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缺吃少喝的邊關

討。”和李七郎是對龍胎,雖然在風沙霜雪的摧殘下,算不上刁玉琢,甚至還有點糙黝黑,但勝在他兩都長了張福氣又討喜的臉。再來,和其他小孩整天都邋裡邋遢不同,李五丫和李七郎天天都收拾得乾乾凈凈的,大人們見了,自然會偏一些。隻要不是太過分的要求,驛站裡的人一般都會滿足他們,比如......多給他們幾碗水喝。“嗯嗯!”李七郎向來聽李五丫的話,聽讓自己喝完碗裡的水,立馬喜得眉開眼笑,沒在省著,忙不迭將水都喝了。...大楚的西北邊關,天高又地闊,蒼茫又荒蕪。

在這片偏遠荒涼的戈壁大漠最西端,坐落著大楚第一關——疊嶺關。

疊嶺關周邊分佈著大大小小數十個軍屯,在其東南三十裡之外的戈壁邊緣,朝廷為方便戰報公文來往,特設了一驛站,因其靠近軍屯天嶺屯,被做天嶺屯驛站。

六月的邊塞,炎暑人,空氣中灼熱的熱浪攪得人煩躁不堪,焦難耐。

一陣疾風襲來,沒帶走炎熱,反而還掀起了滾滾沙塵。

驛站後院柴房,五歲的李五丫坐在臨時搭建的木床邊緣,汗涔涔的捧著一個破口瓷碗,小口小口的抿著水。

太熱了!

太了!

這邊關的條件不是一般的苦!

缺水又缺吃,氣候還不好,夏天熱得要命,冬天冷得要命,一想到以後可能要一輩子都生活在這裡,李五丫頓覺生活對充滿了惡意。

這世投生在一個軍戶之家,軍戶,戰時充軍,閑時務農,除非是有朝廷特許,否則世世代代、祖祖輩輩都要釘在這邊關的。

原以為從末世穿越過來,的好日子就要來了,誰知,老天竟把扔到這鳥不拉屎的戈壁灘上。

戈壁灘啊......這可是荒涼、貧瘠的代名詞。

胎穿過來五年,就吐槽了五年,就目前的發展趨勢來看,可能還會繼續吐槽下去。

“五姐!”

一個長得和李五丫有七八分相似的五歲男娃走了進來,獻寶一般的從背後拿出了一把破舊的扇,仰著下得意道:“方嬸給我的,給,你拿去扇風吧。”

李五丫瞥了一眼眼前的小豆丁,接過扇,將手中的碗遞給了他:“喝點水,皮都乾了。”

李七郎小心的接過碗,和李五丫一樣,小口小口的抿著水,喝得十分珍惜。

他們這個地方十分缺水,就軍屯和驛站有兩口井。

軍屯裡的水井要供應整個軍屯的人,驛站的要供應往來兵馬,沒有人能隨心所的取水用水。

李五丫見李七郎喝了幾口就不喝了,開口道:“碗裡的水你都喝了,喝完了,我再去討。”

和李七郎是對龍胎,雖然在風沙霜雪的摧殘下,算不上刁玉琢,甚至還有點糙黝黑,但勝在他兩都長了張福氣又討喜的臉。

再來,和其他小孩整天都邋裡邋遢不同,李五丫和李七郎天天都收拾得乾乾凈凈的,大人們見了,自然會偏一些。

隻要不是太過分的要求,驛站裡的人一般都會滿足他們,比如......多給他們幾碗水喝。

“嗯嗯!”

李七郎向來聽李五丫的話,聽讓自己喝完碗裡的水,立馬喜得眉開眼笑,沒在省著,忙不迭將水都喝了。

李五丫搖著竹扇,給自己煽了幾下,又對著李七郎煽幾下。

“咕嚕咕嚕~”

李五丫的肚子突然響了起來。

呃......了!

著乾癟的肚子,李五丫忍不住仰天長嘆:“這缺吃喝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李家一天隻吃兩頓飯,一頓隻有一個掌大小的雜麵乾,外加一碗苦的不知名野菜湯。

就這樣,李家的夥食都要勝過軍屯百分之九十的人家了。

邊關貧瘠苦寒,糧食產量低得可憐,很多人家一天隻能吃一頓飯,李家能維持每天兩頓夥食,還是因為有一個在衛所當小旗的李長森。

李長森,李五丫這世的父親,十三歲就去了衛所當了軍丁。

近些年,邊關連年戰,他靠著勇殺敵,纔在李五丫和李七郎一歲那年升生了小旗。

小旗雖隻是從七品職,但每個月也能領7石糧食的俸祿。

有了這俸祿,李家的日子纔好了一些,當然,隻是稍微好了一點點。

沒辦法,李家人太多了。

李家是天嶺屯世代相襲的軍戶,李老爹和李老孃總共生了三子一,兒嫁給了隔壁軍屯的軍戶,三個兒子也都各自娶妻生子了。

李長森是家裡的老大,但卻是最晚親的,邊關的人大多十六七歲就親了,他愣是到了二十二歲才娶了山中獵戶之金月娥。

李長森和金月娥總共生了四個孩子,長子李三郎今年十歲,次李二丫今年八歲,還有就是才五歲的龍胎李五丫和李七郎了。

李老二和李老三親早,一個生了五個孩子,一個生了六個孩子。

加上李老爹和李老孃,李家上下總共有二十三口人之多。

想到李家那一大家子,李五丫又覺得糟心了,若是沒有那些人,哪怕幾個,家裡軍田的產出加上爹的俸祿,他們的日子也不用過得這麼。

“咕嚕咕嚕~”

肚子裡再次唱起了空城計,李五丫想了想從床上跳下了地。

早上九點多吃的早飯,又吃得那麼,現在兩三點了,不纔怪。

距離晚飯還有一兩個時辰,得想辦法弄點吃的。

前世的後癥,一點都不得,一,就心發慌,嚴重點還會頭暈目眩,難得很。

“七郎,走,我們去廚房看看。”

李七郎麵上一喜,每次跟著五姐去後廚,總會要到吃的,不過很快神又猶豫了起來:“五姐,三哥不是不讓我們去後廚那邊嗎,說這樣會影響娘當差的。”

李五丫神一頓,想了想道:“我們就在廚房外頭看看,不進去。”

這年頭、這地方,找個差事不容易,金月娥今年能來驛站後廚做事,是李長森費了好大的功夫才爭取到的機會,他們一家都十分的珍惜。

不管怎麼說,金月娥在驛站做事,最起碼能有點收,多能補一點家用。

要是遇到了大手大腳的客人,還能得到點剩菜剩飯什麼的。

想到這個,李五丫又是一陣心酸。

已經淪落到吃別人的剩菜剩飯了,而且還覺得好,高興的。

這日子過得......莫名想流淚!

李五丫捂著乾癟的肚子,牽著李七郎出了柴房,一出門,就聽到前院傳來一陣喧嘩聲,沒過多久就看到頭發花白的驛丞疾步來了後院。

看到驛丞,李五丫立馬揚起了笑臉,牽著李七郎屁顛屁顛的就跑了過去,遠遠的就手打起了招呼,熱地不得了。

在生存麵前,麵子尊嚴算什麼,填飽肚子纔是正事。口的抿著水,喝得十分珍惜。他們這個地方十分缺水,就軍屯和驛站有兩口井。軍屯裡的水井要供應整個軍屯的人,驛站的要供應往來兵馬,沒有人能隨心所的取水用水。李五丫見李七郎喝了幾口就不喝了,開口道:“碗裡的水你都喝了,喝完了,我再去討。”和李七郎是對龍胎,雖然在風沙霜雪的摧殘下,算不上刁玉琢,甚至還有點糙黝黑,但勝在他兩都長了張福氣又討喜的臉。再來,和其他小孩整天都邋裡邋遢不同,李五丫和李七郎天天都收拾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