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冰冷囚籠

坐在窗邊,過窗子,視線落在鳥籠一襲嫁的婉月上。“王爺,計劃失敗了。”說話之人跪在地上,等待主子的責罰。“退下吧。”一道磁冰冷的聲音,昭示著此人的無,隻見黑男子揮了揮手,示意暗衛退下。而暗衛則是一愣,他在林婉月上種下毒,沒想到這人沒死竟然活到了現在。計劃失敗,暗衛早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卻不曾想到撿回了一條命。“多謝王爺。”形一閃,暗衛消失在屋。食指輕敲著桌案,發出咚咚的響聲。黑男子的視線一直盯著婉月...東皇國都,煙月樓。

林婉月靜靜地趴在冰冷的地麵上,有些恍惚地看著眼前陌生的一切。

嘶!一陣撕心裂肺的頭疼,忽然腦海中混沌不堪影像開始織重疊,擡起手著有些脹痛的頭,但雙手之間卻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

循著鐵鏈看去,一大紅的嫁尤爲顯眼,咦?古代嫁孃的裳怎會穿在上?

而且,更稽的是,的四周,一鐵柱圍一個圓圈,將包圍,仿似籠中鳥,任人逗弄。

“各位大爺,別慢慢來。”

此時,做作的聲音傳進衆人耳中,鳥籠前,一個老人甩著手中帕,口氣就似那青樓老鴇般。

“忠義侯二小姐價位不低呢,大爺別心急啊。”

高臺上,巨大的鳥籠呈現在衆人眼前,而高臺下,一雙雙猥瑣的眼睛盯著鳥籠之中的婉月,甚有一副將鳥籠中的人吃幹抹淨的勢頭。

當婉月聽到忠義侯二小姐幾個字之時,一幕幕殘缺的片段瞬間浮現在眼前。

畫麵流轉,婉月明白了一切。嗬嗬,的份真多,忠義侯二小姐,三王妃,現今卻是在花樓。

婉月眼底的笑意越發濃烈,既然本尊已死,佔據了這,從此以後就是林婉月。

“這小娘子,長的倒是標緻的很呢,今晚陪大爺樂嗬樂嗬,哈哈!”

男人大笑聲未落,臺下便是一陣鬨笑。

婉月皺了皺眉頭,聞聲去,前站著一穿華服的猥瑣男子。

此時男子正一臉相地朝高臺走去,沒有人阻攔,也沒有人敢上前手,看來這男子在這地方也是一個價不低的角。

“小娘子,來喝杯酒驚。”

隔著鳥籠,婉月看著眼前令人噁心的男人,秀眉微皺。不過,婉月還是出白皙的玉手接過男子手中的酒杯,仰頭一飲而盡,隻是,婉月在接酒的同時不留痕跡的了下男子的袖。

“恩?“就在婉月喝下這杯酒的同時,突然覺自己有好幾晦的氣息在四遊。

以婉月前世一毒走天下的本事,瞬間就察覺到這些氣息是劇毒作祟。

想不到這一副瘦弱不堪的子,生前得罪不人啊,小小的竟然一次中了四種毒藥!這到底是爲何?

“小娘子好酒量,來人滿上。”

男子毫沒有察覺到任何變化,隻是臉龐卻顯的越發紅潤,或許在旁人看來這男子早已慾大發。

激之下,男子越發的想要把鳥籠裡的婉月搞到手,好像隻要能讓在自己懷裡一番,是目前最爲要的事,男子雙眼紅著野般的沉沉低吼。

又是一杯酒送到婉月麵前,滿滿的一杯白酒散發著香醇的氣息。明知男子不懷好意,但婉月還是接過男子送到眼前的第二杯酒,再一次仰頭喝下。

“滿上——。”

來來回回,男子已經數不清命令下人倒滿多杯酒,地上空著的酒瓶滾落到一邊,可眼前這人依舊穩穩地站著,要知道這可是煙月樓最昂貴的也是最烈的酒。

“不錯,難得一品的佳釀。”

嚶嚀的話語幾分讚之意,婉月拿著空酒杯一魅的笑容讓衆人看的愣住了“這位大爺真是慷慨,隻是月兒還沒喝夠?”

“老鴇子,把你們家的花釀全拿出來,大爺我全送給婉月姑娘。”

一聲狂的聲音傳遍整個大廳,男人大手一揮數十張銀票散落在老鴇的上。

“好嘞,快給婉月姑娘上酒。”

老鴇見著漫天散落的銀票,兩眼直冒。隻聽老鴇話落,便看到公們端著七尊青花瓷的酒瓶來到高臺前,將花釀放在婉月眼前。

“大爺對月兒真好。”

一抹魅的笑意卻是濃濃的嘲諷和殺意,不再理會眼前愣住的華服男子,婉月拿起一尊花釀回躺在了鳥籠的躺椅上。

一襲紅妖嬈,本是清秀絕的臉龐此刻卻著讓人難以抵抗的魅,衆人看著鳥籠之的人喝酒得的作,就好似欣賞著一幅畫一樣,讓人心滿意足。

就連婉月自己都不知道,此時的還是那個前世殺伐果斷、事不驚的一代殺手,隻不過骨子裡卻似乎多了些別的什麼。

“噗通”

剛纔調戲婉月的華富男子突然暈倒在地上,臉漸漸的變死灰。

“哈哈,如此酒量”四周傳來一陣鬨笑,衆人均以爲該男子喝醉暈倒,隻有婉月知道,這男子早已死的不能再死。

就在剛纔婉月接酒的時候,不經意的了下這男子,隻不過當時婉月上並沒有任何的毒藥,完全是靠自己前世的經驗,將那沸騰的毒藥出毫,如此也夠毒死一頭大象,何況是這個一副酒之徒。

又一杯酒下肚,婉月如同貓兒一般慵懶而魅,好像死人對來說並沒有毫的影響,隻是眼睛不經意的朝著二樓瞟了下,角出淡淡的冷意。

“恩??”

此時的二樓,一襲黑男子坐在窗邊,過窗子,視線落在鳥籠一襲嫁的婉月上。

“王爺,計劃失敗了。”

說話之人跪在地上,等待主子的責罰。

“退下吧。”

一道磁冰冷的聲音,昭示著此人的無,隻見黑男子揮了揮手,示意暗衛退下。

而暗衛則是一愣,他在林婉月上種下毒,沒想到這人沒死竟然活到了現在。計劃失敗,暗衛早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卻不曾想到撿回了一條命。

“多謝王爺。”

形一閃,暗衛消失在屋。

食指輕敲著桌案,發出咚咚的響聲。黑男子的視線一直盯著婉月,似乎想從這人上找到什麼答案。

“有意思。”

一抹邪魅的笑意浮現在角,男子一雙銳利的雙眼半瞇著,似乎尋到了有趣的獵一般。“林婉月。”然腦海中混沌不堪影像開始織重疊,擡起手著有些脹痛的頭,但雙手之間卻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循著鐵鏈看去,一大紅的嫁尤爲顯眼,咦?古代嫁孃的裳怎會穿在上?而且,更稽的是,的四周,一鐵柱圍一個圓圈,將包圍,仿似籠中鳥,任人逗弄。“各位大爺,別慢慢來。”此時,做作的聲音傳進衆人耳中,鳥籠前,一個老人甩著手中帕,口氣就似那青樓老鴇般。“忠義侯二小姐價位不低呢,大爺別心急啊。”高臺上,巨大的鳥籠呈現在衆人眼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