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裏又酸又漲:“您別做了,若是閑不住,去酒樓做廚子?您菜做的不錯,以前給人做席麵,有經驗。”顧母神色落寞,扯動著嘴角道:“我這個年紀酒樓不要。”“要!醉香樓要!”蘇晚摸著顧母發白的鬢發,臉上露出一個清甜的笑:“您想去的話,明日就可以去醉香樓。”顧母不敢置信,躊躇的答應下來。蘇晚心裏一塊大石落下來,顧母給人做零工,又苦又累,掙不了幾個錢,去酒樓能夠輕鬆一點,掙的錢也多。她將東西整理好,去往自己的房間。...“今晚我跟外祖父和外祖母睡!你們給我講故事!”

“好,嬌嬌跟我們睡!”戚敏應下來,對蘇晚和顧淮之說:“你們來了,就一起幹活吧。”

蘇晚:“……”

顧淮之:“……”

這是有了孫兒,女兒、女婿就遭嫌了?

曹婉晴溫婉的說道:“菜洗完了,菜切好了,隻等下鍋。”

顧母的聲音插進來道:“不用下鍋了,咱們吃火鍋,這是晚晚研究出來的,偶爾吃口味特別好。適合人多的時候吃,熱鬧,還省事兒!”

蘇晚挽上曹婉晴的手臂,看向戚敏吐槽道:“母妃,活我們是不會幹了。隻帶了一張嘴回來,就會吃。”

“多吃一點。”戚敏摸著她的臉,心疼道:“都瘦了。”

“之前在外跑,難免會瘦,現在能夠閑下來,不用多久就能養回肉了。”

蘇晚帶著幾個女眷一起坐在一張八仙桌敘舊。她看曹婉晴的肚子,大概懷著有四五個月了:“有沒有孕吐?”

曹婉晴搖了搖頭,撫摸著肚子:“孩子很乖,我能吃能喝,一點都不累。”

蘇晚睨向坐在隔壁桌,同顧淮之在說話的謝無崖,他的頭發比起其他男子要短,修剪的就像現代的西裝頭,湊到曹婉晴的耳邊說道:“你準備什麽時候答應嫁給他?”

曹婉晴笑道:“我以前很想嫁給他,經曆這麽多事情,我覺得這樣也挺好的。兩個人感情好,不在乎一場形式上的婚禮。感情淡了,一場婚禮也綁不住。”

蘇晚忍不住唏噓,當年曹婉晴陪伴在謝無崖身邊將近一年,幫她將種藥材的地全都弄好了,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得微妙。

隻不過謝無崖到底不是一般的男人,他是棋癡,又是在寺廟裏長大,且有自己的目標,心性很堅定,他對曹婉晴不過是有好感罷了,曹婉晴卻對他情根深種。

若是兩個人繼續這樣糾葛下去,隻怕謝無崖會繳械投降。隻不過這時出了意外,曹婉晴的母親病逝,她回外祖父家處理母親的後事,待安葬之後,曹婉晴給謝無崖去了一封信,留在晉州給母親守孝。

出熱孝之後,她沒有接到謝無崖的信,隻收到長公主的信,謝無崖要剃度了。

曹婉晴趕到他出家的寺廟,謝無崖跪在佛前,住持已經為他剃度完,隻不過住持說他有塵緣未了,便沒有給他點戒疤。

曹婉晴看起來很溫柔,做的事情很循規蹈矩,那謝無崖便是她做的唯一一件出格的事情。

她留在了寺廟,抄寫經文給母親守孝三年。並且隻給自己這三年時間,若是依舊無法讓謝無崖為她還俗,她便徹底放棄。

三年時間到了,她去找了謝無崖,謝無崖勸她下山,寺廟裏清苦,她留在這裏也枉然。

曹婉晴便說:“謝無崖,你現在還沒有點戒疤,是因為塵緣未了。你的塵緣是我吧?我一個弱女子,孤苦無依。這樣吧,你送我回晉州,我們之間做了一個了斷。”

謝無崖答應了,他修苦行禪,步行送曹婉晴回晉州。

途中出了一些意外,兩個人有了夫妻之實,曹婉晴卻沒有以這件事讓他負責,而是撇下謝無崖走了,在晉州買下一間小院住下。過去,挑起眉梢道:“顧淮之真是個敗家玩意,請的什麽人啊,一個訊息這麽貴?這是給你們的尾款,我不會回去了,你們拿著銀子撤了吧!”這可怎麽行?!墨塵瞪墨淵一眼,急忙把銀子奪過來,放在蘇晚手裏,幹巴巴地說道:“這怎麽能行呢?我們答應雇主,要全須全尾的把你送回去。”從鼓鼓囊囊的懷裏掏出一疊資料,胸口瞬間癟了,殷切地說道:“我們早就準備好了,隻是沒來得及給您。”蘇晚拿過資料看一眼,全都是京城裏人物關係圖,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