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後記(七)

的心底。“這個時候,我們應該感謝時間,因為我想你了但又不敢想你。”張元清語氣和眼神都堪稱溫柔。小圓聲音輕而淡,“什麼?“因為一想你,就全是馬賽克的畫麵。“張元清說。那張冷艷素白的臉龐,頓時如消融的春雪,多了一抹柔情。“在國外待的怎麼樣”小圓到底不是關雅,沒辦法和他飆車。張元清就把剛才對白的家常,一樣一樣的重復一遍。小圓耐心聽著,等他說完,也把自己的近況告訴了情郎,她和寇北月現在定居鬆海,成為了傅青...夏侯傲天微微搖頭:

“都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其實不然。現實情況往往是能力越大,責任越輕,因為沒有人敢懲罰強者。但是,職位越大,責任就越大。

“叔公,我想明白了,夏侯家主的位置,對我來說是桎梏,我不想被家族瑣事拖住,在庸碌的族人身上耗費精力。而且,夏侯家族發展已經到了瓶頸,我做的再好,也不可能超越叔公。”

聽到這話,夏侯老家主險些老淚橫流,滿臉欣慰道:“經歷了這麼多事,你終於成長…”

話沒說完,夏侯傲天話鋒一轉,猖狂笑道:

“所以,我要去第三大區發展,建立一個新的夏侯家,到時候,我就是初代夏侯家主,一下子把你和老祖宗比下去。

“我已經和很多仰慕我的夏侯家年輕人聯絡好了,等到時機到來,我們就集體脫離夏侯家,啊哈哈…”

夏侯老家主默默抽出鍛鐵的錘子:“把那些叛徒的名單交出來。”

鬆海。

元子復合的前女友?外公和外婆同時看向張元清,然後緊張的看向傅雪和關雅,卻發現不管是傅雪還是關雅,都出乎預料的平靜。

盡管關雅的不悅和不滿已經寫在臉上,但還是太平靜了,就像封建時期的丈夫納了妾室,心裡雖然不爽,卻無可奈何。

一般遇到這種情況,作為女朋友,而且還是“下嫁”的女朋友,不應該一摔筷子,怒斥元子是三心二意的渣男,然後甩他一巴掌,當場宣佈分手,揚長而去嗎!

而作為經營著資產數百億集團的傅雪,此時應該滿臉冷笑的說:失去我女兒,是你們陳家最大的不幸!陳淑,咱們的關係結束了,那些價值幾個億的單子就此作廢!

但這位女強人隻是淡淡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繼續夾菜,那張如花似玉的臉蛋一片平靜,彷彿寫著:女婿納個妾而已,多大點事。

張元清瞅一眼作妖的江玉鉺,朝陰姬點點頭:“坐下一起吃吧。”

他神色平靜而威嚴,竟給外公外婆一種老領導講話的錯覺:“這是我外婆和外公,這是我爸媽…”

逐一介紹。

陰姬溫婉微笑,張元清介紹外婆時,她就喊一聲外婆,介紹外公時,就喊一聲外公。

陳淑和張子真,則用叔叔阿姨稱呼。

這詭異的和諧,反而讓老兩口拿捏不準了,頻頻看向女兒女婿,可陳淑和張子真的表情,也彷彿在說:哦,又來一個兒媳,坐坐,一起吃飯!

陰姬有些拘謹的入座,接過江玉鉺殷勤遞來的碗筷。

在略顯尷尬的氣氛中,外婆清了清嗓子,強笑道:

“玉兒,不要亂開玩笑,這姑娘是你的同事吧。”

江玉餌眨了眨純真的眼睛:

“不是啊,她叫陰姬,元子以前的女朋友,以前他們談物件,陰姬家的長輩不同意,陰姬為了對抗家長,就離家出走,但沒想到元子先慫了,提出了分手。

“最近聽說又復合了,元子,你怎麼回事,還沒和關雅分手吶?”

張元清沉聲道:“閉嘴,吃飯!”

你這樣雖然會讓關雅和陰姬都尷尬,但真正如坐針氈的外公外婆,折騰兩個老人家有何意義?

果然,外公和外婆臉都僵了。

外婆不斷用眼神暗示陳淑,如何是好?

陳淑假裝沒看見,心說媽啊,你以為這是元子腳踏兩隻船?這其實是三個兒媳一臺戲啊。

外公外婆在煎熬中吃完家宴,外婆借著收拾碗筷的名義,把張元清喊去了廚房。

廚房門一關,她本能的想削張元清頭皮,手伸到一半又縮了回去,怒道:

“你怎麼回事?那個陰姬真是前女友?我怎麼不知道。你現在學會腳踏兩隻船了是不是,知不知道我和你外公剛纔有多尷尬。

“你媽等會兒還得甩鍋我,說我沒把你教好。”

張元清主動洗碗,語氣穩如老狗:“伱怎麼不問你女兒怎麼回事,把我復合的前女友帶回家來。”

他剛纔看了一下聊天群,大概猜到前因後果了。

關雅在群裡暗戳戳的炫耀,惹孫淼淼不悅,孫淼淼就把這事告訴江玉餌了,江玉餌就把陰姬帶回來砸場子。

“還真復合了?”外婆大怒:“那關雅怎麼辦!”

“一起娶了便是。”張元清淡淡道。

外婆氣的又把手抬了起來。

終究沒有打下去,長籲短嘆道:“該找男朋友的不找,天天裝嫩,該找女朋友的不找,就知道工作。你倒是找了女朋友,結果腳踏兩隻船。”

外婆一指頭戳在外孫的腦袋:“怎麼滴,家裡有皇位繼承啊,要娶兩個?”

“我會處理好的,您就別管了。”張元清表情波瀾不驚。

外婆冷哼一聲,硬著頭皮走出廚房,招待客人。

金山市,無痕賓館。

歇業了大半年的賓館,又重新開張了,一大早就放起鞭炮,在門口擺出告示:開業大吉,住宿費五折優惠。

然而依舊門可羅雀,大半天也沒見客人進來。

春節期間,沒有客人是正常的,無痕賓館沒有客人,也是正常的。

所以櫃臺後的高冷禦姐絲毫不在意,穿著酒紅色製服,麵無表情的站了一天。

日暮,夕陽西下。

清冷的賓館終於迎來了一個客人。

這客人一進屋,刷一聲就把卷簾門拉了下來,徑直走到櫃臺,道:

“住宿!”

五官明艷的禦姐,看一眼緊閉的卷簾門,平靜道:“住宿就住宿,乾嘛關門,賓館還在營業。”

客人一步跨過櫃臺,把她橫抱起來,走向電梯,笑道:

“歇業了,明天也歇業,太陽之主一日一夜。”

小圓依偎在他懷裡,下沉的身體把臀部勾勒的飽滿有致,穿黑絲的性感雙腿隨著他的步伐,一蕩一蕩。

她翹起嘴角。

深夜,黃太極處理完公司事務,關閉電腦、燈光,穿過總裁辦公室的會客區,鍵入密碼,開啟了休息室的防盜門。

他平時就生活在辦公室隔壁的休息室,160平的酒店式套房。

黃太極的生活幾乎沒有娛樂,工作、修行、看書,有固定的女伴,日復一日,枯燥無味。

一方麵是土怪職業的特性,決定了性格。

另一方麵是身為前大長老的孫子,他的言行舉止都會被放大,被有心人雞蛋裡挑骨頭,索性就選擇低調。

偶爾也有虛榮心,所以每年的擂臺賽他都參加。

不過,自從元始天尊去年當眾叫父後,他和低調就無緣了,五行盟的中高層,分部的下屬,見到他就喊義父。

近來,元始天尊晉升太陽之主後,他在官方論壇的認證中,更是多了一行“太陽之父”的尊名。

黃太極表麵不屑一顧,嘴上掛著:低調低調,元始天尊真是的…

其實心裡暗爽。

簡單洗漱後,黃太極換上睡衣入眠,盡管主宰級的土怪基本已經告別睡眠,但一場舒服的“冬眠”,會讓大腦產生洗熱水澡的舒適和暢快。

這時,耳畔傳來靈境提示音:

叮,靈境地圖開啟中,30秒後進入靈境,您本次進入的靈境為“太陽之主的後花園”,編號:0

難度等級:未知 型別:多人(非死亡型)

主線任務:五天內,為太陽之主建好行宮。

備注:非靈境物品不可帶入。

0號靈境介紹:太陽之主威壓諸天,震懾生靈,不宜居住在現實世界,欲在靈境中建造自己的行宮,於是召集世間能工巧匠,齊聚靈境。

畫麵飛快模糊,再清晰時,黃太極發現自己身處一片荒蕪的沙漠中,身邊是一道道浮現的身影。

他環顧眾人,看見了很多熟悉的麵孔,有建築集團的下屬,有官方的同事,有靈境世家的人。

職業大體為三種:土怪、木妖和學士。

後兩者的代表人物:靈鈞和夏侯傲天。

夏侯傲天左顧右盼,先和靈鈞碰了頭,再一起找了過來,人還沒靠近,夏侯傲天就咬牙切齒道:

“可惡,居然讓我們當苦力,替他修建行宮,這個太陽之主,暴戾如紂,專製如秦,荒淫如隋,可恨!”

靈鈞滿不在乎,道:“他都是太陽之主了,讓咱們這些螻蟻建造行宮有何不可,再說了,建造行宮而已,沒有危險,卻有獎勵,太陽之主給的獎勵。”

說完,他大聲道:

“太陽之父和太陽之師在此,諸位速速過來報名。”

黃太極默默挺直了腰背。

五天後,京城遠郊。

山巒疊嶂的原始森林,坐落於茂密山林中,采用大量陽光房,如同熱帶植物研究院的建築群裡,一間位置較高的陽光房,雪膚櫻唇,清麗脫俗,眸子如林間小鹿的妙藤兒,正低頭逗弄一隻毛發雪白的鬆鼠。

她每日都在陽光房裡度過,懷著期待又忐忑的心情。

期待什麼,忐忑什麼,不言而喻。

突然,她耳畔傳來靈境提示音:

叮,靈境地圖開啟中,30秒後進入靈境,您本次進入的靈境為“太陽之主的後花園”,編號:0

難度等級:未知 型別:多人(非死亡型)

主線任務:未知。

備注:非靈境物品不可帶入。

0號靈境介紹:太陽之主為自己建造的行宮之一。

他來找我了!妙藤兒頓時激動起來,心臟砰砰狂跳。

耐心等待讀秒結束,眼前畫麵模糊,然後清洗,妙藤兒本能的顧盼周遭,尋找元始天尊的身影。

但她看見的是一座巨大的山穀,山穀三麵環山,但不逼仄、陡峭,明艷的陽光灑入穀中。

山穀裡有一座湖,湖麵點綴著不少天鵝和野鴨,前者在波光嶙峋的湖麵遊曳,後者在蘆葦中亂竄。

身為獸王,她還感應到湖中有一個完整的生態體係。

湖畔有一座精巧的小型莊園。

此外,山穀三麵的矮峰中,猿啼虎嘯,飛禽走獸的身影隨處可見,但又融洽相處。

這裡就像童話中的世界,這是有著濃鬱的木屬靈力,這裡是木妖的天堂。

這時,一隻白色猿猴,一顛一顛的跑過來,朝著妙藤兒“呼嚕呼嚕”的叫。

妙藤兒精通獸語,聆聽幾秒,明白了猿猴的意思——跟我去房子裡!

妙藤兒當即跟隨白猿,穿過鬆軟的草地,進入精巧莊園,徑直走過種滿名貴花種的前院,來到莊園主樓的客廳。

白猿歡快的翻過沙發,停在茶幾旁,指著上麵玉盒,呼嚕呼嚕了幾句,然後昂起頭看著天花板,張開雙臂畫了一個圈。

妙藤兒聽懂了它的話:這是偉大的存在送您的,這也是!

妙藤兒隻是掃一眼玉盒,就認出是魔君曾經鐘愛的道具:傳送玉匣!

傳送玉匣和這棟莊園,是太陽之主送給她的,而副本介紹裡,此處是太陽之主的行宮。

顯而易見,元始天尊為她開辟了一個行宮,要把她養在這裡,而傳送玉匣裡的傳送玉符,是給她往返現實和行宮的“交通工具”。

妙藤兒欣喜若狂,小心翼翼的把傳送玉匣捧起,就像捧起了一件稀世珍寶。

這個時候,白猿突然“吱吱”兩聲,飛快的奔出客廳。

幾分鐘後,它領著一個豐腴美艷的婦人走了進來。

看到這個女人,妙藤兒表情一下子古怪起來:“媽…”

返回現實後,靈鈞睡了個飽,徹底恢復了五天勞力積累的疲憊。

五天時間裡,土怪讓山峰在荒漠拔地而起,木妖讓荒山被植被覆蓋,讓森林出現動物和昆蟲,學士則冶煉鋼鐵,煆燒玻璃,指揮土怪建造了一座莊園。

成功完成任務後,他們得到了一批價值不菲的材料,以及太陽之主親自製作的破煞符。

“這樣的任務不妨多來幾個。”他興致高昂的起床穿衣。

這時,敲門聲響起,妙藤兒推門進來,容光煥發,眸子神采奕奕,笑道:

“靈鈞,我要離開這裡了,我終於可以離開了。以後可能不會再回來,但我仍然能回現實世界,有時間我會去探望你。”

靈鈞愣了一下:“我聽不懂你的意思!”

妙藤兒似乎就等他這麼問,迫不及待的分享道:“魔…元始為我打造了一座行宮,在靈境中,那裡很漂亮,我打算在靈境中長住。”

靈鈞怔怔的看著她,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嘴唇顫抖:“那,那做行宮是不是叫:太陽之主的後花園。”

“你怎麼知道?”妙藤兒詫異道。

靈鈞咀嚼肌緩緩凸起:“那地方是我建的…”

妙藤兒默然一下,小聲道:“我,我媽以後也生活在那裡。”

靈鈞如遭雷擊,踉蹌後退,仰天長嘯怒火激烈:“暴戾如紂,專製如秦,荒淫如隋,我與元賊不共戴天!!”天尊現在披著馬甲,有些話,袁廷是不能聽的。在張元清等人大打出手時,袁廷因為辦公區太熱已經提前走了,依靠流利的外語和豐富的八卦庫,與天罰的女性成員們打成了一片。愛瑪找到他時,此人正在辦公區裡吃著女同事的零食,與她們分享著傅青陽、元始天尊的獨家八卦。不多時,愛瑪助理推門而入,冷著臉道:“句芒,薇妮部長要見你。”張元清並不意外,起身應道:“好的。”他隨著愛瑪助理走出會議室穿過廊道,進入薇妮部長的辦公室。...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