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要變強!

得!”一名守衛擋住他的去路,冰冷開口!李龍興連忙道,“我不是乞丐,我要見你家姐柳嫣然……”守衛目掃過李龍興,一髒兮兮的布長衫,散發陣陣惡臭,配上那張“無人不識君”的臉,還好意思自己不是乞丐?“立刻給我滾,否則,休怪老子對你不客氣了!”守衛厭惡的皺眉,將李龍興推開。想起重傷垂危的東叔,李龍興繞過守衛,直接往裏衝。“臭乞丐,你給我站住!”在守衛的一路追擊下,李龍興終於功衝到了莊園的正廳前。廳竹聲聲,鶯...“這是我如今唯一的希了!”

李龍興站在一座氣勢恢宏的莊園前,喃喃低語。

他是大名鼎鼎的“乞丐爺”,整個清雲鎮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和他相依為命的東叔,今突然病加重。

走投無路,隻好來找未婚妻柳嫣然借些銀元。

猶豫片刻,李龍興著頭皮衝了進去。

“站住,這是柳家的避暑山莊,乞丐和狗不得!”

一名守衛擋住他的去路,冰冷開口!

李龍興連忙道,“我不是乞丐,我要見你家姐柳嫣然……”

守衛目掃過李龍興,一髒兮兮的布長衫,散發陣陣惡臭,配上那張“無人不識君”的臉,還好意思自己不是乞丐?

“立刻給我滾,否則,休怪老子對你不客氣了!”守衛厭惡的皺眉,將李龍興推開。

想起重傷垂危的東叔,李龍興繞過守衛,直接往裏衝。

“臭乞丐,你給我站住!”

在守衛的一路追擊下,李龍興終於功衝到了莊園的正廳前。

廳竹聲聲,鶯歌燕舞。

砰!

李龍興猛地撞開大門。

整個大廳,瞬間一片死寂。

所有人,全部神愕然了過來。

李龍興目一掃,眸中希翼陡然熄滅,取而代之的是無窮怒火。

隻見廳案幾橫呈,擺滿了山珍海味,玉釀瓊漿。

一隊舞娘嚇得退到了兩旁!

李龍興雙目赤紅,死死盯著坐在上首的一男一!

男的劍眉星目,英武非凡。

的千百,傾國傾城。

此刻他們正如膠似漆的摟在一起。

子的長已經被高高到了膝蓋……

彷彿幹柴烈火,一點就著。

若非李龍興貿然闖,這兩人恐怕已經按捺不住,要開始管鮑之了。

“柳嫣然,你這賤人……”李龍興瞳孔充,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

自己的未婚妻,此刻居然被人抱在懷裏,恣意玩。

哪個男人得了?

“嫣然,那子是誰?”柳嫣然旁的陌生男子眉頭一皺,不悅開口。

柳嫣然麵一變,喃喃道,“不過是鎮上的一個臭乞丐罷了,三皇子,不用理他……”

李龍興心中一痛,咬牙切齒的吼道,“柳嫣然,老子怎麽也是你的未婚夫,你就算不要臉的去人,也得先和我解除婚約才行吧?”

“哼,休要在這胡八道,我早已和你沒什麽關係了。”

“立刻給我滾,否則,休怪我不念舊!”

柳嫣然氣極,手指著李龍興尖聲咆哮。

好不容易纔勾搭上位高權重的三皇子,怎能讓這廢壞了好事?

正要命人將李龍興打出去。

三皇子突然一把拉起柳嫣然,竟擁著的細腰,耀武揚威的來到李龍興麵前。

眸中帶著戲膩和不屑,“你就是嫣然的那個廢未婚夫?”

“拿開你的髒手。”李龍興大吼一聲。

“哈哈,怎麽?不服氣?想打我?”三皇子如同君臨下的帝王,冷傲一笑。

李龍興直接一掌扇去。

“放肆,敢對三皇子無禮!”

嘭的一聲,李龍興眼前芒閃爍,整個人已經像是稻草人般飛了出去。

“哈哈哈哈……”三皇子放聲狂笑。

笑畢,他居高臨下的俯視李龍興,聲音冷得像冰渣,“知道嗎?在本皇子眼中,你連狗都不如,本皇子要殺你,簡直比死一隻螞蟻還要容易!”

完,他摟著柳嫣然,轉返回坐席!

“狗東西,老子和你拚了!”李龍興掙紮著起,就要衝上前去。

“冥頑不靈,真是找死!”

三皇子的護衛再次上前,對著李龍興拳打腳踢。

很快,李龍興便奄奄一息的躺在了地上,七竅飆,生死未卜!

他上的衫悉數碎,出掛在脖子上的一塊玉佩。

玉佩暗黃,但卻雕刻著無數古老而深奧的奇異紋路,形了一尊古鼎模樣。

鮮汩汩從口中溢位,逐漸將玉佩染紅……

隨著鮮滲,一縷縷眼難見的金芒,突然從玉佩上的古鼎圖案湧現,緩緩融了李龍興。

李龍興腦子轟的一聲……

“別讓這臭乞丐死在本皇子麵前,晦氣!”

見李龍興一不,三皇子揮揮手。

護衛見狀,直接拖著李龍興的一條就往外走!

著趾高氣揚的三皇子,李龍興恨意滔。

還有三皇子旁鳥依人的柳嫣然,徹底心寒!

“三皇子,柳嫣然,你們這對狗男,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嘶吼中,李龍興像是死狗般被扔了出去。

他頭一歪,瞬間昏厥過去……

彷彿神魂出竅。

再次現,已經於一個巨大的混沌世界。

灰濛濛的空,滄桑厚重。

極目遠瞭,前方滾滾翻騰的灰霧中,聳立著一尊好似齊高的龐大鼎爐。

三足兩耳,氣勢磅礴。

青銅的鼎,刻滿了無數古樸的細符文。

《源史冊》有載:“唯德者,方得鼎,桀無德,鼎易商,商暴,遷於周……”。

自荒古至今,鼎在源大陸就是份、地位、財富的象征,人們用它敬以香火,以乘地之靈氣,佑其生活,昌其基業,旺其家族。

李龍興雖命運多悖,十歲之前卻在炎帝城到了良好的教育,看到這尊青銅的地大鼎,腦海中立刻冒出諸般念頭!

“嘎嘎,沒想到時隔數十萬年,本尊終於再次嚐到了新鮮的味道……”

這時,一聲狂笑突然打斷了李龍興的遐想。

“誰在話?”他悚然一驚,抬頭循聲向那尊大鼎。

聲音正是從鼎爐傳出的。

“你還沒資格知曉本尊的名字,既然你將我喚醒,那本尊可答應你一個要求,吧,想要什麽?”聲音古樸滄桑,環繞四周,像是從四麵八方傳來。

李龍興想了想,試探著問了一句,“是不是什麽要求都行?”

“對,什麽都行!”

李龍興毫不猶豫道,“我要變強,你能幫我嗎?”

自從被家族無驅趕到這清雲鎮,李龍興就盡屈辱。

他無時無刻不著變強!

再加之今當眾被綠,李龍興變強的念頭,已經到了無法抑製的地步。

唯有變強,方能找回失去的尊嚴。

唯有變強,才能讓那對狗男到嚴懲。便奄奄一息的躺在了地上,七竅飆,生死未卜!他上的衫悉數碎,出掛在脖子上的一塊玉佩。玉佩暗黃,但卻雕刻著無數古老而深奧的奇異紋路,形了一尊古鼎模樣。鮮汩汩從口中溢位,逐漸將玉佩染紅……隨著鮮滲,一縷縷眼難見的金芒,突然從玉佩上的古鼎圖案湧現,緩緩融了李龍興。李龍興腦子轟的一聲……“別讓這臭乞丐死在本皇子麵前,晦氣!”見李龍興一不,三皇子揮揮手。護衛見狀,直接拖著李龍興的一條就往外走!著趾高氣揚的三皇...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