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入大唐

聲飛出。“小子,滿長安打聽打聽,程爺我是個什麼人。三歲騙公主的香囊,四歲坑王爺的銀餅,你這些手段,嘿嘿……”程默極度不屑轉,大搖大擺離去。韓躍瞠目結舌,徹底在風中淩!他遠遠著程默離去的影,那種壯碩如山,那種昂首闊步,大哥你這種材氣勢,不去好好演繹仗義疏財的豪俠形象,非去學什麼明過人乾嘛?“騙錢失敗,出師未捷……”韓躍仰天一聲長嘆,淒婉如同五丈原帳篷裡的諸葛先生,這一刻他忽然很想回家。大唐不好混啊!...隋大業六年,有災星墜於西北,火熊熊,幾有焚天之勢。時隋帝楊廣在位,開挖運河,三征高麗,東修長城,兩巡漠北,其人又窮奢極,於隋朝各地皆置離宮別苑。短短七年,竟發丁徭不下千萬人次,民不聊生,漸有“天下死於役”之流言傳播。

次年,山東、河南大水災,漂沒四十餘郡,隋煬帝不知救苦百姓,依舊橫征暴斂,有綠林大豪王薄率眾而起,登長白山仰天悲嘯,終於唱出了那首著名的《無向遼東浪死歌》。

天下遂……

無數英雄豪傑趁勢而起,共計十八路反王涿鹿中原,有山西李淵父子傭兵自重,一路直推橫掃,最終定鼎天下,打下了一片錦繡河山。

李淵立國為唐,帝號武德,時在位第九年,太子李建和秦王李世民為爭皇位,於長安玄武門展開了殊死搏殺。

這一年,是武德九年。

這一年,玄武門事變。

這一年,大唐的年號還不曾改,仍舊沿用了李淵的武德九年。

是的,武德九年!玄武門的氣尚未散盡,草原的狼煙又在升騰,大唐朝即將展現它風華絕代的雄姿。

一個混混年慌裡慌張的穿越而來,一頭紮進了這個波瀾壯闊的時代。

他的名字,韓躍……

……

“落日之前如果再弄不到錢吃飯,我可真就要死了。”韓躍一邊摳著上的爛泥,一邊小心翼翼的走著。

他現在的地方做西市,乃是長安城最繁華的地方。放眼而,但見長街熙攘,人流如。有招搖過市的公子,有縱馬巡街的將軍,有一鄭千金的商賈,有低眉順眼的小廝,如果不是因為大家都穿著古裝,韓躍幾乎以為這裡是後世某個繁華的商業街。

初來乍到,一切都很陌生,然而韓躍已經決定下手了。

不下手不行,肚子的像打雷,已經整整一天一夜沒吃飯了。

他鬼鬼祟祟的在人群中,目漸漸落在一個曲線窈窕的小妞上。

小妞的屁很翹,外觀是那種人犯罪的圓弧形,但是韓躍現在沒心犯罪,他關注的是小妞的腰。

小妞腰上掛著一個繡了鴛鴦戲水的荷包。

“鴛鴦戲水,好得很,就是你了!”韓躍了手,遇到這種小妞,他覺自己已經功了一半。

為什麼?有詩為證:扶風擺柳小蠻腰,鴛鴦戲水繡荷包。借問泡妞何所在,此類子最風。

“果然天不亡我,活該韓爺我今天發發利市。”韓躍眼中漸漸顯出興的彩。

他要準備妹了!

“都說大唐子最是開放,想不到一來就遇到個的小妞。待我上前賣弄一番口舌,定要的這妞花枝,眼如,到時人財兩得,白天有錢花,晚上啪啪啪,啊哈哈哈,生活滴很……”他想到風之,忍不住發出兩聲壞笑,隻覺心難耐宛如貓抓一般。

便在這時,忽聽邊有個小屁孩喚道:“娘親娘親你快看,這個叔叔也落枕了,都疼歪了……”

韓躍差點一個趔趄摔死。

熊孩子沒一點見識,什麼是落枕?我這意。

他翻了個白眼,就這麼一耽誤的功夫,那個楊柳風翹屁的小妞已經走遠了。好事被人打斷,韓躍氣的麪皮發鼓,他準備好好教育教育這個小屁孩。

哪知他還沒有,忽然肩膀被人猛拍一下,力氣大的能打死牛,他半個子都歪了下去。

回頭一看,臥槽,好一條大漢,膀大腰圓,英武狂。

這大漢見韓躍回頭他,頓時咧一樂,哈哈大笑道:“小子你有福了,今天早上我才學得一手專治落枕的絕學,看你這歪口斜,且讓程爺一試……”

韓躍氣的口吐白沫,差點昏死過去!這滿大唐敢不敢有個正經點的?小屁孩不懂什麼是落枕也就罷了,你這好好一條壯漢也這麼說,這都他媽啥眼神?

他正破口開罵,忽然腦中靈一閃,忍不住道:“等等,你這傢夥姓程?”

“廢話,整個長安城除了我程默,還有誰有這熱心腸……”

“你程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某家正是程家默,小子你想怎樣?”

“程家的老,這真是太好了!”韓躍霍霍的笑出聲。

在他的印象裡,大唐朝所有功勛除了寥寥幾個有文化的文臣以外,剩下的應該都是目不識丁的子,其中號稱混世魔王的程咬金尤甚。

唐朝子,不是欺良善那種,而是……

老!

傻帽!

好糊弄!

在韓躍想來,程咬金是子中的子,那就意味著,他絕對是整個大唐朝最容易糊弄的一位。順著這個思路往下想,繼承了程家人榮傳統的程默,豈不是絕對的羊牯?

沒得說,鼓三寸不爛之舌,開始往死裡忽悠!

可惜的是他錯了!

唐朝人並沒有那麼傻!程家人尤其明。

咱們來看看韓躍的戰績吧。

他先是拉著程默來了一段文武德的吹捧,然後又進行了一番指點江山的意,最後拐外抹角對程家掌門程咬金的仗義疏財做了蓋棺論定,一番話說的口乾舌燥唾沫橫飛,話裡話外充滿暗示,隻希程默能夠一拍腦門,然後恍然大悟,再然後慷慨解囊……

然而,真實況是!

“就你這手段也想來騙我錢,真是好笑!”

程默極不耐煩的掏著耳朵,用一種大家快來看傻的眼撇了撇韓躍,隨後手指一彈,一大塊發黃的耳屎“咻”一聲飛出。

“小子,滿長安打聽打聽,程爺我是個什麼人。三歲騙公主的香囊,四歲坑王爺的銀餅,你這些手段,嘿嘿……”程默極度不屑轉,大搖大擺離去。

韓躍瞠目結舌,徹底在風中淩!

他遠遠著程默離去的影,那種壯碩如山,那種昂首闊步,大哥你這種材氣勢,不去好好演繹仗義疏財的豪俠形象,非去學什麼明過人乾嘛?

“騙錢失敗,出師未捷……”韓躍仰天一聲長嘆,淒婉如同五丈原帳篷裡的諸葛先生,這一刻他忽然很想回家。

大唐不好混啊!咬金尤甚。唐朝子,不是欺良善那種,而是……老!傻帽!好糊弄!在韓躍想來,程咬金是子中的子,那就意味著,他絕對是整個大唐朝最容易糊弄的一位。順著這個思路往下想,繼承了程家人榮傳統的程默,豈不是絕對的羊牯?沒得說,鼓三寸不爛之舌,開始往死裡忽悠!可惜的是他錯了!唐朝人並沒有那麼傻!程家人尤其明。咱們來看看韓躍的戰績吧。他先是拉著程默來了一段文武德的吹捧,然後又進行了一番指點江山的意,最後拐外抹角對程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