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我可是霍家的兒媳婦

她頭上扣,還真是什麽話都敢說。薑丸放下手中的烤鴨,轉過頭:“等等等等,女娃子,你說啥子呢?”“我說你為老不尊,這麽大年紀還包養女人,也不怕她等你死了,把你的財產都拿走!”平白無故被造“黃謠”,薑老頭被氣得夠嗆。“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我,包包養女人了?”包養這兩個字用在蘇墨身上,太燙嘴。就算他再年輕三十歲,回到那個風光無兩的神醫年輕的時候,他都不敢對蘇墨這種女人妄生什麽貪念。時至今日,薑丸也想不到,到...第142章??我可是霍家的兒媳婦

聽到蘇墨答應得這麽痛快,阿剛情緒激動。這種秘方,就算想買,最少也要幾萬塊,而她居然免費贈送給他。

阿剛嘴唇顫抖著:“您就是我的大恩人!以後您再來我攤位,不,就算帶著朋友來我的麵攤,我都不收錢,一律免費,還給您加蛋。”

他語氣真摯誠懇,這是他能給蘇墨最大的回報。

“謝謝。”蘇墨嘴角微揚幾分。剛剛經曆了商場上的爾虞我詐,現在遇到這種平民百姓間的情誼,隻覺得身心一陣清新舒爽。

荊北霆吃了口麵,灼灼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蘇墨考慮周到,怕阿剛記不住,又將配方特意寫在紙上,告訴他要好好保管。

月光如瀑,她握著筆,寫字動作流暢優美,長而曲的睫毛閃爍,掩蓋住眼底忽明忽暗的情緒。

荊北霆有一種錯覺:他,好像遇到了一個可以普度眾生的仙女。

他從生意角度開始分析:“其實你可以開一家麵館,現在人注重健康,可能也不太願意來外麵吃麵。這麽好吃的麵,值得火起來。”

阿剛也想過這件事,他頓了頓:“實不相瞞,我也知道開店客流量會更大一些,但是金湖市的房租太貴了,我實在承擔不起。萬一賠錢了,我有妻有兒,沒辦法。”

“沒關係,我投資你。”

荊北霆怕這家麵攤倒閉,畢竟就算蘇墨調得出麵湯,也不一定能做好拉麵,更重要的是,自己做的和爺爺的記憶肯定不一樣。

“你,投資?”阿剛瞪圓眼睛,不敢相信。

“如果賠錢了就算我的,如果掙錢了,你就把本金還給我。”

天底下還有這種好事?該不會是什麽新型詐騙吧?阿剛覺得有餡餅砸在了他身上,還是正正好好砸在了他嘴裏。

他頓時手足無措。

荊北霆也沒多浪費口舌,他撥通電話,景天立刻趕到麵攤,還帶了一個箱子。

景天將箱子送到阿剛手中,沉甸甸的。

阿剛猝不及防,差點沒拿穩:“這是……”

“開啟看看。”

黑色的箱子被開啟,裏麵工工整整擺放著一疊又一疊的現金,彷彿閃爍著耀眼的光一般,攝人心魄。

“好多錢!”阿剛被震驚了。

荊北霆也知道,怕阿剛覺得這是騙局,所以沒用銀行卡和支票,直接上現金。

噗通!

阿剛直接跪了下來:“你們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的恩人,真正的菩薩轉世……”

各種各樣高大上且誇張的誇辭,讓一旁的景天忍俊不禁。

“起來,不用謝,我們也是因為喜歡吃你的麵,隻要你認真做麵,勤勤懇懇,相信麵館生意會很好的。”荊北霆將他攙扶起來。

阿剛抹著眼淚,用力點頭:“希望您給麵館起一個名字。”

蘇墨想了想,輕聲道:“爸爸的味道。怎麽樣?”

“好名字!好名字!”阿剛更高興了。

荊北霆開車送蘇墨回去,阿剛看著兩個人的背影,久久回不過神。

景天拍了拍阿剛的肩膀:“好小子,你運氣好啊!遇到了這兩位。”

“他們,他們是誰啊?”

“嗯,沒辦法和你解釋。”

畢竟他們兩個甚至不怎麽在財經新聞上露麵。

蘇家別墅。

霍淩風坐在沙發上,神態自若的翹著二郎腿。蘇婉婉跪在地上,蘇文軍大發雷霆。

“蠢貨,蠢貨,為什麽不早說?為什麽不和家裏人說?”

“為了鬥氣,爭麵子,花七百萬也就罷了,還偏偏惹上高利貸,我打死你得了。”

蘇文軍一腳踹在蘇婉婉肚子上,動作暴虐,沒有半分父母親情可言。

蘇家馬上就要飛黃騰達了,卻毀在自家人手中,蘇文軍沒辦法接受。

蘇婉婉痛得蜷縮身體,泣不成聲:“爸,我也沒想到,這件事會讓蔣安知道,我不知道為什麽,他居然會知道,我從未想過要害蘇家。”

就像蝴蝶煽動了翅膀,引發北美洲的風暴,誰也想不到。

霍淩風看著眼前的鬧劇,波瀾不驚的冷哼一聲,將調查結果甩到眾人麵前。

“蔣安會知道,這當然不是巧合,這是荊北霆故意讓蔣安知道的。包括後麵你被債主追,都是他精心安排設計的。”

蘇婉婉愣住幾秒鍾,然後歇斯底裏的吼叫:“我就知道,這一定是蘇墨搞的鬼,她從來就手段狠毒,她想毀了蘇家,用這種下作的方式。”

根據霍淩風的調查結果,這件事,蘇墨提前不知情,都是荊北霆在幫忙籌劃的。蘇婉婉還真是恨透了蘇墨,他剛剛沒有提及半分蘇墨的名字,她也能開始怨恨,這種人,難成大器。

霍淩風嘴角露出幾分譏諷的笑容。

他心底有幾分慶幸,慶幸蘇墨早早就離開了蘇家,不然和蘇墨鬥,想要這樣的替身傀儡,可太難了。

蘇婉婉狼狽的爬到霍淩風身邊:“淩風,你救救蘇家,好不好?我不想,我不想看到爸爸媽媽因為這傷心。”

她淚眼朦朧,可是霍淩風一眼就捕捉到了她拙劣的虛偽。為了爸爸媽媽?她還真是什麽謊話都能說得出來,無非是想要繼續保全她蘇家大小姐的身份罷了。

蘇文軍連忙道歉:“賢侄,因為婉婉不懂事,害的你賠了好多錢,我心中有愧,但是卻無能為力。”

李梅也急,連忙道:“這樣吧,就讓婉婉立刻同淩風成婚吧。這也算是我們蘇家道歉的誠意。”

嗬嗬。

霍淩風心中冷笑,隻覺得蘇家人當真是要多不要臉,就有多不要臉。他娶蘇婉婉,居然是蘇家道歉的誠意?可笑。

不過男人麵色依舊,仍舊是一副彬彬有禮,溫和待人的模樣。

思考片刻,他點了點頭。

這場遊戲,要進入最精彩的尾聲了。

“好,那就結婚吧。”

淚眼婆娑的蘇婉婉直接在地上爬了起來,激動不已。

蘇文軍瞪了她一眼,妄圖嗬斥。蘇婉婉卻道:“爸,我是霍家的兒媳婦,說我之前,您還是好好想想。”

“你……”蘇文軍把後麵的話又硬生生嚥了回去。

蘇婉婉一副“蠢貨”樣子,看了就讓人心生厭惡。霍淩風轉動手中的手機,嘴角間都是冰冷的笑意。,她側臉的輪廓淩厲漂亮,麵板白到發光,側麵看去,長而曲的睫毛微微閃著,她專注的模樣美豔至極。荊北霆有片刻的失神。蘇墨好好的在畫圖,突然被打擾,她心情不佳,扭頭蹙眉看向圍在臥室門口的這群人。站在最前麵的是荊北霆。男人手臂不由自主的微微發顫,人體對抗高密板,身體上劇烈的疼痛也沒辦法做到完全忽略不計。蘇墨注意到他身體的異樣,眼眸暗了暗。她目光掃過眾人,聲音輕飄飄:“怎麽了?出什麽事了嗎?”溫情和古鎮山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