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女兒叫我爸了!

不過他明白了蘇墨的意思,也相信她的判斷。兩個人不再朝著車的方向走過去,轉身開始後退。藏在車後麵的人也察覺到了異樣,剛剛在他們進入停車場的時候,他們就看到了這兩個人,怎麽走了半天,還沒有過來?一個蒙麵男探頭出去,狠狠咒罵一聲:“給我追!”其餘五六個大漢也一並跳了出來。蘇墨看向荊北霆,隻有一個字:“跑!”不知道這群人是什麽來路,手中是否有武器,有多少人,雖然蘇墨不怕打架,可也絕對不想胡亂瞎打。停車場門...第143章??女兒叫我爸了!

霍淩風起身,語氣恭敬:“伯父伯母,公司還有事,我先回去了。領證和婚禮的事情,我來安排。”

他故作深情的看著蘇婉婉:“婉婉,你等我訊息。”

“好。”後者羞怯的點了點頭。

無論再怎麽偽裝,霍淩風都能看出她的虛偽和愚笨,內心已然厭惡至極。

不過精湛的演技讓他能躲過一切勘測,蘇家沒有一個人能看出他的真實用意,還沉浸在虛無的美夢當中。

男人離開之後,蘇婉婉有幾分耀武揚威的意思,大喇喇坐在沙發上,讓管家去叫家庭醫生過來,給她做全麵檢查。

蘇文軍看不慣:“蘇婉婉,你還跟我擺上譜了,是吧?”

她直接迎上對方的目光:“不然呢?你們可不要忘了霍家為什麽幫蘇家。”

“還不是因為有我在?我要是走了,霍淩風還會管你們兩個?做夢吧!”

蘇文軍被蘇婉婉肆無忌憚的樣子氣個半死,李梅連忙拉住他安慰:“好了,好了,你剛剛打婉婉,下手太重,這孩子心裏記恨上了。你讓她發泄發泄就好了。”

見李梅給他找了個台階下,蘇文軍重重喘息,甩手,轉身離開。

蘇婉婉眉頭輕挑,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從現在開始,整個蘇家就要唯她“馬首是瞻”。隻要有霍淩風在,何愁鬥不過蘇墨那個賤人?

就算荊北霆再幫她,他也有結婚的那一天,荊家怎麽可能娶一個鄉野村夫的女兒?到時候,她被荊北霆拋棄,就狗屁不是,想在她麵前耀武揚威,下半輩子吧!

次日,蘇墨剛進DH公司大門,便受到了迎接。

砰!砰!

幾聲拉弦禮花筒在空氣中炸開。

站在最前麵的是柳櫻。

“恭喜蘇總順利拿下蔣安國際訂單!”

後麵的人跟著一起大聲喊:“恭喜蘇總順利拿下蔣安國際訂單!”

蘇墨沒有喜,隻有驚,不過她並沒有生氣,覺得柳櫻有點本事,居然能說動文潔等一眾高管,來陪她做這麽中二的事情。

文潔送上一捧鮮花,語氣真摯:“蘇總,我知道你一定可以。”

“謝謝。”蘇墨接下花。門外又傳來一道聲音:“小櫻,怎麽又跑來公司胡鬧?”

是柳幀。

“蘇總,抱歉。”

在外人麵前,不能暴露蘇墨M組織老大的身份,哪怕是親妹妹也不行,所以他都叫“蘇總”。

老大平時最討厭這些亂七八糟的慶祝了,他擔心柳櫻會踩到蘇墨的雷點。她手段雷厲風行,可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纔不會,神仙姐姐還誇我呢。”

“神仙姐姐?”柳幀眼睛不由自主瞪得更大,“這都是些什麽亂七八糟的稱呼?別亂叫!”

隻是沒想到,蘇墨不僅沒生氣,反而淡淡一笑:“沒關係。謝謝你,柳櫻。”

“嘻嘻嘻,神仙姐姐誇我嘍!”柳櫻美滋滋。柳幀隻覺得老大變了很多,曾經的她,可完全不是這個樣子的。

自打被古家認回去之後,老大身上越來越多人情味了。

蘇墨知道柳幀在擔心什麽,輕聲開口道:“放心,我會照顧好你妹妹的。”

柳幀剛點頭,公司門外傳來一陣驚喜無比的聲音。K幾乎是一路尖叫著衝進來的。

“柳幀!柳幀哥哥!”

“真的是你!居然真的是你,活的柳幀。”

蘇墨眉頭微微蹙起,臉色有幾分變化,知道這是她無法控製的事態了。她擺擺手,示意其他人可以離開去工作,不要在這裏欣賞“鬧劇”了。

柳櫻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隻見一個戴著鴨舌帽,口罩,穿著黑色衛衣的男孩子追著哥哥跑,而一向倔脾氣的柳幀居然隻有“被追”的份。

哥哥臉色難堪,連連搖頭擺手:“你不要過來!不許過來!”

“柳幀哥哥!”K的聲音單純天真又爛漫,像極了動畫片裏的人物。

K被蘇墨安排在酒店內呆了快一個禮拜,終於熬不住了,忍著被罵的風險來到DH。卻不曾想,看到了心心念唸的人。

柳幀萬萬沒想到,K居然會在金湖市出現,像他這種段位的黑客,一般不會輕易離開自己的老巢才對。

“蘇總,這是怎麽回事?”

蘇墨搖搖頭:“你們自己解決。”然後轉身離開這“戰火紛飛”之地。

她回到辦公室,將同蔣安合作的後續業務處理好。

“叮鈴鈴——”

室內工作外接電話響起,蘇墨按下接通鍵。

“墨墨啊!我的乖女兒!”竟然是古鎮山。

“您說,怎麽了?”

“哈哈哈。”電話另一端傳來男人爽朗的笑聲,“還能怎麽了?居然能打敗霍家,拿到蔣安的訂單,爸爸是真心為你高興啊!”

蘇墨揉了揉眉心,像哄小孩似的開口:“我都知道了,生意訂單成功,您也是關鍵人物,功不可沒。”

古鎮山帶著幾分尷尬的故意咳嗽:“哎哎哎,北霆這家夥真是的,怎麽什麽話都和你說啊。”

老爺子雖然語氣裏有幾分故意抱怨,不過臉上卻是蘇墨看不見的眉飛色舞,一副“求表揚”的架勢。

自打女兒被認回來這麽久,古鎮山處處想幫忙,可是奈何蘇墨太堅強,什麽也不用他,讓他這個首富父親,有勁兒無處用。

蘇墨聽出古鎮山的弦外之音,她嘴角不由自主上揚:“爸,謝謝你。”

電話另一端陷入沉默,好久都沒有迴音。

古鎮山已然是淚流滿麵。

一起喝茶的老股東,老朋友都被震驚了。這是什麽情況?

墨墨,終於開口叫他一句爸了!雖然蘇墨很尊重他,對他也關心,可是兩個人之間總有一種疏離的距離感,但是現在,這聲“爸”,古鎮山已經等太久了。

“我的乖女兒!你,你再叫一聲!沒事,沒事,不為難的,不用了……”

“爸,這次的事,辛苦你了。”

“好孩子哦,好孩子。”古鎮山哭腔十分明顯,涕淚橫流。

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敲響,門虛掩著,文潔以為開著的,便直接走進來了。

蘇墨立刻結束通話電話,文潔愣住。

她喃喃開口:“剛剛,好像聽到大股東的聲音了?”不諱:“你身高應該還不到一米七吧?”秦川愣住,表情尷尬:“伯母,我這個身高和墨墨正相配呢!當年我和墨墨也是情投意合。”“相配?秦家已經窮到買不起鏡子的地步了嗎?”白泉在旁邊附和:“你們一家,可以撒泡尿照照自己,想和古家攀親家,做白日夢呢?”秦母拿出婚書:“親家公,親家母,這可是白紙黑字,簽字畫押的。”“蘇墨十歲出頭時候定下的婚約,有什麽法律效力嗎?我勸你不要做法盲。”秦川知道求娶這件事可能不會太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