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是三爺的禮物

下:“……你是誰?”男人嗓音虛弱,卻又著一子狠戾。喬箏差點嚇哭:“我……我是陪你的人……”今夜,要把自己獻給一個陌生男人,隻為救出心上人霍北恒。喬箏對霍北恒是一見鐘,從十五歲到十八歲,暗了整整三年。畢業後,霍北恒貸款白手起家,眼看著公司蒸蒸日上,不料遭到對手陷害獄,下月就要判刑。這些天,東奔西走,求了所有能求的人,沒有人施以援手。絕時,有人聯係,給了一個地址。對方說,男人年過四十,相貌醜陋,還生了...“洗乾凈了?進去吧,好好伺候三爺!”

總統套房門口,喬箏穿著雪白的浴袍,被人推了進去。

房中沒有開燈,視線一片昏暗。

床上躺著一個男人,出氣多進氣,看不清麵容。

抖著去浴袍,出青的.軀,喬箏黑才一爬上床,就被男人翻在了下:“……你是誰?”

男人嗓音虛弱,卻又著一子狠戾。

喬箏差點嚇哭:“我……我是陪你的人……”

今夜,要把自己獻給一個陌生男人,隻為救出心上人霍北恒。

喬箏對霍北恒是一見鐘,從十五歲到十八歲,暗了整整三年。

畢業後,霍北恒貸款白手起家,眼看著公司蒸蒸日上,不料遭到對手陷害獄,下月就要判刑。

這些天,東奔西走,求了所有能求的人,沒有人施以援手。

絕時,有人聯係,給了一個地址。

對方說,男人年過四十,相貌醜陋,還生了重病,人就要死了。

死前,想找個人陪……

喬箏不知道男人的份,隻知道……對方稱呼他一聲“三爺”。

“嗬。”

就在這時,男人冷嗤一聲,令人骨悚然:“原來……他們送的禮,就是你。”

喬箏蜷著子,滿心的惶恐,張,不安。

察覺在發抖,男人停下質問:“怎麼,你不是自願的?”

想起霍北恒,喬箏著自己承歡,認命閉上眼睛:“三爺,我是自願的。”

這一夜,十分的難熬。

喬箏一直在哭,淚水打了床單。

的第一次,應該是在新婚之夜,和心的丈夫一起繾綣,而不是毀在一個將死的老男人手上!

天亮前,被人帶出了房間,老男人不懂憐香惜玉,被折磨的遍鱗傷,鮮紅的吻.痕在上每一盛放。

不久後,看著有人抬著男人出門,男人上蓋著一塊白布,剛好遮擋住了麵容。

“……他死了?”

喬箏雙一,嚇得跌坐在了地上,整個人如墜冰窖。

“三爺剛剛過世,你昨夜伺候的不錯,回去等著吧!”

聽到這麼一語,喬箏一張小臉慘白,和一夜的男人……他死了!

明明初冬,生生嚇出了一冷汗。

渾渾噩噩回到家,喬箏大病了一場。

半月後,臉憔悴,趕去了監獄門口。

眼看著霍北恒安然出獄,這才鬆了一口氣。

“北恒哥哥,你沒事就好……”

喬箏一把抱住霍北恒,眼眶又了。

死去的三爺,他沒有騙,幫忙洗清了霍北恒的罪名!

可是……怎麼告訴霍北恒,以著極為不堪的一夜救了他!

“霍北恒,你趕去蘇家看看思思吧!再不看,就來不及了……”

就在這時,跑過來了一個孩。

喬箏認得,是堂姐喬思思的閨梁菲兒。

從小,喬思思父母雙亡,經常和一起住,兩人關係極好。

後來,遇見了霍北恒,他是大兩屆的學長,和喬思思一個班,經常被人誇贊天生一對!

好在喬思思告訴,不喜歡霍北恒,還一直鼓勵自己追求所。

“姐姐怎麼了?怎麼會在蘇家!”

下意識,喬箏急急一問。

蘇家曾經上門提出,想和喬家聯姻。

蘇家有權有勢,聯姻於喬家而言,有百利無一害。

可是心有所,當然不願意,絕食和父親抗爭,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喬箏,你還有臉問,桐城誰不清楚,蘇家爺下三.濫的德行……蘇家要聯姻,物件也該是你!”

梁菲兒狠狠剜了一眼,又看向霍北恒:“霍北恒,你知不知道……思思為了救你,答應了蘇家的聯姻,代替喬箏嫁過去!”

聞言,喬箏臉一白,失聲道:“怎麼會,明明是我救了北恒哥哥……”

“我呸,你年紀不大,心眼真不!蘇家有權有勢,說是你嫁過去,就會幫著救出霍北恒,你一口回絕,卻又給了思思……”

“喬箏,沒人是傻子,你擺明想讓思思代嫁!如今,思思犧牲自己剛剛救出了霍北恒,你過來搶人功勞,怎麼有你這樣不要臉的賤人!”

霍北恒聽著種種,低頭審視喬箏一眼,俊容含薄怒:“喬箏,你還有什麼解釋的?”

喬箏心底一涼,幾乎百口莫辯:“北恒哥哥,不是這樣的!真的是我救了你,我犧牲了……”

“”二字,說不出口,隻覺恥極了。

“你獄的半個月,一直在家,拿什麼救人?霍北恒,你是繼續聽撒謊,還是趕去見思思最後一麵?”

梁菲兒語氣激,涔出點點哭腔:“蘇家說,蘇爺生病,讓思思婚後陪他出國治病……”

霍北恒再不遲疑,大步就要離開。

“北恒哥哥……”

喬箏手去拉他,卻被他一把甩開。

他的力道之大,讓喬箏沒有站穩,狼狽摔在了地上。

“裝摔倒,真惡心!”

梁菲菲唾棄一罵,跟在霍北恒的後。

經過喬箏時,故意踩了一下喬箏的手背。

或許大病一場,又或許了刺激,目送霍北恒頭也不回,喬箏眼前一黑,昏迷了過去。

再一醒來,躺在醫院的病房,聞到淡淡消毒水的味道。

“嘭——”

還未反應過來,就有什麼砸在了的臉上。

喬箏這才發現,霍北恒站在床邊:“北恒哥哥……”

“喬箏,我們領證了,開心嗎?”

才一開口,遭到霍北恒冷冷打斷。

一時間,喬箏不可置信,撿起了紅小本本。

確實是結婚證,夢寐以求的,淚水一下子盈眶:“北恒哥哥,你都知道了……”

知道是救的他,他沒有嫌棄,而是娶……

卻在下一刻,霍北恒嘲諷一聲聲:“是啊,我知道了……我第一次知道,你是多麼的令人作嘔!”

“北恒哥哥……”

“別這麼我,我嫌惡心!”

霍北恒一向俊的麵容上,流著寸寸厭惡:“喬箏,你不救我,我不怪你!你不該著思思代嫁,還冒領的功勞——”

“我沒有……”

喬箏攥著結婚證,連忙搖頭否認。

“喬箏,你知道嗎?我和思思一早往,擔心你難過,不讓我告訴你……原本,我打算和求婚,你該我一聲‘姐夫’的。”

如果說,喬箏剛剛還在茫然,救人的不是嗎?怎麼變了堂姐!

那麼這一刻,近乎置地獄,含淚和他對視:“姐姐和我說,不喜歡你……”

“是啊,因為顧及你的,連承認都不敢!你又知不知道,蘇家爺染上了艾滋病,這才找你家聯姻……”

資訊量太多,喬箏腦海一片空白。

直至,餘瞥到結婚證,才勉強找回自己的聲音:“如果是這樣,你為什麼娶我?為什麼和我領證!”

霍北恒溫雅的麵容,浮現罕見的恨意:“我欠一輩子,而你……毀了一輩子。”

“哭著求我娶你,我不能不答應,何況……”

說到這裡,他突然俯,大掌落在的小腹,隔著被子重重一按:“我不娶你,你肚子裡的野種怎麼辦?”

“……什麼?”

喬箏臉慘白,死死咬著瓣。

“可笑思思一直說,你喜歡我。你的喜歡……就是在我獄時,和別的男人茍合?”

他說著又把什麼,摔在了喬箏眼前。

喬箏子僵,目落在上麵。

那是一張妊娠單,……懷孕了!”喬箏手去拉他,卻被他一把甩開。他的力道之大,讓喬箏沒有站穩,狼狽摔在了地上。“裝摔倒,真惡心!”梁菲菲唾棄一罵,跟在霍北恒的後。經過喬箏時,故意踩了一下喬箏的手背。或許大病一場,又或許了刺激,目送霍北恒頭也不回,喬箏眼前一黑,昏迷了過去。再一醒來,躺在醫院的病房,聞到淡淡消毒水的味道。“嘭——”還未反應過來,就有什麼砸在了的臉上。喬箏這才發現,霍北恒站在床邊:“北恒哥哥……”“喬箏,我們領證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