團的總裁。”

季晴臉上的表情很淡定,“鬱總是為了秦恆來的?”

“明人不說暗話,你是被周琰安排在這裡的,周琰是我兒子的朋友,請得動周琰出麵,小恆為什麼對你這麼好?”

“能為什麼?”季晴反問她。

鬱蘭雙手環胸,一副高高在上的清冷姿態:“賣關子對我……”

“當然因為我們是男女朋友關係。”

季晴輕飄飄說了一句話,打斷了鬱蘭高傲的姿態。

鬱蘭臉色一變,怒聲質問:“你說什麼!”

“我知道鬱總您聽清楚了,就沒有再說一遍的原因了。”

她看著眼神幽怨的鬱蘭,臉色冷沉,既然你來找我了,那我倒是有個問題想要親口問問你,當初我去紐約找秦恆,是你故意製造出他跟趙晚星感情很好的假象,讓我誤會是嗎?”

鬱蘭眯了眯眼睛,讓她想起很多年前的一個畫麵。

當時季晴高考結束後沒多久,瞞著家人隻身到紐約找秦恆。

對於季晴不巧的是,那天秦恆跟朋友出去了。

然而對她來說,簡直就是老天爺都在幫她。

她想起當初見到季晴時,質疑她的勇氣。

十八歲的季晴卻毫不膽怯,平靜地說:“我已經年滿十八週歲,要去哪裡,要做什麼事,我能對自己負責。”

鬱蘭嗤笑她的口出狂言,並且對著當初青春年少的少女,說出秦恆從未說過的絕情的話。

她當然不怕秦恆知道後會說什麼。

因為當初秦恆已經被催眠了,忘記對季晴的感情,隻記得季晴是他普通的同學而已。

那些話,對於心愛的女生來說的確絕情,可對於普通同學而言,卻是正常不過。

她甚至還叫人拍了秦恆和趙晚星在逛街的照片。

其實那天一起去玩的是幾名男生,趙晚星的母親和她是好閨蜜,趙晚星喜歡秦恆,她知道秦恆不喜歡她,可架不住趙晚星哭著求她。

她隻好把秦恆去玩的地方告訴趙晚星。

沒想到,在關鍵時刻,趙晚星還起到了那麼重要的作用。

當時季晴看完照片後,臉色略顯蒼白起身。

她淡淡地問:“小姑娘一個人出門在外不容易,我身為長輩不能不管不顧,需要我派車送你去機場嗎?”

“不用。”季晴當時回答的毫不遲疑。

留下兩個字之後,就走了。

然而當時的季晴太年輕了,年輕得她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心思。

根本不需要太花費心思。

她派人跟蹤了季晴,果然不出她所料,季晴沒有去機場,她才給趙晚星打電話,告訴趙晚星製造出她和秦恆感情很好的假象。

趙晚星最嫉妒的人就是季晴,聽說季晴到紐約來找秦恆,她怎麼可能不抓住這樣的機會離間他們?

當派出去的人打電話告訴鬱蘭,季晴見到那一幕之後,沒有出現在秦恆麵前,當即上車去機場離開紐約。

她知道自己賭對了。

她以為那是一場一勞永逸的舉手之勞,沒想到季晴這麼多年仍不死心。

還想把她的兒子搶走!

她看著季晴,沒有否認,而是承認道:“是又如何。”

季晴嗤笑。

可笑著笑著,她卻笑的越發無力和自嘲。

如果當初她能有現在這樣成熟的心智,那她肯定會上前抓住秦恆,問個清楚。

而不是像個縮頭烏龜一樣躲在角落,獨自療傷。

默默回國。

季晴抬眸看著她,“當年是我年紀小,才中了你的圈套,可是現在,你休想把秦恆從我身邊奪走,秦恆是我男人,這輩子都會是我男人。”定會是一副看戲的表情。是霍銘徵的三叔清了清嗓子,“阿徵回來了。”“嗯,三叔,你也有空回來?”霍三爺皮笑肉不笑,沒有說穿他是專門為霍銘徵回來的。倒不是因為熱搜那件事,而是關於他已經得到了蘇黎世羅蒙特家族的繼承權。這件事還是兩天前從蘇黎世寄到霍家的一封郵件,霍家人才得知。這事直接在霍家掀起了軒然大波。羅蒙特家族,那是連霍家都要忌憚幾分的大家族。但他回來這一趟不完全因為霍銘徵要去繼承羅蒙特家族,更重要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