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封家晚宴

的樣子,也不知道是擺給誰看,簡直就是純小白蓮一枚。“還有,你怎麽跟他們一家來的?”溫蕊纖細白的手指撥了撥額前的幾縷發,漫不經心的說:“今天這種場合,我們要是分開來,外麵人會怎麽想?”“你管他們怎麽想,何必委屈了自己?”溫蕊笑笑不說話,父母還在世的時候,他們一家就跟大伯父家不甚親近,隻維持著表麵上的和睦。如今父母不在了,他們之間就好像更沒什麽分可言了。但公司畢竟是父親多年來的心,不能讓溫氏的名譽有損...江城,海宴豪華酒店。

富麗堂皇的宴會廳裏,燈火輝煌,觥籌錯。

天花板上水晶的大宮燈吊在頭頂,燈上微微的流蘇配合著閃的發的地板輕輕搖晃,舒緩悠揚的音樂在諾大的大廳裏緩緩響起,飄散在喧嘩的人群中。

溫蕊抬起那雙漂亮的眸快速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幾乎都是江城政商界的名流,目所及之的男男都是西裝革履,香鬢影。

跟大伯父一家分開後,找到閨喬若煙的位置,不不慢的走了過去。

“蕊蕊寶貝兒,你怎麽才來?宴會就要開始了。”喬若煙一雙細長的眼微微上挑,詢問著邊的溫蕊。

一頭金大波浪卷隨意的披在肩上,上張揚的酒紅抹及踝晚禮襯的更加豔,活就是一個妖,半點不失娛樂圈第一人的名頭。

溫蕊無奈攤手:“溫依依換服花了點時間。”

“有什麽好換的?再怎麽打扮都是一副白蓮花的樣子。”喬若煙翻了個白眼,一向看不慣溫依依那做作的樣子。

拍戲的時候整天不是裝弱,就是一副弱不風的樣子,也不知道是擺給誰看,簡直就是純小白蓮一枚。

“還有,你怎麽跟他們一家來的?”

溫蕊纖細白的手指撥了撥額前的幾縷發,漫不經心的說:“今天這種場合,我們要是分開來,外麵人會怎麽想?”

“你管他們怎麽想,何必委屈了自己?”

溫蕊笑笑不說話,父母還在世的時候,他們一家就跟大伯父家不甚親近,隻維持著表麵上的和睦。如今父母不在了,他們之間就好像更沒什麽分可言了。

但公司畢竟是父親多年來的心,不能讓溫氏的名譽有損,是以麵子上的功夫還是得做。

貴賓室裏

“逸辰,帝都那位貴客安排好了嗎?”封老爺子端正的坐在紅木椅上,抿了一小口茶。

“爺爺放心,都安排好了。池總說那位貴客喜靜,我安排在了二樓包廂裏,保證沒有人能打擾到。”

“對了,爺爺,那位貴客怎麽突然來了江城?”封逸辰頓了頓,還是問出了心中的疑。

“聽說是來分公司視察工作,順便跟池總談一個合作。”封老爺子笑著自己的胡須,不難看出他的好心。

謝家二爺在京都是出了名的低調清貴,很參加這種聚會,今天能來他的壽宴,恐怕也是看在池總的麵子上。

**

宴會正式開始之後,司儀說完開場白,便把主場給了封老爺子。

“謝各位在百忙之中,能夠空參加我封某人的壽宴,希接下來大家度過一個好愉快的夜晚,謝謝大家!”

封老爺子雖已到古稀之年,子骨卻依舊朗,聲音渾厚有力,一雙深陷的眼睛裏著明。

“爺爺,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這是孫兒給您的壽禮,特意求普惠大師開了的佛珠,您看看可還合心意?”封逸辰形拔修長,穿著一黑的名牌西裝,整個人宇軒昂。名譽有損,是以麵子上的功夫還是得做。貴賓室裏“逸辰,帝都那位貴客安排好了嗎?”封老爺子端正的坐在紅木椅上,抿了一小口茶。“爺爺放心,都安排好了。池總說那位貴客喜靜,我安排在了二樓包廂裏,保證沒有人能打擾到。”“對了,爺爺,那位貴客怎麽突然來了江城?”封逸辰頓了頓,還是問出了心中的疑。“聽說是來分公司視察工作,順便跟池總談一個合作。”封老爺子笑著自己的胡須,不難看出他的好心。謝家二爺在京都是出了名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