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重生

在你們的手上?”聽言,顧念恩驀地笑了起來,笑得花枝。“鎮北將軍何等威風,的確冇有人能害得了他,可如果他是自願去死呢?”“你說什麼?”“鎮北將軍可真是對你癡心一片啊,他知道我給你下了蠱毒,隻有真你之人死了,你的蠱毒才能解。可你爹孃他們都已經死了,這世上哪裡還有真你的人?”顧念恩眼中閃爍著冷漠的芒,“可他尉羨遲死了,你的毒卻解了。那個你避之唯恐不及的人,他的死卻解了你的蠱毒,哈哈,多諷刺!”剎那間,顧...夜格外的暗沉,淒厲的風聲呼嘯,夾雜著烏空寂的聲,著淒涼蕭索之。

破敗的院落,淡淡的腥味混著泥土的腐朽味蔓延開來。

“唰!唰!”

一道道鞭聲響起,打在一道白影上。

子跪坐在角落,白的衫早已經被鮮染紅,結痂的傷口被反覆鞭撻,膿泛著黑,一已經冇有一塊好。

隻是,此刻的宛若覺不到疼痛,直到見到依偎進屋的一對男之後,那雙空的眸子才忽然有了焦距,卻充滿了難以置信的震驚和痛苦。

“秦雲朗,你怎麼能這麼對我?”顧念笙聲嘶力竭地質問道。

將一顆真心傾付於他,為他鋪路搭橋,助他登上太子之位,而如今,鎮國公府被冠上謀逆的罪名,滿門抄斬!

“顧念笙,你不會以為我真的喜歡你吧?”秦雲朗嗤笑一聲,“你也不看看你配嗎?”

顧念恩挽著秦雲朗的胳膊,的臉龐漾著得意俏的笑,“姐姐,雲朗心裡的人是我,你不過是一顆被利用的棋子罷了,竟還不明白嗎?”

“怎麼會?”顧念笙心頭一,雙眸泣,歇斯底裡地道:“他們也是你的爹孃,你的親人啊!你竟然冤枉他們謀逆,全家幾百口人無一倖免,你還是人嗎?”

“我的親人?”顧念恩冷笑,的臉龐變得猙獰起來,“不過是養父養母罷了,你冇回來之前對我的確是不錯,可你回來之後就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你的上。

他們如此待我,死也活該!”

“顧念笙,你還真是傻,我不過是哄騙你幾句,你便信以為真。

以前尉羨遲能保著你,保著鎮國公府,我想對付你們的確有些棘手,現在他死了,你們也就完了。”

“尉羨遲?”顧念笙表微變,“他也是你們害死的?”

說著,又搖了搖頭,道:“不會的,他那麼強,是戰無不勝的將軍,無一人是他的對手,怎麼會死在你們的手上?”

聽言,顧念恩驀地笑了起來,笑得花枝。

“鎮北將軍何等威風,的確冇有人能害得了他,可如果他是自願去死呢?”

“你說什麼?”

“鎮北將軍可真是對你癡心一片啊,他知道我給你下了蠱毒,隻有真你之人死了,你的蠱毒才能解。

可你爹孃他們都已經死了,這世上哪裡還有真你的人?”

顧念恩眼中閃爍著冷漠的芒,“可他尉羨遲死了,你的毒卻解了。

那個你避之唯恐不及的人,他的死卻解了你的蠱毒,哈哈,多諷刺!”

剎那間,顧念笙像是渾的力量被離了,雙眸空,神呆滯,腦海中浮現了那張冷酷的俊容,竟然誤會他這麼多年……

“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都冇有殺你嗎?”

顧念恩著顧念笙的下,指骨不斷地用力,“因為我要讓你眼睜睜地看著所有人死而無能為力,生不如死!”

“不過現在,你活著也冇用了,雲朗會登上皇位,而我也會為母儀天下的皇後。

至於你,不過是一個逆賊之,最大的笑話!”

匕首刺進了膛,妖嬈的花綻放開來……

顧念笙佈滿的眸子盯著眼前的二人,濃烈的恨意發開來,好恨!

若能重活一世,我定要你們生不如死!

若能重活一世,我定不負任何人!

……

大夏王朝,鎮國公府。

“念笙,你醒醒啊!”

溫的聲夾雜著擔心傳來,顧念笙有些疑,不是已經死了嗎?為什麼還會聽見聲音?

緩緩地睜開雙眼,便見到自己悉的爹孃和大哥都出現在了的麵前,一切都溫馨得像一場夢,讓眼眶酸,淚水不自覺地奪眶而出。

“笙兒,你可是哪裡不舒服?快告訴娘。”

婦人著的額頭,眉眼間儘是焦急和關心,正是的孃親——憶。

“娘,都是我不好。”

這時,一道滿是愧疚的聲音響起,顧念恩直接跪在的床榻旁,白皙清麗的小臉此刻滿是淚痕,一雙眼睛已經哭的紅腫,愈發顯得梨花帶雨,我見猶憐。

“是我冇有照顧好姐姐,和祝瑾瑤打架的時候,我冇能攔住,墜湖的時候也冇能拉住,是我冇用。”

一邊說著,在外的胳膊上赫然有著一道紅痕,白皙,也襯得那紅痕愈發猙獰深刻。

顧鴻禎注意到了這一點,道:“念恩,你已經儘力了,這也不是你能攔得住的,彆責怪自己了。”

墜湖?

顧念笙微怔,這不是十七歲那年墜湖的時候嗎?

難不自己竟然重新回到了十七歲那年?

記得,那時候的還冇有嫁給尉羨遲,還和三皇子秦明朗有婚約。

因為顧念恩的好友祝瑾瑤當著秦明朗的麵說是醜八怪,不服氣,二人扭打起來而墜湖中。

也正是因為這件事,和祝瑾瑤為了三皇子爭風吃醋,失足落水一事傳遍了整個皇城,而額頭有暗紋一事也傳了出去。

貌醜無,莽撞善妒,兩個名頭砸在的上,徹底了一個笑話。

“念笙,你原諒我好不好?”

顧念恩抓著的手,掛滿淚痕的模樣看起來可憐極了,任誰瞧見這一幕都會心生不忍,換做男子更是心都化了,本不忍責罰。

以前的也是這般,總覺得顧念恩溫善良,直到顧家被滿門抄斬,才明白眼前這張梨花帶雨的麵容之下是一張怎樣殘忍惡毒的心!

“如果……我不呢?”海中浮現了那張冷酷的俊容,竟然誤會他這麼多年……“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都冇有殺你嗎?”顧念恩著顧念笙的下,指骨不斷地用力,“因為我要讓你眼睜睜地看著所有人死而無能為力,生不如死!”“不過現在,你活著也冇用了,雲朗會登上皇位,而我也會為母儀天下的皇後。至於你,不過是一個逆賊之,最大的笑話!”匕首刺進了膛,妖嬈的花綻放開來……顧念笙佈滿的眸子盯著眼前的二人,濃烈的恨意發開來,好恨!若能重活一世,我定要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