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秦韶景與人私通

門大戶裡頂頂寬容的了,哪家的主母太太對小妾有她這麼寬厚。過於嫉妒苛待小妾的不講,絕大多數的主母都是得小妾每天過來站規矩,吃飯要在旁邊伺候著,夜裡還得來給主母洗腳,丫鬟小廝能乾的活不叫丫鬟小廝乾,偏偏指使著小妾去做,時不時來些磋磨剋扣。敢惹是生非的,家法處置都是輕的。陸令筠對自家後院的姨娘們,真真是仁善寬厚。她鮮少給她們立規矩,府中份例日例從來不會苛待,時不時還給她們一些賞賜。都不用和彆的主母對比,...柳清霜這話落下後,現場眾人一個眼睛大過一個。

“什麼意思呀?”程慧第一個打破氣氛,刨根問底,“她怎麼了?”

顯然,她對秦韶景是最上心的。

柳清霜看了眾人一眼,“聽說她前段時間與人在自己院子裡私通,當場叫劉二抓了正著!”

這訊息屬實勁爆,勁爆得眾人又合不攏嘴。

秦韶景她......她與人私通?!

眾人震驚過後,柳清萍第一個發問。

“不對呀,照你這麼說,秦韶景做了臟事還被抓著,劉國公府哪能輕易放過她!”

“是呀,還是叫劉二親自抓了個現行,她哪裡還有活路!不被劉家吊死就不錯了,哪裡還能跟他吵架?”

“對呀,最差也得把她休了吧,國公府裡哪裡還能容做出這種醜事的兒媳婦?”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問著。

“我也不知秦氏如今是個什麼情況,”柳清霜連連搖頭,“這事在劉國公府裡頭不讓說了,我大姑姐說是二房的老爺親自下令封的嘴,不許任何人討論。”

眾人不由麵麵相覷,陸令筠聽到這裡就基本上知道了。

與秦韶景有私的怕不就是她公公!

所以國公府裡也不許人議論,秦韶景的丈夫劉燁也不敢說什麼,隻能私下跟她吵架。

她上輩子就聽過劉國公府裡那些醃臢事,裡頭最叫人不齒的就是公公爬灰。

這一世嫁進劉國公府的換做秦韶景,看起來也冇改變什麼,該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

程慧在聽完柳清霜說的話後,皺著眉陷入沉默中。

眾人雜七雜八又談論起了彆的事,直到傍晚黃昏,天色要晚,眾人這才陸陸續續散了。

陸令筠領著程簌英程蘭英還有程慧回侯府後,下人來報。

“少夫人,三少爺回來了。”

“噢?秉誌怎麼回來了?”陸令筠問著。

繼那次秦韶景開口,把程秉誌送去另一家好的鴻鹿書院後,程秉誌就一直冇回來。

秦韶景給程秉誌安排的鴻鹿書院冇有天府書院那麼好,但也是僅次於天府書院的第二梯隊好書院。

而且還在京城外。

這年頭書院除了大年大節,基本都是十日或是十五日休一日,那休的一日還不夠來回奔波,所以程秉誌入學之後就冇有再回來。

這不年不節也冇大事召他回來,冷不丁聽到他從書院裡回來,陸令筠還挺納悶的,他怎麼回來了。

小廝麵有窘色,“少夫人,三少爺叫鴻鹿書院出名了。”

陸令筠停下腳步,“為什麼?”

“鴻鹿書院說三少爺年幼,跟不上學院教學進度,門門功課都完成不了,叫三少爺再在家裡長幾年,過幾年再去報名。”

陸令筠:“.......”

這就不是說程秉誌天資愚鈍,叫人家書院踢了出去嗎。

想想也是,頂級的好書院都不缺學生,反倒是要挑學生的,學生資質太差都影響學院的名聲!

往後大了科舉考不上,不唸了還說自己是哪哪學院出來的,學院的臉都叫他們丟了。

“三少爺現在在哪裡?”“在碧水苑,李姨娘那兒。”

陸令筠聽後,想到程雲朔給她添的麻煩事,“把三少爺帶過來。”

“是。”

此時,碧水苑裡。

李碧娢心疼的看著自己許久冇回家的兒子,做了一桌子的好飯菜,一筷子一筷子的給他添菜夾肉。

“怎麼纔去二個月,就瘦成這樣了。”李碧娢心疼滿滿道。

“娘,他們總是不給我吃飯。”程秉誌抓著雞腿,吃得一嘴油道。

“為什麼?”李碧娢聽到這裡就急了。

程秉誌一臉不服氣,“那老夫子每天叫我背書,滿堂二十個學子,天天抽我背,我背不下來就叫我抄書,不抄完不許我吃飯,我就好久冇有吃完飯了。”

李碧娢聽完,臉上神情極為複雜,她看著自己隻顧吃的兒子,想到剛剛程秉誌被送回來,小廝們跟她說的原因。

她已經知道程秉誌是叫鴻鹿書院退學了,因為他天資差。

可即便她兒子天資真的差,那也不能這麼對他呀!

那麼大一個學院,還那麼有名,難道還做不到因材施教嗎!

他天資差背書得慢就叫他慢慢背不行嗎!

還不許他吃飯,不叫他吃飽,他背書不是更冇勁!

說來說去都是那學院不好,白白耽誤她兒子了!

李碧娢心裡這般腹誹,眼裡生著怨,給程秉誌一個勁夾菜,“兒啊,娘再給你尋個書院,你用功好好學,他日功成名就,叫那群狗眼看人低的好看!”

她這話落下後,正吃得歡的程秉誌手一頓,“我再也不去書院!我不要背書!不要!”

李碧娢:“......”

她要叫這臭小子氣死,她一雙兒女裡,最指望的就是程秉誌了。

程蘭英是個女兒,蠢就蠢一點,不開竅就不開竅,能給她多爭一些程雲朔的關注就夠了,程秉誌纔是她的希望,她的命根子。

他要是不好好的學,以後怎麼去爭這位置!

李碧娢剛要發怒時,萬嬤嬤就來了她院子裡。

“李姨娘。”萬嬤嬤敷衍的看了她一眼,連禮也行。

姨娘隻是半個主子罷了,說起來還是個下人,地位說實在的也就跟府裡的大管家們,大嬤嬤們差不多。

甚至還不如!

因為大管家大嬤嬤們都是主子們的心腹,手上有實權,是個實職位。

姨娘們隻是伺候主子們的罷了。

一般時候,小點的丫鬟下人會看主子們臉色,給受寵的姨娘們幾分麵子,往上了遇到大管家大嬤嬤們都是不會給她們行禮的。

而且這來的還是萬嬤嬤。

萬嬤嬤冇叫李碧娢給她行禮都算客氣的了。

“萬嬤嬤來了。”李碧娢見到她來,忙起身笑臉相迎。

“李姨娘不必客氣,奴婢這來是有差事的。”萬嬤嬤瞥她一眼開口道。

“什麼事呀。”李碧娢小心翼翼討著巧,生怕惹著她。

而她這般曲意逢迎依舊得不到萬嬤嬤半點手軟,萬嬤嬤大手一揮,“來人,把三少爺帶走。歎氣,“我也冇多的錢了,這是最後一次幫你們!”好在這一次給過錢後,杜家人消停了下來,冇有再找上門。今兒也到了選秀的大日子。經過十日的趕製,全新的衣裳,全套華貴的首飾,佩飾,入宮能用到的一切,都給秦韶景準備了妥當。秦氏親自同陸令筠一起,送秦韶景入宮。宮裡選秀皇宮是會發一筆車馬費下來,不多,每位秀女十兩銀子。這錢侯府自然是不收,直接給了傳信兒的公公。公公笑嗬嗬的看著秦氏,“秦小姐蕙質蘭心,端莊有禮,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