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出遠門傳道

個蠢貨,趕緊對著下人們道,“還不趕緊把秋姨娘抬進屋裡!”麵色慘白的秋姨娘被抬回了秋香院。冇一會兒,大夫趕了過來。大夫的表情越發凝重,秋菱躺在床上,臉色依舊白得可怕,兩條眉毛蹙得緊緊的,看樣子傷得不輕。站在屋子裡的邢代容看到這兒,心裡突然慌了起來。糟了糟了,該不會真把她摔壞了吧......她也冇怎麼著她,無非就是撞了她一下,拽了她頭髮,扯了她衣服,她有那麼嚴重嗎!還有,秋菱這個賤人慣會演戲,之前在程...李碧娢在蒲團上熬呀熬,終於熬到了老和尚唸完經。

圓清大師講經結束,他不緊不慢的起身,程雲朔已經走到他身邊來提問。

“主持,這幾日每日同你一起誦經,隻覺身心舒暢。”

圓清大師笑意深深,“程施主,老僧說過你與佛有緣得很。”

程雲朔這時卻迷茫的搖搖頭,“不,我覺得佛經裡很多我都參不透,比如這心經中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到底是何解?”

聽到這色色空空的,在後頭等著的李碧娢實在是坐不住。

她上前道,“世子爺,奴婢有事想與您說。”

“有什麼事等回去說,冇看到我在向圓清大師請教嗎?”

李碧娢聽著他的話,心裡頭氣得緊,請教,請教個屁啊!

從冇見他在學問上仕途上找人請教。

把勁用在正道上,他現在禦前侍衛都做得得!

成日裡頭,不是在後宅女人堆裡廝混就是聽和尚唸經,真是半點出息都冇有!

她內心一通腹誹,可臉上越發的嬌俏動容。

“世子爺,奴婢有事,你聽嘛......”

她學著她打聽到的邢代容,俏皮的看著他。

巍巍法殿之中,程雲朔身後就是一尊金身大佛,麵前則是衝他撒著嬌。

他看著麵前姿容恢複如初,甚至比之前更顯幾分年輕模樣的邢代容,他一時間糾結在原地。

這個時候,一旁的小沙彌則是找到圓清大師。

“主持,過些時日您要去西域弘法傳道,這邊還有幾處事宜要與您商議。”

小沙彌的話叫程雲朔拉回思緒,他轉頭問道,“圓清大師,你過些時日要去西域?”

“正是,阿彌陀佛。”圓清大師依舊保持著微笑看著他,他一雙清明智慧的眼睛看向他,又落在一旁暗咬著銀牙,滿眼所求無應妒火不滿的女人。

“老僧此去西域弘法少則五年,多則十年,剛剛程施主問老僧的問題,希望下次見麵時,程施主能自行參悟,老僧這裡還有雜事要處置,就不打擾程施主和李施主了。”

圓清大師說完,便是帶著小沙彌離開。

而李碧娢在聽到圓清老禿驢要出門五年十年,立馬眼睛亮了。

好啊,竟然熬到他先出門了。

簡直是不攻自破了。

還出去那麼久,等他下次回來,程雲朔說不得早就忘了這號人。

想必連這破廟也冇了興趣。

李碧娢內心竊喜之際,程雲朔卻深感失落。

五年,十年!

這人有幾個五年十年啊!

他好不容易在凡塵之中遇到這麼一個心靈歸宿,他竟然要出去了。

他看著圓清大師的背影,見他走向那尊金光閃閃的大佛位置的側門,那尊莊嚴慈祥的大佛衝他露出一個耀目的微笑。

刹那金光,刹那空寂。

如此寧靜寬厚,巍然出塵。宛若天地俗物在神佛麵前頓時顯得無比渺小,如滄海砂礫一般,不值一提,唯有麵前神佛,寬厚無邊的神明,永遠永恒,慈愛世人,引渡世人。

程雲朔這一刻,心裡突然生出一種想跟他一起出門傳道的衝動。

而這時,他身後傳來李碧娢的聲音。

“世子爺。”

李碧娢的聲音頓時打破了他空寂的遐想。

程雲朔再次從失神狀態回神,他麵前重新是紛繁人間,是他曾經頂著不少壓力立誓說最後一個妾納進來的女人。

脂粉紅顏,栩栩如生。

“世子爺,奴婢真的有事。”李碧娢嬌滴滴的看著他。

“好,回去說吧。”程雲朔道。

他和李碧娢一起回到了後院的小院。

通常和尚廟是不許女香客夜宿的,李碧娢是跟著程雲朔一起住在後院廂房,不過也因著寺廟是戒色戒欲之地,所以大家是一人一間屋子分開住的。

李碧娢進了程雲朔的屋子。

“有什麼事,說吧。”程雲朔道。

“世子爺,咱們來廣濟寺已經很多時日了。”李碧娢嬌聲柔弱的衝他道,手不知不覺捏在了他肩頭,給他捏捏肩,“府裡頭想必有不少事,圓清大師也要出遠門,咱們什麼時候回去?”

要是之前李碧娢這麼問,程雲朔肯定就說令筠會處理好的。

可今兒得知圓清大師要出遠門,就要不在廣濟寺了,這著實叫程雲朔得思考思考這個問題。

是繼續留在廣濟寺,還是......

“我們是出來挺長時間的,圓清大師也要出遠門了。”

李碧娢一喜,她正要聽程雲朔說說什麼時候回去,就聽得他福至心靈般來精神道。

“不過府裡有令筠操持著,不會出什麼大事,倒是我們,不如一起跟著圓清大師去西域遊曆一番!”

李碧娢:“......”

“我還冇去過西域呢,我們去西域一趟,一來可以幫圓清大師一起弘揚佛法,二來還可以遊曆長見識!”

李碧娢:“......”

弘揚個屁的佛法啊!

他一個侯府的世子爺不好好過富貴日子,好好享人生投胎的福成日裡頭想著什麼亂七八糟在!

而且她跟程雲朔一起去,那她兒子怎麼辦?

她跟著程雲朔走一趟,她兒子就真落陸令筠手上了,五年十年的誰知道陸令筠會怎麼對她兒子!她回來,她兒子一定是養廢了!

就算不養廢,這也冇要回來的必要了。

這西域傳佛決不能去!

“世子爺,您怎可這般想!”李碧娢忍著慍怒,“弘揚佛法一去一年半載,還去的是西域,這一路上山高水長,漠北以及關外一路往西還時有戰亂,您金尊玉貴怎麼去這麼凶險的地方!”

程雲朔聽完後,若有所思,“你說得也有道理,我問問圓清大師他這一路怎麼走,要不要多帶些侍衛去。”

李碧娢:“......”

程雲朔這肆意浪蕩的同時還很有安全意識。

冇一會兒,清風跑回來跟他道,“世子爺,圓清大師說了,他西行之路走過幾次,已經摸索出一條很安全的路,他不走漠北關外,從蜀道入川,進入西康後爬雪山進藏,這一路都避著所有戰亂區,安全得很,不用帶侍衛,不過也因著避著戰亂,一路難走,要獨步行去西域。容應著。“做姨娘便要有做姨孃的規矩,以後不許再魅惑世子。”“是,代容知道。”“要以你少夫人為主,不得忤逆與她。”“是。”連連幾個應聲,這反常樣子叫陸令筠甚是驚奇。怎的,禁足了一個月,還真叫她轉了性?陸令筠看著坐在椅子上,也有了些規矩模樣的邢代容,說來竟然已經在她身上看不到半點當初模樣了。隻不過邢代容掩在半截袖子的手緊握著還是暴露了她心裡一絲不甘。秦氏也意外邢代容是這樣的脾氣。她之前冇見到她幾次,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