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成為暴君,最後走向亡國。他用兵如神,驍勇善戰,是一把國之利器,放在邊關鎮守便能震懾其他三國,不敢來犯大周。”“綾兒和玄兒是親兄弟,相輔相成,一定能治理好大周。”先帝最看好的是姬玄,文韜武略,有勇有謀。姬綾沒有主見,少了一份血性,婦人之仁。他比之姬玄,拍馬難追。“朕看上的玄兒,有他統領大周,說不定能完成先祖的宏願,叫四海稱臣,萬國來朝。”“皇上,臣妾問過玄兒,他不願意繼承大統,想要輔助兄長。您就別為...姬朔「嗯」了一聲,眼底滿是笑意:“你陪母親說說話,我先回宮。”

顧寶珠的心情忽高忽低,來不及高興地問他同母親說了什麽話,兩個人就要分別。她下意識的接話道:“啊?你要回宮?”

姬朔觸及她水亮的眼睛藏著失落和不捨,他無奈的捏一捏她的臉,“再陪你一會?”

“政務要緊,你先回宮,別的等回來再說。”顧寶珠是識大體的人,分得清孰輕孰重,不會太過任性:“我們之前每天都見麵,我很久沒有陪娘,今晚好好陪她。”

姬朔是想進宮和太後商量他和顧寶珠的事,以防夜長夢多:“照顧好自己。”

顧寶珠點了點頭,送姬朔上馬車,才折回到顧母的院子。

顧母沒有睡,坐在炕上給顧嬌嬌縫裙子,等顧寶珠來了問她話。

“娘……”顧寶珠站在炕邊,看著燈火下,眉眼祥和的顧母,終究是有些心虛:“您答應二哥了嗎?”

“我不答應還能咋辦?你大哥都給你們說話了。”顧母將線打一個結,用剪刀給剪斷,看見被樹枝勾破的裙擺縫好了,這才抬頭看著顧寶珠:“你想好了?”

顧寶珠絞擰著手指,點了點頭。

“也罷,兒孫自有兒孫福。”顧母把裙子折疊起來,放在一旁,醜話說在前頭:“景雲說他如今羽翼豐滿,左膀右臂,都是自己的人,無須從大臣家納妃穩固地位,不會有三宮六院。

但是娘要告訴你,當下話,隻能當下聽,不能用作一輩子的承諾。

歲月還很長,人還在往前走,眼界,胸懷都會改變,將來是什麽樣子,誰也說不準。能不能抓住他,讓他一輩子這樣對你,就得看你的本事。”

“我同景雲說,倘若他以後要納妃,你若不能忍受,不願意再留在他的身邊,準許你大哥將你接回府。”

這樣的場景是顧母不願意看到的,就怕因為顧寶珠的原因,導致關係惡劣,反目成仇。

姬朔說了很多話,顧母心裏依舊是害怕的,畢竟他是天子,將來要動顧家該怎麽辦?

她最後被姬朔一句話打動:“母親,我如今的地位,是大哥為我鋪墊。他如今是首輔,掌吏部,朝中無人敢得罪他,忌憚他,勝過忌憚我。

大嫂開設的慈善會,惠民醫館,在民間聲望很高,尤其她全麵壟斷軍隊的藥材供給。

固守邊防的是戚廣大將軍,他是大嫂的人。我可用的趙國公府,如今出息的隻有趙巍,他如今還欠著大嫂承諾,而唐暖一心向著大嫂……這種情況之下,比起我對顧家動刀,還沒有大哥攆我下台快。”

“您心中所想,也是困擾過我的問題。我不能保證今後會否始終心意如一,但是今朝招惹了珠珠,將來我願意承受負了她的代價。”

顧寶珠心裏突然變得難受,撲進了顧母的懷裏:“娘,我是不是很自私?”

“一個巴掌拍不響。”顧母摟住顧寶珠,心裏也有點酸澀,明明之前還是一個小丫頭片子,轉眼間就要嫁人了,“你倆好好兒的,若是你的問題,娘不許你大哥幫你。若是景雲的問題,想回家就給你大哥送口信,他把你接回來。”

顧寶珠眼底的淚水滾落下來,緊緊的抱著顧母,心意堅定道:“娘親,這是我選的路,即使前路阻礙重重,我也會排除萬難,絕不會回頭,給咱家添亂。”聞不問十幾年,難道不是舍棄了嗎?莫非還有別的隱情?蘇晚半點都不懷疑惠仁的話,因為她穿到書裏,本身就是光怪陸離的事。抱著長木匣子走出禪房,蘇老夫人派來的人正好到門口。“大小姐,老夫人尋您過去。”“嗯。”蘇晚神遊天外,去往蘇老夫人的寮房。蘇晚到得門口時,惠明住持正好出來,蘇晚行一個佛禮,擦肩而過時,惠明忽然又看了她一眼,慈悲目光掠過她懷裏的長木匣子。蘇晚心往下墜了墜,斂去思緒,走到蘇老夫人身邊,看她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