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取捨

。再直接按照所屬那一旗排在殿外等著,然後幾個人一排進去讓太後、皇上等人看一眼,是落牌子和留牌子就定了。一般情況下,並不會有什麽才藝表演之類的事情??。皇帝日理萬機,而且大多數才藝表演耗費的時間都不少,並沒有那個時間看什麽才藝表演。最多有讓皇帝、太後喜歡的秀女,可能會被開口詢問幾句,都讀過什麽書啊!平時喜歡用什麽打發時間之類的。如果沒有脫穎而出,讓太後、皇帝注意到,就是進去請個安,就又會被帶出來了。...康熙帝的病,雖然說找對法子了??,卻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好。

畢竟是皇帝,凡事都得謹慎!

就算是求醫求藥的皇榜貼出去了,也有一些土法子或者據說很有效果的藥被獻上來。

在曹嘉寧時隔幾十年努力回憶起來的事情裏麵,最終治好康熙帝那個西藥應該也在裏麵。

按理來說既然藥對症了,康熙帝應該很快就能好了。

可是事情不是這麽簡單,很多簡單的事情,放在皇帝身上都要變複雜,更何況這還不算是小事。

皇帝用膳都還得試毒,這種被陌生人獻上來的藥,既不能肯定效果,又不能確保獻藥之人有沒有歹心,誰敢輕易用在康熙帝身上

無論是藥還是方子獻上來了,就算所獻之人說的再天花亂墜,把效果說得十分好,也得讓太醫先看看對不對症,會不會對龍體有害??。

等到太醫沒有挑出毛病,覺得這個藥可以試一試了,也要用收集來的同等病情之人試藥,看看效果如何,並且會不會對身體造成其他損傷。

確定真正有效果,又確保不會有太大的副作用,都還得趁著康熙帝狀態好一點兒,勉強清醒的時候,把事情報上去,等到康熙帝同意,纔能夠把藥用在康熙帝身上。

關於皇帝的事情,沒有誰敢在私底下拿主意,擔不起這個責任!

其實就算有人願意擔責任也不行,誰能夠做皇帝的主

不能等人試過藥,確保效果如何以後,就算有人一意孤行要給康熙帝先服藥,也會被人攔下來。

所以哪怕是再著急,這些程式卻不能省,難免就會耽擱一些時間。

在這個過程中,皇太子打算最後一搏的事情,也準備的差不多了。

康熙帝病中昏昏沉沉,每天根本就沒有什麽清醒的時候,精力十分的不足。

再加上很多人都是見風使舵之輩,看著康熙帝不好了,對著皇太子這個未來帝王,也不想把人得罪了。

哪怕是有所察覺了,看著康熙帝精力不足沒有詢問,也不會主動想方設法把訊息稟告上來。

所以康熙帝對這個事情並不知道,不過曹嘉寧倒是知道。

不說她有小老鼠這個金手指,就算正常渠道也有人覺得富貴險中求,認為她和十二阿哥母子並不是沒有機會,暗中給他們母子傳遞訊息。

其實據曹嘉寧所知,也不止她這裏接到訊息了。

這種打算起兵逼宮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完全把訊息瞞住,要不然也不會幾乎都是失敗的結果了。

不就是人多口雜,誰都不能保證牽扯到裏麵的人,個個都會忠心耿耿,總會有擁有其他心思的人,提前把訊息泄露了。

就算是成功的人,像唐太宗李世民玄武門之變的事情,事先不也有風聲傳出去,隻是太子李建成太過於自大,沒有把這個事情當回事,最後才讓李世民成功了。

現在的事情也是這樣,事情隻要有第二個人知道了,就不會是真正的秘密。

更何況皇太子還是要調兵遣將,打算無論康熙帝的情況如何,都直接逼宮。

所以除了曹嘉寧這裏,其他幾個奪嫡熱門皇子,以及他們的額娘,都得到訊息了??,並且各有應對的辦法。

大阿哥打的是螳螂捕雀??,黃雀在後的主意,大阿哥是領過兵的皇子,手下的武將也不少,有著黃雀在後的底氣。

三阿哥是想著要告狀,他喜文不喜武,結交的大臣也是文人居多,知道要是真的動起手來沒什麽優勢,便想著要是告狀了,怎麽也能得幾分好。

隻是因為也不敢確定康熙帝情況究竟如何,不知道能不能夠挺得過眼前這一關,怕得罪皇太子沒有後路了,皇太子沒了,又還有個大阿哥,還有點兒猶豫。

其他皇子也差不多,一來是不好確定康熙帝的情況究竟如何,二來也是前麵還有這麽多兄長,輪到他們的機會也不大,所以也有點兒猶豫應該怎麽辦!

不能說這些皇子就真的一點兒都不關心康熙帝的情況了,但是皇家的親情也就那樣一回事,康熙帝對這些皇子有防備,這些皇子對康熙帝又怎麽可能有多孝順

康熙帝好好的坐在乾清宮的時候,這些皇子自然不會有其他心思,哪怕是被打壓的最狠的皇太子,也都還算安分,沒有誰有弑君的想法。

但是康熙帝病重了,這些皇子考慮得更多的肯定還是自己的未來,應該怎麽從這個事情中得利。

康熙帝曾經最為疼愛的皇太子都能有逼宮的想法,更何況是這些一直活在皇太子陰影之下的皇子了

當然,在知道這些事情以後,曹嘉寧倒是沒有猶豫不決,想著先看看情況再說。

畢竟她的情況和其他人不一樣,從康熙帝病重的時候,就他們母子在一旁,就決定她沒有其他選擇。

皇太子是以他們母子謀害康熙帝起兵,要是不提前做準備,等著皇太子帶著人真的過來了,他們母子就危險了??。

再說了,康熙帝本來也不會有事!

於是曹嘉寧也沒有猶豫,趁著康熙帝還算清醒的時候,就把事情給稟告上去了。

“萬歲爺,剛纔有小太監過來說,這兩天宮中侍衛變動十分頻繁,臣妾擔心會有變故,您看要不要問問究竟怎麽回事”

就算是要告狀,曹嘉寧肯定也不能直接說皇太子要起兵逼宮。

終究外人隻能察覺到動靜??,真正知道皇太子打算的人,還得是鐵杆心腹才行,不可能出來告密。

她要是能夠把皇太子處的動靜弄得清清楚楚,康熙帝就該忌憚她了!

所以曹嘉寧也隻是說侍衛的動靜不對,讓康熙帝問問情況。

不過就算是這樣,康熙帝也十分生氣。

他瞞著自己生病的訊息是為什麽不就是怕訊息傳出去了,有人會起不該起的心思!

現在發現確實鬧出動靜了,康熙帝還能不知道為什麽

哪怕病情還算嚴重,有著這個訊息刺激,康熙帝都要精神不少,叫人進來詢問情況了。

康熙帝對皇宮的掌控力本來就不低,都主動開口詢問了,也沒有人敢隱瞞。

這一問之下,就知道皇太子處的動靜了。

“逆子!魏珠,你帶著這個印信去城外大營…………”�z������ʹ��С�����w���@���Ԏ����g�ĕr�����ŵõ���Ϣ�����䌍������һ���̶��ϼs��С�������С���������Q���`�Dz����£������ֲ�С���dz��Ły����ԭ������С����M����������B���ܼΌ�Ҳ�K���Ǿ���ȫ����С�����ˣ�������������˽Y����һ�졣�F�ڰl�F߀������“�S���ܼΌ�Ҳ�Ͳ��Ó�������˽Y���ᣬ����һ�c������ָ���]...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