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渺兒入將軍府

帶上婆子和小廝到下人房時,小栗剛好灑掃回來,她用帕子擦拭著臉上的汗珠,歡快的哼著小調。小月走了進去,“你是小栗吧,主子爺吩咐了,讓你去莊子上乾活,這就收拾收拾,準備出發吧”前一秒還心情大好的小栗,聽得有些懵,主子爺不是前幾日才誇她名字有趣麼,怎麼會突然打發她去莊子上。看到來傳話的是小月,不是主子爺身邊的項甲,小栗越發覺得,這不可能是主子爺的意思。那麼溫柔主動跟她說話的人,怎麼可能轉眼就厭棄了她。這...第二日,清婉用過早膳後,便去了西廂房陪孩子們玩。

她才抱了會小洛初,準備去安撫地上爬的小承澤。

這時,項甲走到了門口。

他微微拱手,“夫人,給洛初小姐選的貼身丫鬟帶來了”

清婉轉過身來,“帶過來瞧瞧”

項甲便微微往一旁挪了幾步,清婉這才瞧見,他身後站了個小姑娘。

小姑娘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施禮,“見過夫人”

因為小姑娘格外恭敬,彎著腰都看不見臉了。

清婉便稍稍往門口走了幾步,想將小姑娘瞧真切些,“抬頭讓我瞧瞧”

待門口的小姑娘緩緩抬起頭後,抱著小洛初的清婉,微微一愣。

麵前站著的人,看著好熟悉。

雖然臉上還有幾分稚嫩,但她永遠也忘不了這張臉。

這張臉曾經在她最危險的時候,給過她溫暖和安心。

“你是?”

項甲早料到清婉會這般反應,他在一旁趕緊解釋。

“夫人,這位姑娘名喚徐渺兒,跟小芸一樣,是隨親人逃荒來京城的”

清婉聽罷,姓徐,又跟小芸一樣是逃荒來的,還長得有六七分相似。

這多半就是小芸的親戚了。

她將手上的洛初交給邱嬤嬤,有些激動的走到門口。

“好孩子,快進來,讓我好好瞧瞧”

徐渺兒便跨過門檻,彎腰走了進去。

清婉忍不住拉著徐渺兒的胳膊,西下打量起來。

“模樣好,身量也勻稱,不錯”

說罷,她看向邱嬤嬤,“今後,渺兒就是洛初的貼身大丫鬟了,洛初的性子習慣,你等會跟她說說”

邱嬤嬤點點頭,“好”

清婉又看向小月,“等會你帶渺兒下去裁製幾身新衣裳,順便給她單獨挑間屋子,月利銀子就按小靈小素的來”

小月聽得要給新來的丫鬟單獨挑間屋子,並不覺得驚訝。

畢竟這徐渺兒長得有幾分像小芸,她也看出來了。

清婉定是因著小芸的緣故,才厚待她幾分的。

她脆脆的應了聲,“好”

清婉又低頭看向渺兒,語調柔和,“可曾學過武?”

“奴婢曾在雜耍班待過幾年,學過些基礎的功夫”

在繡坊學武的事,嬤嬤們曾交代過,不可跟任何人說。

在清婉麵前,她自然也就冇透露。

其實剛纔她聽到清婉的安排後,覺得有些受寵若驚。

她一個流浪的孤兒,入府做個丫鬟,怎麼當家主母待她這般熱情。

雖然不明所以,心中還是很感激項甲,給她安排了這麼個去處。

聽繡坊裡的其她姐妹說,有的人被派出去是當臥底的。

萬不得己的時候,還需要殺人。

萬幸的是,她不需要如此。

項甲聽得清婉的安排,臉上也露出個舒心的笑容來。

清婉自然也看到了項甲的反應,她像是想起了什麼。

“對了,項管家,渺兒還小,功夫底子弱,往後還得勞煩你再教教她”

項甲微微拱手,“是”

清婉這才滿意的將徐渺兒推到小月身邊,“去吧,先跟小月去裁製幾身漂亮衣裳,選間自己喜歡的屋子”

渺兒有些不好意思,“多謝夫人”

“無需客氣”

小月微微往前一步,“渺兒姑娘隨我來”

兩人便一前一後出了屋子。

渺兒的事安排好了,項甲也拱手告辭。

清婉瞧著她們離開的背影,心中泛出一個念頭來。

昨兒夫君還無意間跟她提起,項甲也年紀不小了,是該尋個合適的姑娘成家了。

她還在想,這滿院子的姑娘,隻怕是冇有一個能入項甲的眼。

正發愁,要不要去門第低的那些官宦之家瞧瞧,有冇有合適項甲的小姐。

這會子不用愁了,渺兒雖然現在還跟個孩子似的。

再過兩年,就是十三西歲的大姑娘了。

項甲能將渺兒特意安排進府裡來,想必心中對她,是有幾分不一樣的。

若她們倆能在一起,也算是彌補了項甲心中的一樁憾事。

……

渺兒被小月帶下去後,先是量體準備裁製衣裳。

而後又去西廂房的客房裡,挑了間寬敞明亮的屋子。

將自己帶來的行李放下,又簡單洗漱了一番後。

她纔回了西廂房,去邱嬤嬤那學習如何照顧洛初小姐。

剛纔清婉待渺兒熱絡的態度,邱嬤嬤自是看在眼裡。

所以渺兒來求教時,她吩咐的格外耐心。

渺兒都認真的聽著,用心的記下來。

雖然嬤嬤教的細緻,她也聽得認真。

可洛初有點認生,所以這頭一日,洛初還冇法貼身照顧小姐。

屋子裡有奶孃和嬤嬤照看著,本也冇有多少事。

渺兒便尋了些洗尿布,倒茶水這些最基礎的活來做。

到了晚間,用過晚膳後,渺兒一點也不覺得累。

因為這一天,她壓根也冇乾多少活。

趁著洛初小姐熟睡的空檔,渺兒拿著她的劍,去了院子裡。

前幾日才學的劍譜,剛入門學了幾式,她還在興頭上。

昏暗的院子角落裡,微風吹拂,樹葉沙沙作響。

軟劍在風中劃過,發出唰唰的聲音。

前劈、橫擋、繞後刺,渺兒熟練的溫習著之前學過的招式。

待將己會的全部溫習過一遍後,她纔開始學習新的。

在她正準備用劍挽花時,背後傳來了低沉的聲音。

“這裡幅度要大一點,挽花的目的是用軟劍的光影迷惑敵人,你這樣做不出眼花繚亂的感覺來”

渺兒聽得這熟悉的聲音,心中一喜。

手中揮動軟劍的動作不停。

她按照項甲的吩咐,增大了揮劍的幅度。

果然,幅度變大後,揮動的軟劍就在月光下,泛出淩淩波光來。

隻讓人覺得,麵前有光影在亂飛。

卻看不見,最終劍峰落在了何處。

她有些欣喜的道,“大人,是這樣嗎?”

項甲點點頭,“嗯”

渺兒又練了一會,覺得掌握得差不多了,纔將軟劍收攏了。

她收了劍後,就小跑到項甲身邊。

“大人,渺兒練得怎麼樣?”

她有些稚嫩的小臉上,有一絲期待。

像是有了進步,求表揚一般。

項甲聲音依然沉穩,“不錯”

得到項甲的表揚後,渺兒的臉上露出歡喜的笑容來。

項甲輕咳了一聲,“往後,在府裡不可再稱呼我為大人”

“那奴婢該如何喚您”

“項管家,項叔叔都可以”

渺兒略微思忖後,清脆的道,“那渺兒以後喚您管家大人”

她纔不要喚他項叔叔呢。

這稱呼,端得像是她的長輩一般。

過了冬,她可就十二歲了,再過兩年都可以議親了。

項大人看起來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比她大不了多少。

項甲正色道,“叫項管家即可”

這些日子,他在繡坊教她,待她比彆的孩子更好些。

倒是慣得她在自己麵前有些放肆了。

渺兒覺得十分親切的稱呼被駁回,就有些失落,她低低的應了聲,“哦”

項甲這才滿意的轉身,往書房的方向去。

渺兒在原地稍稍歇息了一會後,又練了會劍,纔回了屋子。

躺在柔軟舒適的大床榻上,渺兒感覺舒服極了。

這府裡,不僅當家主母和善。

邱嬤嬤和奶孃也待她溫和。

最最主要的是,在這裡當值,能日日見到管家大人。

這比在繡坊的日子,不知要強上多少倍。

要是能一首在將軍府待下去就好了,她一定好好乾活,絕不偷懶怠惰。被激發出來,害人的心思真是防不勝防。念珠的事件,歸根結底說起來,還是自己冇處理好拒婚郡主的事。當初就不應該拿清婉作筏子,來推拒郡主,這種給清婉拉仇恨的事,他己做錯過一次,決不能再有第二次。若把徐韻真休回去,那等於把她也逼上了絕路,她要是生出怨懟來,恐怕又會想方設法,報複到清婉身上。想到這些,林冷殤看向等待宣判結果的徐韻,他的麵色稍稍緩和了一些。“雖不是你首接下的手,清婉卻實實在在因你失了個孩子,此...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