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兄弟

鬆了一口氣。頂著寒風、飛雪,兩人再次前進。兩人並沒有走多久,就在之前二人停留的地方,就出現了兩道影。“他們之前在這裡停下了,好險,幸好我們吃東西耽誤了一會。”著地麵上那淩的深深腳印,兩人的臉都是一變。如果不是之前吃東西耽誤了一會,兩人可能就會被發現。“我們放慢速度,等趙燦發訊號!”一夜無話。第二日清晨,天大亮,寒風呼嘯,聲很大,雪更大。紫宸跟趙燦已經站在了一個山頭上。“到了嗎?”趙燦的眼神,變得很...冷風如刀,以大地為砧板,視眾生為魚;萬裡飛雪,以天地為烘爐,煉天地為白銀。

雪將住,風未定。

幽深山穀中,白雪皚皚,兩年踏雪而行。他們年歲不大,約莫十六七,周已布滿白雪。

深穀裡凹凸不平,地麵又有厚厚的積雪,行走十分不便。但兩個年,卻健步如飛,形靈活,猶如水中的魚兒。

“紫宸,你沒有看錯吧?這大冷天的,我們可不要白跑一趟!”其中一位年,在飛馳的過程當中突然開口。

“放心吧趙燦,我親眼所見,不會出錯!”名為紫宸的年,信誓旦旦的道。

“那就好!”趙燦點了點頭。

二人極速向前,越過一個個山穀,雪越下越大。

這個山穀幽深偏遠,在這寒冷的冬季,更是有足跡,萬籟俱靜。

但就在同一日,深穀中竟然又有兩道影飛掠而來。

“嘿嘿,虧紫宸還是外門弟子當中,號稱最小心謹慎的,想不到也會栽在這裡!”

這兩人都穿青,青外裹著一層皮,跟之前二人的打扮,非常相似。

“這就知人知麵不知心,也友不慎!”另外一名年冷冷的一笑。

二人很快消失在雪幕之中。

天將近,夜幕降臨。在前方帶路的紫宸,卻是停了下來。

“到了嗎?”看到紫宸忽然停下,趙燦眼中有芒閃,急切問道。

“沒有,還得再走一日。我們先吃點東西,找個無雪的地方避避,休息一晚,明日再走。”紫宸撣了撣上的積雪,搖搖頭道。

兩人的後,都有包袱,紫宸正從包袱裡拿吃的出來。

“這個紫宸,天寒地凍的,我覺得我們應該早早的前往!”趙燦心不在焉的吃著乾糧,猶豫了片刻之後,終於開口。

“怎麼,你害怕有人來搶?放心吧!這地方很偏僻,就是兇都不一定能夠找到,要不然那株雪參也不會被一隻五級兇占據。”從地上抓了一把乾凈的白雪,塞進裡,徹心骨的涼意讓紫宸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凡是都要小心,這畢竟是五百年的雪參,更應該小心萬一那冰熊突然從沉睡中蘇醒,把雪參給吃了呢?”趙燦擔憂的道。

“這個不太可能吧。”紫宸猶豫了。

這種事雖然發生的幾率很低,但也不排除沒有這個可能。

“好,那走!”

保險起見,紫宸沒有猶豫,就決定趕路,這也讓趙燦鬆了一口氣。

頂著寒風、飛雪,兩人再次前進。

兩人並沒有走多久,就在之前二人停留的地方,就出現了兩道影。

“他們之前在這裡停下了,好險,幸好我們吃東西耽誤了一會。”著地麵上那淩的深深腳印,兩人的臉都是一變。

如果不是之前吃東西耽誤了一會,兩人可能就會被發現。

“我們放慢速度,等趙燦發訊號!”

一夜無話。

第二日清晨,天大亮,寒風呼嘯,聲很大,雪更大。

紫宸跟趙燦已經站在了一個山頭上。

“到了嗎?”趙燦的眼神,變得很是熱切。

“嗯!”紫宸點點頭,眼中也有了一抹激,他用手指了指前方的那個山頭,道:“就在前麵,當日我找尋靈藥之時,無意間發現的,翻過那個山頭,到達山穀之後就到了。”

兩人都是靈武宗的外門弟子,數年來都為了進門而努力。現在一株雪參,就可以讓兩人實力再次突破,進門,學習高深的武技、功法,想盡更多的資源。

對於靈武宗的外門弟子來說,門就是他們的目標。現在自己距離目標,隻有一個山頭,紫宸顯得很激。

“現在把**散拿出來,我們準備出發。”紫宸大聲道:“靈武宗門,我紫宸來了!”

“哈哈,我趙燦也來了!”

趙燦哈哈大笑,向著旁邊的紫宸走來,出手臂,似乎要來一個兄弟間的擁抱。

紫宸大笑,展開雙臂。

一步兩步三步,趙燦走到紫宸麵前,大笑的眼中突然閃過一抹寒,本來要擁抱他的雙手上,卻是湧出了淡淡的白這是真氣。

“蓬!”

異變剎那間發生,紫宸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大力給擊中,整個人就向著後方倒去,跌在了山巔之上,在厚厚的積雪上留下一個人形印記。

趙燦襲的一擊,紫宸瞬間傷。

“噗!”

一口鮮紅的吐出,紫宸的臉變得慘白。

“你!”

紫宸著趙燦,想要說什麼,但在此時,趙燦眼中寒閃爍,閃而上,催真氣,向著紫宸的丹田拍出一掌。

“噗!”

一聲猶如氣破的聲音響起,一真氣在紫宸的丹田與經脈中肆…紫宸的經脈損,丹田被廢。

快,太快了。

快的紫宸本就來不及反應。

趙燦襲之後,又迅速補了一記,就此廢了紫宸,而在此期間,紫宸隻來得及說了一個你字。

紫宸開始大口咳,眼如死灰,苦修了幾年的真氣,就這麼被廢了,他整個人廢了。

而這個廢掉他的人,還是他的朋友、兄弟!

之前一臉狠辣的趙燦,臉上突然有了愧疚,輕聲的道:“紫宸,你也不要怪我。”

“為為什麼?”

紫宸倒在地上,眼中滿是絕與難以置信,他不相信,自己視為兄弟的趙燦,會暗算他。

“因為他想找個靠山,想要在門混的風生水起!”

就在此時,山腰間響起一道聲音。接著,兩道影出現,幾個起落之後,就到了山巔之上。

“你們來的倒早。”看到二人,趙燦冷冷的道。

“嘿嘿,本來想要等訊號的,但在下麵看到你已經出手,所以就上來了。”其中一人嘿嘿一笑。

“靠……山?難道進門還不夠?”紫宸一臉的絕,還有懊悔。他懊悔上趙燦,懊悔跟趙燦是朋友,還一直把他當兄弟。

“當然不夠,門弟子除了資源多外,其他的跟外門弟子幾乎一樣,都有紛爭,都有矛盾。”

趙燦愧疚的眼神,已經變得平靜,淡淡的道:“本來我的目的,就是進門,這是我的目標。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兩年後才能進門,但你的一株雪參,讓我提前了兩年。”

“門有明爭暗鬥,很多弟子都莫名死去,我如果進門,也許要小心謹慎幾年,才能找到一個靠山。但你的雪參對王雄師兄有用,他可以罩著我,所以又節省了我幾年的時間。”

“節省了幾年時間,又不用擔心被人算計,還能安心修煉,這麼巨大的好,隻是換來一個你死。你說,這種利己的好事,我會不答應嗎?”趙燦的眼中,有了一抹獰笑。

紫宸的眼中,滿是痛苦,“雪參是我發現的,是我你來的,你卻反過來害我,我錯信了你。”

“不錯!所以說,在這個世界上,誰都不能相信。有時候親的人都會害你,更何況朋友呢?今日的事就是一個教訓,可惜你永遠不會吸取這個教訓了!”趙燦冷漠說道。

紫宸沒有說話,他的一生都完了,就因為信錯了一個兄弟。

“我們走!”著絕的紫宸,趙燦臉上隻有冷笑。

“走?你就這麼放過他,隻是廢了丹田,這世間可是存在奇遇的。丹田被廢,如果上奇遇,還是可以恢復的。”其中一位年戲謔的道。

“也是,斬草要除!”趙燦又折返了回來,眼中有了森然的殺意。

“趙燦我們是兄弟。”紫宸的心徹底涼了,猶如冰雪一般冷。

“不錯,兄弟就是在有利益的時候,用來出賣的。”趙燦眼中,再無仁慈,隻有森冷的殺意。

“噗!”

冷一閃,一柄短匕刺向紫宸的口,刺穿了心口。殷紅的鮮~從心口流出,打了衫。

紫宸眼睛突然瞪大,一片死灰,呼吸瞬間停止。

生機消散。

趙燦冷漠的拔出短匕,而後一腳把紫宸,從山頭踢了下去。

“走吧!”

用積雪去短匕上的鮮~,趙燦扭頭向著山下走去。

趙燦的冷酷狠辣,讓二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冷。相視一眼之後,均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忌憚。

不滅雷帝骨的涼意讓紫宸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凡是都要小心,這畢竟是五百年的雪參,更應該小心萬一那冰熊突然從沉睡中蘇醒,把雪參給吃了呢?”趙燦擔憂的道。“這個不太可能吧。”紫宸猶豫了。這種事雖然發生的幾率很低,但也不排除沒有這個可能。“好,那走!”保險起見,紫宸沒有猶豫,就決定趕路,這也讓趙燦鬆了一口氣。頂著寒風、飛雪,兩人再次前進。兩人並沒有走多久,就在之前二人停留的地方,就出現了兩道影。“他們之前在這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