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挑戰米格25!

成了發動機喘振故障的分析之後,常浩南總算騰出時間休息了幾個小時。動力聯合攻關組還有一部分同誌在檢查和分析那架01號原型機的受損情況,以確認故障的具體影響,以及排除尚有可能存在的其它事故原因,估計要等到明天早上。這個活當然不需要常浩南去完成。不過屬於他的任務也還遠沒有結束。找出問題,畢竟隻是萬裡長征第一步。關鍵還是在於解決問題。渦噴發動機的壓氣機和之前他研究的空呼叫風扇雖然說起來都可以歸類為“葉輪機...第204章

挑戰米格25!

卡住的原因也很簡單。

寫教材這種事情,和寫論文是不一樣的。

他不能預設讀者都是有一定學術基礎的業內人士,在簡短的摘要和緒論之後就直入正題。

就比如現在,他想要講計算模擬,那就得先講什麼叫計算模擬,以及怎麼進行計算模擬。

總之,當週莉女士刷完碗從廚房裡麵走出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己的寶貝兒子正麵對著一塊閃閃發亮的螢幕發呆。

“小南?”

母親的聲音總算讓常浩南反應過來:

“嗯?”

“你這是……”

周莉走到床邊,麵帶好奇地看著常浩南身前的那臺機器。

“電腦麼?竟然這麼小?”

得益於國家對教育的重視,大部分中學在90年代的時候都已經有了電腦室,也有了(至少在紙麵上存在的)計算機課程,所以作為老師的周莉自然見過電腦。

隻不過膝上型電腦對於這個年代的多數華夏人來說還是個新鮮玩意。

“嗯,對,叫膝上型電腦,為了方便工作,導師發給我的。”

常浩南把目光從螢幕上移開,看向了不遠處的母親。

反正剛才也是因為實在沒事幹才加班,現在既然沒思路,不如暫且放下。

周莉的注意力並沒有長時間停留在電腦上麵,而是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小南,媽媽有個事情想問你一下。”

“您說。”

常浩南稍稍往床頭坐了坐,給母親讓出了一個位置。

“你是專門研究飛機的,那……”

說到一半,周莉轉過頭瞄了一眼常佳瑤的臥室門口:

“伱跟媽說實話,飛行員這個行當,到底危險不危險?”

或許是因為晚上那條新聞的緣故,她顯然又開始擔心常佳瑤的選擇了:

“你爸幹了大半輩子警察,說實話,每次他值班的時候,雖然知道這小縣城沒那麼多事,但這心裡總歸還是有點懸著。”

“現在總算熬到他歲數大,轉到行政崗位不用出勤了,佳瑤又要去當飛行員,這……”

看著滿臉擔憂的母親,常浩南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他無法欺騙對方說飛行員是個安全的職業。

但也不願意讓父母過於擔心,或者是去摧毀常佳瑤的夢想。

在剛剛重生過來之後不久的那次通話之後,兄妹之間又關於這件事聊過幾次,常浩南非常確定自家妹妹並不是一時興起。

不管是想要脫離他這個哥哥的陰影也好,還是真的喜歡,或者說嚮往飛行也罷。

總之常佳瑤確實在非常認真地準備。

甚至給自己安排了每天的鍛鍊計劃。

“媽,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安全的。”

沉默許久之後,他才勉強組織好語言。

一上來肯定是先穩住周莉的情緒:

“以眼下咱們國家的政策而言,還不會安排女飛行員去飛戰鬥機。”

周莉的臉色稍稍變好了一些。

她雖然不太懂飛機,但哪怕隻透過新聞,也大概能看出來那些動作狂暴的小飛機要比四平八穩的大飛機來得危險。

“隻是飛客機或者運輸機的話,安全係數總體上還是很高的,您想啊,要是真那麼容易出事,早就沒人願意坐飛機旅行了,但是最近一些年,民航旅客的人數可是越來越多呢。”

常浩南稍微偷換了個概念,軍用運輸機和民用運輸機之間,多少還是有那麼點區別的。

不過這就不重要了。

“那剛才新聞裡麵墜毀的飛機……”

果然還是因為這個。

“就是因為空難少,所以才上了新聞嘛。”

這種情況下,常浩南隻好祭出詭辯**。

為了不讓周莉有時間想清楚,他又趕緊一本正經地繼續分析道:

“雖然目前還不確定事故原因,但飛機在機場墜毀無非就那麼幾個原因。”

常浩南伸出一根手指:

“要麼像新聞推測的那樣是飛行員故意的,那就跟飛行安全沒關係了,這種情況真要說起來,自己開飛機反而比坐飛機還放心嘞。”

半開玩笑的語氣讓周莉的嘴角也微微上揚起來。

“要麼就是機械故障,比如發動機停車之類,這和地勤檢查有關,咱們國內的航司在這方麵比外國佬認真得多,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或者還有一種可能是外部條件因素,比如機翼結冰。”

說到這裡的時候,常浩南自己的內心突然咯噔了一下。

這架emb120墜毀的情況似乎確實有點像前世的某一架運8……

不過現在他還來不及細想這些,趕緊又繼續道:

“正好,我就是研究客機飛行安全問題的,在這方麵,咱們國家的水平可比歐洲高多了。”

聽到常浩南的說法,周莉有些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從八十年代開始,歐美髮達國家產品和文化以幾乎野蠻和失控的方式大量輸入,對於華夏的衝擊是相當巨大的。

一個最直觀的影響就是,讓華夏人逐漸喪失信心了。

而且是全方麵的、潛移默化的。

就連周莉這樣一個小縣城的老師也不能避免。

在聽到華夏的研究水平比歐洲還高的時候,哪怕這句話是自家兒子說出來的,她的第一反應也是感到難以置信。

“咱們?比歐洲還厲害?”

“那是當然。”

不管怎麼說,周莉臉上擔憂的神情已經褪去了不少,常浩南自然是趁熱打鐵:

“這可是你兒子我在研究的方向,其它領域不敢說,單論應對機翼結冰這塊,咱們認第二,就沒人敢當第一!”

……

就在常浩南在家中打消周莉對於飛行員職業風險顧慮的同時。

克什米爾,斯卡杜機場。

兩架機身纖細的戰鬥機伴隨著越來越近的轟鳴聲出現在天邊。

起落架上的照明燈和左紅右綠的翼燈表明它們正在準下降高度,並且已經放下起落架,做好了著陸準備。

機場跑道上的助降燈也已經亮起。

幾分鐘後,兩架飛機分別降落在3600米和2600米長的兩條跑道上麵。

待飛機停穩之後,早已在此待命多時的地勤人員趕緊駕駛輔助車輛衝上去,以最快的速度把兩架飛機拖進了位於跑道末端的加固機堡之中。

藉助機堡裡麵燈火通明的燈光,可以認出這正是空一師年初才剛剛接裝的四架殲8c中的兩架。

一批東亞人麵孔的軍人很快開始了降落後的各種檢查,並且把機翼下麵掛著的總共8枚霹靂11空空導彈摘下來進行保養。

而另外一批普遍留著鬍子的地勤人員則拉來舷梯,並已經準備好對飛機重新噴塗。

鄭良群和陳家亮從飛機座艙中有些艱難地爬了出來。

二人分別是空一師的副師長和參謀長,此前就已經在藏省那邊駐紮了一個星期的時間。

實際上就年齡而言,他們已經不太適合在高原機場長期折騰了。

但沒辦法,本來殲8c就是新裝備,能熟練駕駛並且會使用半主動雷達彈的飛行員並不多。

並且90年代中期的華夏空軍,訓練水平屬實一言難盡。

連基本的夜航訓練這種科目,都隻有少數骨幹航空團在團長的帶領下才能進行。

所以篩了一圈,竟然找不出符合要求的年輕飛行員,隻能讓兩位老將頂上了。

至於他們為什麼要趕在快過年的時候,開著戰鬥機不遠萬裡地來到這片陌生的土地上。

自然是為了應對最近幾個月來愈發猖獗、多次深入兩國領空進行偵察並全身而退的三倍音速中隊。

在第一次偵察被地空導彈陣鎖定過之後,他們最佳化了飛行路線,選擇繞開那個固定部署的紅旗2乙a導彈陣地。

於是唯一存在理論攔截可能的防空導彈也失去了作用。

不過前麵幾輪失敗的嘗試也並非一無所獲,至少讓巴空軍大概掌握了對方偵察機的活動規律。

其中很重要的一條是——

由於某種未知的原因,那些米格25的極速似乎受到限製,因此他們通常會選擇倍音速、萬米高度從北方afghanistan的方向切入,隨後保持水平飛行,直到查謨附近轉向東返航。

當然,對於幻影3或者f16a這類飛機來說,知道這些資訊也毫無意義,它們根本沒有任何手段能夠擊落對方。

除了薩米在第一次攔截中拍下了一張照片之外,後麵幾次他們都隻能看到對方留下的尾跡雲。

不過在殲8c交付華夏空軍試用之後,情況就不一樣了。

儘管殲8c在試飛中最高隻飛出過22500米的升限,帶彈之後還會進一步降低到21000米左右。

但半主動雷達製導、迎頭攻擊射程在30公裡上下的霹靂11導彈還是賦予了進行伏擊攔截的機會。

(本章完)行展示。”“02號原型機已經被送往閻良,隻等我們這邊的高空臺測試結束,就準備上086平臺進行空中測試,601所方麵也已經在調整飛機的油箱佈局,以適應變輕了220公斤的兩臺發動機。”“這些工作牽一髮而動全身,如果我們停下來,對這些兄弟單位的工作同樣會產生影響。。”“當然,問題肯定不能就這麼扔著不管,但可以在生產定型的過程中再陸續解決。”“我能理解大家在看到這臺發動機的效能之後,不願有半點冒險的想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