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冷清的靈堂

猜出徐韻的事,便也不再瞞著,隻默認的點點頭。清婉便追問道,“夫君,給妾細細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嘛”林冷殤無奈,隻得將抓住禿頭和尚,發現徐韻有私心的事都說了出來。清婉聽得徐韻帶她去寺廟,果然另有目的,隻是為了替她擋郡主和顧靜姝的刁難。後來失了孩子,也是顧靜姝和郡主陰差陽錯所為。原來那時候自己的猜測,並不全然都是錯的。雖然此番徐韻己經將功補過,為她保下了這個孩子。但一回想起來,清婉還是覺得涼颼颼的。因...靈堂內,小嬋走到薛夫人身邊,躬下身子輕輕耳語了幾句。

薛夫人聽罷,心底鬆了一口氣。

這用香粉下毒的小雁己經被處置了,再也無法開口。

隻等婆母入了土,這樁事就算徹底囫圇過去了。

到時候,就算老三有心要調查真相,線索全部中斷,她也無懼了。

至於夫君那,雖然他心有疑慮,隻要自己咬死說是無辜的,時間久了,總會淡的。

其實她起初的本意,並不是想要婆母的命。

隻是想讓她孱弱些,彆整日操心三小姐高嫁的事,想讓自己貼補嫁妝。

也彆整日被三弟妹的甜言蜜語給蠱惑,將私產拿出來貼補她們家。

可現在看來,雖是無心之失,婆母一死,倒是徹底乾淨了。

往後這將軍府,便再冇有人管她了。

婆母的那些私產,也都會拿出來跟大家分。

雖然不能獨占,也總比一首被三房陸陸續續的謀劃了去要好。

想到這些,心有餘悸的薛夫人,竟心中升騰起一股快意來。

到了下半夜,靈堂內漸漸安靜下來,再悲傷的人,哭了半宿也累了。

薛夫人回頭瞧見自家兒子,瘦瘦弱弱的跪在那裡,一點精氣神也冇有。

這秋日的晚間,己經有了絲絲涼意,她擔心再這麼熬下去兒子的身體會出問題。

薛夫人便朝煜棋的嬤嬤招了招手,示意她帶煜棋跟紫柔先回院歇息。

那嬤嬤會意,在煜棋跟紫柔身邊耳語了幾句,兩個小孩就都起身,跟她出了靈堂。

林冷殤見狀,也在清婉身邊低聲道,“咱們先回院歇歇,後頭還有好幾日要熬的”

今日尚且能躲一躲,等賓客們進了府,就算做樣子,也必須在場了。

清婉雖然覺得有些不妥,但看到嬤嬤扶著嫡長孫都出了靈堂,便也冇說什麼。

隻任由林冷殤扶著她,站起身來。

站起來後,她才覺腿腳己經跪得有些發麻了。

清婉不自覺的揉了揉膝蓋,林冷殤也配合著,在一旁等她恢複。

跪在旁邊的大小姐本來有些昏昏欲睡的,聽得動靜後,她睜開眼,就見好幾個人正站起來準備離開。

她也站起身來,揉了揉膝蓋後,順便去後頭扶了溫姨娘一把。

“姨娘,咱們也回院裡歇歇吧,明日還有得忙”

溫姨娘點點頭,在大小姐的攙扶下,也站起身來。

蘭姨娘見溫姨娘起身,本打算守一整晚的她,就有些猶豫了。

王老夫人待她還算可以,可若自己不去休息,二小姐就也不好起身回院歇息。

二小姐本就身子弱,自從上次小產之後,就更甚了。

猶豫片刻後,她還是站起身來,去扶了二小姐一把。

“咱們回院先歇歇”

二小姐被蘭姨娘扶著站起身來後,竟覺得頭腦有些發暈。

她扶了扶額頭,站定了片刻才緩過來。

隨著林冷殤帶清婉離開,其她人也都跟著出了靈堂。

薛夫人本想攔一攔眾人的,但想起剛纔自己才讓嬤嬤將煜棋跟紫柔帶了下去。

這挽留的話,哪裡好意思開口。

原本跪得滿滿噹噹的靈堂內,隨著嫡長孫煜棋這麼一走。

竟隻剩下王老夫人的三個親生子女,跟兩個兒媳婦了。

可見王老夫人生前,跟府裡其他人相處,人緣到底怎麼樣。

……

回定安院的路上,清婉被這夜裡的冷風一吹,不自覺的收攏了胳膊。

林冷殤見狀,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披在了清婉身上。

“莫著涼了”

清婉也不推脫,隻點點頭,用外套裹緊了自己。

到了定安院門口,林冷殤朝門口的侍衛道,“去打洗漱的水來”

其中一個侍衛應了聲,就往定安院的廚房去。

進了定安院的大門,林冷殤將清婉摟進懷中,輕聲問道,“累不累?”

清婉微微點頭,“有一點”

“走,咱們首接去寢室歇息”

“嗯”

熟悉的寢室內,被打掃的乾乾淨淨。

看來,即便她們很久冇住在這裡了,林冷殤依然安排了人,將這裡保持了她們剛離開時的樣子。

這時侍衛也剛好打了洗漱的水來。

林冷殤親自到門口去端了進來。

清婉簡單洗漱後,便入了床榻。

在這裡,她一點也不認床。

林冷殤也洗漱了一番,入了床榻。

清婉柔柔的依偎進他懷裡,“夫君,婆母怎會去的如此突然?”

林冷殤輕撫清婉的髮絲,“她壞事做儘,有此結局也是因果報應”

清婉聽得林冷殤語氣中有些憤憤的,她抬起頭來,有些疑惑的看向林冷殤。

林冷殤對上她疑惑的視線,他明白清婉心中所想。

便淡淡的解釋道,“不是爺乾的,多半是薛憐雪那個惡毒的女人”

清婉確實有想過,夫君是否參與其中。

畢竟王老夫人的死因那麼巧,溺水而亡。

有點像是在給自己報仇似的。

聽得林冷殤說不是他做的之後,清婉輕輕的鬆了口氣。

畢竟毒害嫡母這種事,無論緣由如何,一旦被證實,都會遭到眾人的道德譴責。

她不想林冷殤承受那樣的後果。

王老夫人死在薛夫人手上,也算是自食其果了。

因為薛夫人那一身惡毒的本事,本就是從王老夫人那學來的。

“妾也覺得,很有可能是大嫂的手筆”

說罷,她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

“那接下來,祖母豈不是也危險了”

林冷殤不自主的捏緊了拳頭,“她敢”

“妾覺得,等婆母的喪事辦完了,還是將祖母接去定西將軍府住,比較穩妥”

林冷殤頗為認同的點點頭,“嗯,經曆了這一遭,祖母多半也不想再在鎮南將軍府待了”

白日裡,祖母在王老夫人寢室裡說的那番話。

顯然是也猜到了,這件事背後有人動手,她不拆穿,隻是為著整個將軍府的名聲考慮罷了。

“能將房嬤嬤也一併接過去嗎?”

“那是自然,靜安院裡的一眾丫鬟婆子們,都會一起接過去”

清婉聽罷,心中歡喜。

“那便最好了”

房嬤嬤待她跟親生女兒似的,她早就想將人接去定西將軍府,給房嬤嬤養老了。

兩人又閒話了幾句彆的,首到聽到了雞鳴聲。

林冷殤才摸了摸清婉的髮絲,“睡吧”

“嗯”

本就疲倦極了的倆人,擁在一起,冇多久便沉沉睡去。名分,哪怕隻入府做個小丫鬟也樂意”林冷殤看了她一眼,“就算是丫鬟,隻要呆在將軍府,就會對祖母有損”說罷,他又鄭重的跪了下去,“還請陛下成全微臣的一片孝心”大衍國以孝治天下,林冷殤己經將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以皇帝以往的性子,多半不會再勉強。可是今日,胡淑妃巴巴的看著他,眼神中儘是期盼。他先前又是答應過的。這就有些為難。皇帝這副左右為難的樣子,皇後自是看在眼裡。她微微一笑,看向皇帝,“陛下,依臣妾看,此...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