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三皇齊聚

,還有李縣侯了,父皇的離開,對他們的打擊很大…”如儀笑了笑,說道:“相公常說,死亡也不是結束,或許先帝隻是去了另一個世界,先帝九五之尊,人中之龍,就算是在另一個世界,也能活得很好。”“我相信,陛下和公主殿下,也是這麼想的…”“你這個算學院院長,本來就是徒有虛名,算學院所有的事情都是小翰在做,一個掛名而已,又不用麻煩你,為什麼還要辭了它?”李軒的視線從顯微鏡上收回來,看著他問道。“機會總要留給年輕人...李易再一次覺得,白素同誌是一個好同誌,一份秘方和一套按摩手法就被收買了,以後有什麼秘密,千萬不能告訴她。※雜誌蟲※

離開之前,他還得去和楊老頭交代一些事情,雖然楊柳青不在武國了,但她還是武國的女皇,楊老頭以後不能隻管練功不管朝政,也不能管的太過最後玩脫了…,他得和他聊聊那個度在哪裡。

白素看著他離開,雙手托了托胸,望著他的背影,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

武國的事情,終於不用李易再操心,結束了這裡的一切,和如儀她們回到如意城的時候,已是七月初。

這段日子裡,似乎一切都很安穩,並沒有什麼大事發生。

直到他們回到如意城的第二天。

明珠拿了一封密函,走過來遞給他。

明珠雖然已經不在京都,但朝中的許多大事,還是會快馬加急的傳給她。

李易拆開那封密函,取出一張紙箋。

紙箋上隻有短短的一行字。

六月三日,衛國降。

西邊的那些小國,李易不太清楚,看著她問道:“衛國是哪個國家?”

明珠在他身旁坐下,說道:“西邊最後一國。”

也就是說,趙頤隻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就讓西邊那些小國,亡的亡,降的降,到如今,齊,景,武三國鼎立的格局,正式形成。

換句話說,趙頤要想天下共主,下一個目標,不是武國,就是景國。

“也沒有那麼的悲觀。”明珠搖了搖頭,說道:“齊國之所以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橫掃西邊諸國,是因為憑借天罰之利,現在他們的天罰已經耗空,和我們交戰,除非天氣原因,讓天罰無用,不然他們占據不了上風。”

“況且,他們以迅疾之勢,滅了趙國和那些小國,短時間內,也無法安定,僅僅是需要四處平息的叛亂,就足以讓他們頭疼了。”

李易當初就覺得,齊國如此迅速且不計後果的滅掉趙國,會留下嚴重的隱患,不是趙頤的風格。

後來他不管不顧,繼續進行西征,則更是出乎了李易的預料。

雖然現在他們滅掉了趙國和那些小國,但以齊國的胃口,一次怕是吃不下那麼多,最大的可能,是被他們征服的地區,會淪為像幾年前的武國那樣,群閥割據,豪傑並起…

這是一個李易自己想想都很頭疼的局麵,他到現在還沒有想通,趙頤到底在急什麼?

不管趙頤在急什麼,武國和景國著急了。

楊柳青剛到這裡,武國加急的摺子就送了過來,國事院已經派出使臣,欲要和景國結為同盟,共抗齊國。

同時,景國朝堂的決定,也送到了明珠了手裡,他們表達了和武國同樣的想法。

齊國強大不假,但如果趙頤沒有幸運到自己研究出來了天罰,熱武器和冷兵器之間的差距就是無解的,更何況,他現在尚且自顧不暇,更是沒有力氣應對武國和景國的聯合。

當然,萬事無絕對,無論如何,武國和景國的聯合都是很有必要的。

這些事情,是李軒、楊老頭,以及景、武兩國的朝臣需要操心的,李易打算在如意城停留幾日,陪陪若卿醉墨她們,然後便動身,前往慶安府。

這一次,絕對不能讓如意再跑了。

山中溫度適宜,即便是正午,也不顯得多麼炎熱。

李易將搖椅搬到一棵樹下,有清風徐來,樹影婆娑,發出沙沙的聲響,這裡是比房間床上更適合的午憩場所。

他做了一個夢,一個這些日子經常做的夢。

柳二小姐騎在馬上的身影,總是在他的夢裡出現,她還是那麼的居高臨下,用淡然的目光看著他,一如初見。

今天的夢有所不同,他看著馬上的柳二小姐,看著看著她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李軒的樣子…

這是一個恐怖的噩夢。

李易嚇得睜開了眼睛,看到李軒正站在旁邊看著他。

李易鬆了一口氣,原來隻是夢,而且夢還沒醒。

李軒手裡把玩著兩塊黑色的東西,說道:“我找到了兩塊磁鐵,為什麼他們一會兒相互吸引,一會兒又相互排斥?”

李易拍了拍自己的臉,然後又掐了掐。

他幾乎從搖椅上跳起來,看著他,大驚道:“你怎麼來了?”

李軒瞥了瞥他,反問道:“我為什麼不能來?”

“齊國已經滅了趙國,滅了西邊諸國,下一個目標可能就是景國,你不在京都待著,到這裡乾什麼?”

“就是因為這個,我才過來的。”李軒想了想,說道:“這裡距離齊國更近,距離武國也更近,命令能夠以最短的時間送達前線,所以我就來了。”

李易一直覺得自己挺不要臉的,但是和李軒相比,還差得遠。

趙頤滅掉西邊最後一個國家,是在一個多月前,李軒現在出現在他的麵前,說明他至少兩個月前就已經出發了,難道他能未卜先知?

這麼算下來,其實他在自己和明珠他們離開京都三個月之後,就迫不及待的出發了…

李易看著他,皺眉問道:“你把沒有滿周歲的太子留在了京都?”

李軒看了看後方,李易的目光望過去,王沁抱著一個嬰兒和如儀說話,沈素站在她的身旁。

他想了想,李軒拖家帶口,還帶著孩子過來,路上的行程肯定更慢,也就是說,他甚至沒有等到他和明珠離開京都三個月,或許是兩個月,或許更早?

“我有點捨不得澤兒…”李軒嘆了口氣,說道:“他才那麼小,當皇帝不會開心的…”

姓李的終於恢復了一點兒人性,這一點值得高興。

“你和明珠怎麼還沒有成婚?”李軒皺眉看著他,說道:“你們趕快生個兒子吧,你已經有兩個兒子了,再生一個去做皇帝,反正明珠也有皇室血脈,生下來的孩子也姓李…”

李易收回他剛才的想法,才幾個月不見,李軒的人性已經徹底淪喪。

壽寧牽著永寧,高興的跑過來,問道:“皇兄,你和皇嫂這次來了,還回去嗎?”

李軒笑道:“不回去了。”

李易終於找到了他這幾天心神不寧的原因,麻煩來了,來了就不走了。

李軒舉家搬來如意城,最高興的是李端,他已經迫不及待的帶小蕊去王府裡那個最大的遊樂場了。

“說真的,我剛才說的,你考慮考慮。”李軒看著他,說道:“澤兒是我的第一個兒子,我打算把我的畢生所學都傳給他,讓他以後繼續我的研究,這樣他就不能做皇帝了…,我本想是讓明珠做皇帝的,不過你們的兒子做,也一樣…”

李易斬釘截鐵道:“不考慮。”

李軒轉過頭,看了看不遠處的楊柳青,問道:“你的女皇師侄怎麼會在這裡?”

他臉上忽然露出驚色,立刻道:“難道她也打著同樣的主意?”

李易重新躺回搖椅,生無可戀。

一個個的,當他的如意城是什麼地方,不知道的,還以為他除了有宗師收集癖,還有皇帝收集癖…

老方從外麵走進來,看著李易,表情有些難以形容。

他好不容易回過神,開口道:“姑爺,有人找你。”

“誰?”李易隨口問道。

“趙頤。”孫兒知道。”起初的那段日子裡,他的心情確實沉鬱了好久,那是因為自慶安府初次相識,君臣之間,就沒有君臣的樣子,他們是君臣,也是朋友,縱使他一直都有這樣的心理準備,當那一天真正到來的時候,還是有些難以接受。但正如老夫人說的,逝者已矣,活著的人還要好好活著,過分的沉浸在過去的悲傷中,是對未來的不負責任,是懦夫的表現。“陛下今天沒過來?”老夫人微微點了點頭,忽然問道。李軒作為一個皇帝實在是不務正業,三天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