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唐子臣

唐子臣立刻追了上來。「流氓,你還跟來幹嘛!」「姑娘,你切莫誤會了本,本品德優良,不屑於做出辱沒子之事。我說要怪,隻怪姑娘你自己,為何進茅房之前,不先敲門?是你自己擅,才引起誤會,一切與本無關!」唐子臣倒是會狡辯,一下推得乾乾淨淨。那心中那個怒啊,這變態,說的是什麼話,文縐縐的,而且一轉眼把責任推得乾乾淨淨。「你有病啊,我進廁所,我敲什麼門啊!」那怒火的一吼。「那就休怪我了,試問有誰進門之前不敲門的...校園絕品狂神柳江南·第一章唐子臣白雲中學,高三五班,全同學都在認真聽老師講課。

突然,其中一個打瞌睡的學生站了起來,驚詫的看著四周。

講臺上的老師一吼:「唐子臣,你發什麼神經?給我坐下去。」

但是,這個打瞌睡的學生卻喃喃自語道:「我不是死了嗎?這裡是哪裡?好奇怪的地方啊。」

唐子臣打量著四周,隻見前後兩麵牆都有一塊黑的板,也不知道幹嘛用的。整個房間裡坐著許多男,此刻都在看著他。

唐子臣當即對所有人一拱手,問道:「各位兄臺,請問此是何地?本怎會出現在這裡?怎麼這裡這麼奇怪。」

「哈哈哈!」全班同學頓時大笑,紛紛暗道,唐子臣今天發什麼神經啊?

講臺上的老師氣的一吼:「唐子臣,你再不坐下去,別我發火了。」

唐子臣這纔看向講臺,說道:「請問這位兄臺,你是在我嗎?難道我唐子臣?」

老師頓時臉黑了下去,居然他兄臺,這是在玩他嗎?

老師正要發怒時,唐子臣的同桌忙把他拉了下去。

老師怒瞪了唐子臣好一會兒,然後才繼續講課。

唐子臣看著他的同桌,笑道:「兄臺,你是……?」

「你今天是怎麼啦?」同桌王強忙問。

「兄臺,你認識我?」

王強抹了把汗,瘋了,唐子臣肯定瘋了。

「子臣,現在正在上課,你別再胡言語了,小心老師把你扔出班級。」

「班級?在江湖上,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地方。」唐子臣輕聲嘀咕道。

王強無語的搖了搖頭,不管唐子臣了,繼續聽課。

這時,唐子臣一扭頭,在窗戶玻璃上照到了自己的外貌。

大吃一驚。

「這不是我,這是誰?」

唐子臣看到自己後大驚失,雖然相貌長的一模一樣,可髮型和著打扮,卻完全不一樣。

唐子臣傻愣在那裡,足足十分鐘都沒有一下。

唐子臣到難以置信,他因為做了一件壞事,被師娘發現,在逃跑時不小心掉下萬丈懸崖。唐子臣隻記得,他最後隻來得及吼了句:「是誰他嗎的把房子建的這麼高。」之後,唐子臣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然後一醒來,發現在這個奇怪的地方,連名字和相貌都變了。

就在這時,唐子臣腦海中靈一閃,想到一個幾乎不可能出現的詞:靈魂重生?

「不會吧?」

唐子臣又愣了十幾分鐘沒一下,無法接這麼荒謬的事實。

「鈴鈴鈴!」下課鈴聲響了。

大家紛紛走出教室。

唐子臣突然到一陣尿急,忙問同桌:「兄臺,請問茅房在哪?」

王強又抹了把冷汗,說道:「唐子臣,別鬧了行嗎?」

「兄臺,我真的很急。」

王強無奈道:「出門左拐,在盡頭。」

唐子臣慌忙走出教室,在走廊的盡頭果然聞到了茅房裡飄出來的味道,一下確定這裡就是茅房。

「這個世界的茅房,竟然是這樣的,果然比較高階。」唐子臣暗道。

唐子臣也不知道什麼男廁廁,直接走進其中一個門。

此時,這個廁所裡沒有人。

唐子臣立刻去解腰帶。

「咦?這腰帶是怎麼回事?」唐子臣對那皮帶一無所措,竟然搞了半天也沒解開來。突然,唐子臣到一個拉鏈,往下一拉,拉了開來。

「哇,原來這子,上茅房都不用解開腰帶的!果然比較高階。」唐子臣暗暗說道。

「啊!」突然,傳來一個尖,唐子臣抬頭一看,隻見一個絕世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呃!」唐子臣也一愣,怎麼茅房突然進來一個。

那個尖一聲後,慌忙捂住眼睛,此刻完全呆了。

唐子臣進廁也就算了,可他居然就在門口,對著牆壁尿,此刻地上還流淌著一行黃黃的尿。

「流氓!」那個紅著臉,大罵了一聲,落荒而逃,好後悔來這個廁所,把眼睛給汙染了,怎麼有這樣的變態。

「姑娘,本並非有意,還姑娘見諒!」唐子臣立刻追了上來。

「流氓,你還跟來幹嘛!」

「姑娘,你切莫誤會了本,本品德優良,不屑於做出辱沒子之事。我說要怪,隻怪姑娘你自己,為何進茅房之前,不先敲門?是你自己擅,才引起誤會,一切與本無關!」唐子臣倒是會狡辯,一下推得乾乾淨淨。

那心中那個怒啊,這變態,說的是什麼話,文縐縐的,而且一轉眼把責任推得乾乾淨淨。

「你有病啊,我進廁所,我敲什麼門啊!」那怒火的一吼。

「那就休怪我了,試問有誰進門之前不敲門的。如果論道理,我的被你看了,佔便宜的是你!」唐子臣很無賴的說。

「你,無恥!下流。」那個氣罵了一聲走了。

唐子臣嘀咕道:「這個世界的人,都這麼不講理嗎?明明是我先佔著茅房的!自己不敲門就闖進來,還怪別人。」

這時,一個樣子拽拽的男生從門口經過,一下看到那個氣呼呼的,好像了什麼委屈一樣。這個柳湘雲,是校園某惡喜歡的人,而他正是這個校園惡的小跟班,此刻小跟班看到柳湘雲好像了欺負,頓時大怒,立刻沖了上來。

「大嫂,誰欺負你了?」那個小跟班忙問。

柳湘雲本來就已經很氣了,又聽一個渣滓生自己大嫂,更加怒火,吼道:「誰是你大嫂!」

「嘿嘿嘿,大嫂,到底是誰欺負你了嘛!告訴我,我收拾他去,是不是這小子?」拽拽的學生一指唐子臣。

柳湘雲一想,他們大哥就算再討厭,也沒有這個跑進廁所的變態討厭。這變態實在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可惡程度,超越了他們大哥不知多倍。柳湘雲心中暗道:「也好,讓這個混混學生教訓他一頓,不然這變態以後還不知道要禍害多生,以前肯定也沒在學校幹壞事,他們都是壞學生,讓他們狗咬狗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桌,笑道:「兄臺,你是……?」「你今天是怎麼啦?」同桌王強忙問。「兄臺,你認識我?」王強抹了把汗,瘋了,唐子臣肯定瘋了。「子臣,現在正在上課,你別再胡言語了,小心老師把你扔出班級。」「班級?在江湖上,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地方。」唐子臣輕聲嘀咕道。王強無語的搖了搖頭,不管唐子臣了,繼續聽課。這時,唐子臣一扭頭,在窗戶玻璃上照到了自己的外貌。大吃一驚。「這不是我,這是誰?」唐子臣看到自己後大驚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