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劇本不對

畢竟剛突破,哪有那麼快上升到前二十,除非戰勝泰姆之後,還有戲。」「……」這時候的同學們,已經各自議論了起來,每個人眼中都流出興、崇拜、激、的神態。哪怕那些生,這時候也不例外。整個班級,唯一例外的便是方平。這時候的方平,滿腦子漿糊,滿臉的茫然,整個人都傻了。啥況?大家說的話他都聽懂了,每個字寫出來他也肯定認識。可為什麼串聯到一起,他完全聽不懂?馬宗師是誰?企鵝集團他當然知道,08年的時候,企鵝集團已...2008年,4月5日。

週六。

城一中,高三(4)班教室。

方平花了半小時,總算確定了一件事,不是做夢,不是拍戲——廢話,拍戲能讓自己那些同學返老還,這劇組可以上天了!

等確定了重生的事實,方平小小的忐忑片刻,接著便坦然接了。

作為新世紀的五毒青年,誰還沒點重生的經驗?

就算自己沒重生,網上一大把,看看就知道,這是矮矬窮逆襲高富帥的至高法寶!

再說了,自己要錢沒錢,要妞沒妞,重生了什麼都不幹還能多活一些年,怎麼算都不虧。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鈴響,悉中帶些陌生的老師,是拖了好幾分鐘堂纔不捨的離去。

至於老師臨走時最後說的那句話,方平就當自己聽岔了。

「武科報名,下個星期開始了,有想法的同學做好準備。」

方平沒當回事,他聽了「文科」報名,高考都是提前報名的,不過一般都由學校代勞,沒必要再提醒才對。

關鍵的關鍵,高三(4)班是理科班,和文科無關吧?

不過有了重生的事,方平哪還在意這點芝麻綠豆的小事。

這當前,方平想的是拳打傑克馬,腳踢馬華騰才對。

儘管08年這個時間段有些晚了,可重生者不幹點出人預料的事,能重生者?

又或者不從商,改從政?

方平心裡暗暗盤算,也沒心思和四周的同學閑聊。

這些小年輕,哪能想象到自己腦海中的雄偉目標,從今天起,咱們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正當方平為自己的未來謀劃添磚加瓦之際,前排那個長的五大三的楊建同學,忽然轉頭問道:「方平,陳凡,你們報不報名?」

方平對楊建印象可謂深刻,倒不是楊建帥破天際。

關鍵在於,大學畢業後,方平他們高中同學聚會,剛畢業的楊建,居然養了一臉的絡腮鬍子,差點讓方平以為楊建他爸也來參加同學會了。

打那以後,方平就沒忘記過這位絡腮鬍子同學,特徵太明顯。

心裡想著事,方平一時間也沒想著接話。

方平同桌,被班上同學戲稱為「平凡二人組」員之一的陳凡,這時候則是搖頭道:「我不報名了,浪費錢而已。

報個名就要一萬,指定考不上,有這麼多錢,大學一年生活費加學費都差不多夠了。」

楊建有些唏噓道:「也是,可總有些不甘心,不試試,就怕後悔一輩子。」

楊建的同桌,也是個男生,名字方平有些模糊了,此時也轉頭加討論,臉黯然道:「這是咱們唯一一次鯉魚躍龍門的機會,可惜,跟我們無關。」

三人又是唏噓,又是憾,聽的方平滿頭霧水,莫名其妙。

報名?

剛剛老師說的「文科」報名?

報名費就要一萬?

這可是08年,要是沒記錯,城這時候的市區房價也才4000一平左右,考試報名要這麼多錢?

這幾個傢夥沒說錯吧?

又或者被人騙了?

方平剛想話問問,同桌陳凡扶了扶眼鏡,臉堅毅道:「就算不考武科,考文科,也不一定一輩子無法出人頭地!

社會上也有武道培訓班,等我們畢業了,掙了錢,到時候也可以進修。

就算不如武科生,起碼還有希!」

這話一出,楊建的同桌也麵激道:「不錯,考個文科名校,畢業了出來,工資待遇也不會低!」

「我還是想試試……」楊建有些猶豫,他家境還算不錯,加上健壯,不試試不甘心。

對於楊建想要嘗試的話語,陳凡二人也沒阻止,儘管希渺茫,可機會就在眼前,總有人不甘心。

雖然大家都還年輕,可也明白,這時候勸阻楊建,真要讓楊建錯過了機會,那就結下大仇了。

三人說的火熱,此刻的方平卻是滿臉懵。

什麼況?

嚥了咽口水,方平看了三人一會,沒看到有開玩笑逗趣的意思,這時候方平總算察覺有些不對勁了。

正想問話,結果再次被人搶了話語。

方平他們旁邊的課桌,原本有兩個男生竊竊私語,這時候大概是覺得人了討論不夠味道。

等方平他們這邊安靜下來,旁邊那桌的一個平頭男生就麵帶激,喜不自勝道:「楊建,陳凡,你們昨晚上網看新聞了嗎?」

楊建二人搖了搖頭,高考在即,現在家裡管的都嚴,哪有時間上網。

見二人不知,方平和另一位男生也是茫然,平頭男生頓時笑道:「太可惜了!

昨晚可是出了大新聞!

你們知道嗎?

馬宗師突破八品了!

馬宗師今年還不到40歲,已經是青年一代第一武道強者。

昨天企鵝集團,正式向穀歌亞太區總裁,老牌八品強者泰姆下了挑戰書!」

「什麼?」

「真的假的?」

「馬宗師突破八品了?他不是前幾年才突破七品嗎?」

「不敢置信!」

「張浩,快說說,是公開挑戰,還是私下進行?」

「八品之戰,好想去看,可惜咱們本沒資格去觀戰……」

高三學生,臨近高考,這時候放學還上網的不多,所以昨晚出的訊息,儘管已經引起轟,可班上知道的人卻是不多。

平頭男生,也就是張浩,剛剛說話聲音不小。

等他說完,方平這夥人還沒來得及接話茬,附近聽到的同學都了起來。

而張浩,這時候也到了萬眾矚目的愉悅,滿臉喜道:「是真的!

馬宗師真的突破了,不止我們,全世界誰敢相信他會這麼快突破八品?

所以挑戰書一出,全世界都震驚了!

隻要這次馬宗師戰勝泰姆,企鵝集團就能大舉進軍亞洲各國,為亞洲霸主集團之一!

再過些年,馬宗師一旦突破九品,那企鵝集團就能為世界霸主集團之一了!」

「天,這也太快了,八品宗師境!」

「宗師榜排名更新了嗎?馬宗師這是要殺進前三十啊!」

「去去去,還前三十,要我說,前二十都沒問題。」

「不至於吧,馬宗師畢竟剛突破,哪有那麼快上升到前二十,除非戰勝泰姆之後,還有戲。」

「……」

這時候的同學們,已經各自議論了起來,每個人眼中都流出興、崇拜、激、的神態。

哪怕那些生,這時候也不例外。

整個班級,唯一例外的便是方平。

這時候的方平,滿腦子漿糊,滿臉的茫然,整個人都傻了。

啥況?

大家說的話他都聽懂了,每個字寫出來他也肯定認識。

可為什麼串聯到一起,他完全聽不懂?

馬宗師是誰?

企鵝集團他當然知道,08年的時候,企鵝集團已經是IT業的一霸了。

穀歌他也知道,不知道纔怪了。

剛剛張浩話中的意思是,企鵝和穀歌業務競爭?

可為什麼……為什麼這麼違和!

方平嚨再次鼓了一下,覺得自己有些乾燥的厲害,這劇本,好像有些不對勁啊!道,這是矮矬窮逆襲高富帥的至高法寶!再說了,自己要錢沒錢,要妞沒妞,重生了什麼都不幹還能多活一些年,怎麼算都不虧。好不容易熬到下課鈴響,悉中帶些陌生的老師,是拖了好幾分鐘堂纔不捨的離去。至於老師臨走時最後說的那句話,方平就當自己聽岔了。「武科報名,下個星期開始了,有想法的同學做好準備。」方平沒當回事,他聽了「文科」報名,高考都是提前報名的,不過一般都由學校代勞,沒必要再提醒才對。關鍵的關鍵,高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