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財神爺跑了

一聲就是了,他們又不能拿著繩子將我綁了。”“你懂個鳥蛋子。”老道士翻了個白眼。“我這幾年好不容易將你變個仙風道骨的半仙,你這一開口,我這心又白費了,若被人瞧見,咱這觀裡香油錢還能有?”謝橋眉梢微斂,角半勾。“我又不在彆人麵前這樣。”老道士哼了一聲。謝橋輕咳了兩聲:“你這樣不可靠,我也實在不放心,要不我不走了。”“那不行,咱水月觀不能著良家姑娘出家啊,你在這兒都住了這麼些年,你爹又想讓你找門好親過正...雲京山水月觀。

纏熱的天氣似乎冇有蔓延到這裡,不大的道觀卻著一子清涼。

竟還如春。

觀頂梁柱旁邊,放了個團,團上坐著個極為漂亮的姑娘。

穿道服,子微靠在柱子邊,手裡頭拿著個特彆惹眼的扇,白蔥蔥的手腕慢吞吞的搖著。

那手腕上掛著的小鈴鐺,隨著的作,時不時響上兩聲。

頭上長髮挽起,裹個半大不大的小糰子,上頭橫著一木簪,其餘的青披肩而下,狹長的眼睛略顯幾分慵懶。

“哎!”對麵的老頭一口一口的歎著氣。

“這不大的功夫,你都歎氣十來聲了。”謝橋停下手腕,另一隻手了著扇上的翠羽,“若是時真不想讓我走,著小去說上一聲就是了,他們又不能拿著繩子將我綁了。”

“你懂個鳥蛋子。”老道士翻了個白眼。

“我這幾年好不容易將你變個仙風道骨的半仙,你這一開口,我這心又白費了,若被人瞧見,咱這觀裡香油錢還能有?”謝橋眉梢微斂,角半勾。

“我又不在彆人麵前這樣。”老道士哼了一聲。

謝橋輕咳了兩聲:“你這樣不可靠,我也實在不放心,要不我不走了。”

“那不行,咱水月觀不能著良家姑娘出家啊,你在這兒都住了這麼些年,你爹又想讓你找門好親過正常日子,我還能攔著了?他不將我劈了?”老道士想到那土匪,心裡就是一梗。

如梭啊!

想當年,他遊曆山川的時候被謝牛山那個莽夫綁回去了。

恰巧,謝牛山那媳婦兒生產,生出這麼個命的丫頭,纔出生,親孃就去了,爹也差點被府剿了。

那寨子裡的軍師倒是個有能耐的,立即算出這丫頭命克親。

謝牛山就將這丫頭打包送他養了。

給了點銀子重建水月觀,要求就是對這丫頭好。

他犯口舌,一開口就得罪人,所以水月觀冇香油錢,也是這丫頭懂事之後,日子纔好過點。

如今這丫頭要走,那就是財神爺跑了。

偏偏又不好留。

“罷了罷了,快收拾東西滾蛋吧,這觀我若是經營不下去了,就去投奔你去,養你這麼多年,我不信你爹連口吃的都捨不得給我。”老道士這麼一想,得意了幾分。

謝橋略顯蒼白的也笑了笑。

冇什麼家當,香油錢都是觀裡的,不用帶,謝家也不會虧了。

正說著話,小道跑了進來:“師父,那個婦人問師姐什麼時候能走?”

“就來。”謝橋起了,撣了撣服上不存在的塵土,“老頭,我去了,你在觀裡要戒驕、戒躁、戒酒、戒,可彆忘了。”

“去去去!你是師父我是師父?!還用你教訓?”老頭翻了個白眼。

謝橋輕飄飄的子走了出去。

外頭的照在的臉上,顯得這張臉更是白的發亮。

水月觀不大,很留宿外人。

所以這會兒,盧氏帶著一乾人等隻能在大殿裡頭等著。

等來等去都好久,也有些急了。

“這麼些年了,我是冇瞧過這丫頭,逢年過節也冇見回家拜會過一次,老爺疼他,隔著這千山萬水也讓我親自過來接,倒好,這都半個多時辰了,連個麵都還冇。”巧,謝牛山那媳婦兒生產,生出這麼個命的丫頭,纔出生,親孃就去了,爹也差點被府剿了。那寨子裡的軍師倒是個有能耐的,立即算出這丫頭命克親。謝牛山就將這丫頭打包送他養了。給了點銀子重建水月觀,要求就是對這丫頭好。他犯口舌,一開口就得罪人,所以水月觀冇香油錢,也是這丫頭懂事之後,日子纔好過點。如今這丫頭要走,那就是財神爺跑了。偏偏又不好留。“罷了罷了,快收拾東西滾蛋吧,這觀我若是經營不下去了,就去投奔你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