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什麼節奏

”林楓狠狠的吞了下口水,麻痹,火氣直竄。一雙眼睛明麵是看著桌子的茶,其實那眼像賊眼一樣繞過茶盯著麗子的黑子。在林楓觀賞這個子的時候,這個麗的子下一刻的作讓林楓目瞪口呆。“老公,我好累。”麗子聲道,直接坐在了林楓臥鋪的邊緣。一瞬間,林楓石化了,徹底的石化了。“靠,這是天掉艷遇的節奏嗎?”林楓很想揍自己一拳,看看這到底是不是真的。“老公,我累了,我想抱抱睡覺。”麗子嫵的一笑,一小之間迷人無,忽然趴在了...第1章什麼節奏

“乘客們,注意了,南嶺開往州的k0001列車開了……請乘客們管理好自己的行李和品。書趣樓()進本站。”

南嶺市火車站候車大廳之想起了列車員悅耳優雅的聲音。

“,人真,看來這次我一人了。”九號車廂裡麵一個下鋪躺著一名青年男子,男子著整個車廂,車廂裡麵他一人而已,靜悄悄的。

男子名為林楓,乃是一名畢業一年的大學生,雖然說已經畢業一年了,可是林楓這一年來的時間投了許多簡歷,這些簡歷無一例外都石沉大海,隻能做苦力當保安了。

因此林楓過的有點小鬱悶。

而偏偏這個時候大學同學來電,在州市舉辦同學聚會,其名曰聯絡,林楓本不想去,畢竟混的不咋的。

隻是想到有些東西無法割捨掉,林楓還是去了。

“烏,鴕鳥。”林楓自語道,這個班級之有他生活著四年的兄弟,烏和鴕鳥是大學之的倆個鐵桿。

畢業後各奔東西了。

想到這裡,林楓的影躺在臥鋪,在林楓準備睡下去的時候。

遠走來了一名麗的子,穿一雙黑的靴子,黑靴子麵是一雙筆直的大,被黑的蕾包裹著,材凹凸有致,黑的子裹著那的。

穿著一件緋紅的短風,包裹著魔鬼般的材,往是一張驚艷迷人的麵孔,麗的眸子閃爍著人心魄的芒,讓男人難以抗拒。

扭著子來到了林楓的邊。

一神人心脾的香襲來,讓林楓忍俊不,忍不住狠狠的呼吸了下。

“靠,真,有點眼。”林楓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眼前的人很漂亮,生平很見到,同樣有點眼,像是在哪裡見過。

“白富!”此給林楓的第一印象,是白富,雖然穿著的是西裝,可是人家挎著那包,貌似是lv,還有那氣質絕不是一般庸脂俗能相的。

“要是老子哪天能娶如此麗,有氣質的人好了。”林楓狠狠的吞了下口水,麻痹,火氣直竄。

一雙眼睛明麵是看著桌子的茶,其實那眼像賊眼一樣繞過茶盯著麗子的黑子。

在林楓觀賞這個子的時候,這個麗的子下一刻的作讓林楓目瞪口呆。

“老公,我好累。”麗子聲道,直接坐在了林楓臥鋪的邊緣。

一瞬間,林楓石化了,徹底的石化了。

“靠,這是天掉艷遇的節奏嗎?”林楓很想揍自己一拳,看看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老公,我累了,我想抱抱睡覺。”麗子嫵的一笑,一小之間迷人無,忽然趴在了林楓的,將林楓在了下。

“我日。”林楓睜大眼睛,幾乎零距離的著這個尤。

他那一雙手很不客氣的抱著這的,麻痹,送門來了,是個男人還拒絕的話,那隻能證明他傳宗接代的能力弱。

毫無疑問,林楓這方麵算是很強勢的。

林楓翻起來將這麗子放在了下,不等他主出手,這麗的子已經主出擊,倆人很快激吻在一起。

林楓幾乎是忘的沉醉其。

在倆人在這裡激的時候,倆名穿黑的男子走了過來。

其一名男子留著寸頭,臉沉一片,他著車廂,臉越來越沉道:“混賬,逃走了!”

“龍木先生,息怒,這貝雪茵跑不遠。”另一名穿黑的男子冷笑著道:“而且我們已經得到那歡喜佛舍利了。”

“是因為我們已經得到歡喜佛舍利,所以要選擇滅口,一旦此事泄,我們誰也離不開華夏,即便離開華夏也難逃追殺。”龍木先生臉沉的道,他的目忽然淩厲的掃視著正在激吻的林楓和麗子。

“龍木先生,這?”黑男子也盯著正在激吻的男。

“沒事。”龍木先生總覺到那子有點悉,隻是想想這事有點不可能,畢竟這子的份非同尋常,怎麼能隨便找個男人。

“既然如此,我們繼續尋找。”黑男子淡淡的道。

當即龍木先生和黑男子轉離去了。

倆人離去不久,林楓的那一雙手越來越不老實,直接抓住了這子的子,隻是在林楓抓住這子子的時候,他覺到自己的舌頭一陣疼痛。

傲天狂尊林楓直的大,被黑的蕾包裹著,材凹凸有致,黑的子裹著那的。穿著一件緋紅的短風,包裹著魔鬼般的材,往是一張驚艷迷人的麵孔,麗的眸子閃爍著人心魄的芒,讓男人難以抗拒。扭著子來到了林楓的邊。一神人心脾的香襲來,讓林楓忍俊不,忍不住狠狠的呼吸了下。“靠,真,有點眼。”林楓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眼前的人很漂亮,生平很見到,同樣有點眼,像是在哪裡見過。“白富!”此給林楓的第一印象,是白富,雖然穿著的是西裝,可是人家挎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