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刻骨銘心的1987

個世界怎麼了?老天爺瞎眼了嗎!讓這種人的人生居然能圓滿!前世天沒收你,這一世老子要收你!”沒錯!李霞的兒子前世就是馮義勝公司裡的職員,當時他已經發家,他兒子恬不知恥的找上門來跪。最終他心收留了他兒子,也就這樣給了他兒子一個很好的未來。而李霞兒子買了別墅後,也住到了深市。深知兒子是靠著馮義勝吃飯的,所以天天在他麵前裝長輩噓寒問暖,裝模作樣。可這階段的李霞對他家下手非常狠毒。父母走了後,這個臭人看他們...1987年4月。

小河村被一片山林繁花掩映在其中,一土磚墻上,還殘留著大躍進時期刷的白灰口號: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明天就趕超歐米…

幾個土在口號下咯咯咯的覓食。

忽然,馮義勝的影從這麵墻下狂奔而過,驚的土撲哧著翅膀到逃竄。

神迫,宛如有天塌下來的禍事臨。

跑了沒幾分鐘,拉住了一個人就急迫的問:“兵叔,快告訴我,今天是哪一年多號!”

“多號?”

中年人看了看他:“你這孩子,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張了這樣。”

馮義勝急的眼睛通紅:“求您!快告訴我,哪一天!”

中年人愈發古怪的說了句:“1987年4月15日啊,怎麼了?”

“4月15,4月15。”馮義勝的心臟更提到了嗓子眼:“幾點!”

“哦,這不剛吃了飯嘛,應該快一點了吧,怎麼了?你這孩子怎麼…”

“嘿,怎麼走了啊。”

不等中年人說完,馮義勝用盡了生命的力量,朝著一狂奔!

中年人背後一臉莫名其妙的抓了抓腦袋,搖了搖頭離開。

“快,快!絕對不能再讓人帶走,絕對不能!倩倩,等哥哥!”

馮義勝一邊狂奔,裡發瘋了般唸叨著這句話。

幾分鐘前,馮義勝眼前的世界還是2020年,所的地方是因國倫敦金融街。

那一刻,他帶著東方資本做空了整個金融街,歐洲無數百年家族坍塌,經濟神話自此破滅…

可當他帶著團隊準備去慶祝的時候,一群不明武裝人員忽然出現,把他們給綁到了樓頂。

然後他被人扣著腦袋,生生的看著自己生死相隨的四個手下,被一個個的丟下了大樓。

最後一個是他,一陣失重後,迎來的沒有劇烈的疼痛,卻發現自己重生到了1987年!

1987年4月15日這是他刻骨銘心的一天。

他父母和姐姐在三四年前忽然消失,隻給他留下了一個幾個月大的妹妹馮倩。

就這樣,才十六七歲的他,又當爹又當媽的把妹妹給養到了四歲。

可就在這一天他去地裡乾活了,中午回來發現妹妹被人給拐賣,尋遍了三鄉十裡無果後,他離開了小河村,開始踏上了尋親之路,一路到達了深市,或許這本就是命運的安排。

趕上了華夏市萌芽期,他也學著別人排隊,買進,賣出,憑借著驚人的天賦登頂。

前世盡管在證券市場抬手便可掀起一片驚濤駭浪,價富可敵國。

可妹妹一直是他心裡最大的痛,也找了整整幾十年未果。

到了五十歲的那年,他回了一趟老家,和村裡健在的老人聊起這件事。

老人提了一個關鍵的線索,說小河村的王嬸在臨死前,回憶過這起小河村唯一的拐賣案。說那天中午,確實看到有人抱著馮倩鬼鬼祟祟的跑,隻是那時候王嬸氣若遊,家人也不理解怎麼忽然會提起這個。

還來不及深問,王嬸就閉上了眼睛。

此刻!妹妹被拐賣的時間節點裡,他必須要爭分奪秒趕到王嬸家詢問,搞清楚那個讓他痛苦了一輩子,拐賣了他妹妹的狗雜到底是誰!

王嬸家就在前邊,前邊一片荊棘叢可以抄近路過去,馮義勝竟然毫不猶豫的沖過了這一片荊棘,上被木刺拉了一的傷口!

王嬸正抓著一把穀子準備給餵食,看馮義勝這一的忽然跳出來,愣了下:“小勝,你這是?”

“嬸,告訴我,你剛有沒有看到我家倩倩!”

“倩倩?這不上午還在那邊玩的好好的嗎?”

“不是,你最後看到是在哪裡,快告訴我!”

“最後?我想想啊。”王嬸一頭霧水,努力回想了起來。

馮義勝張的大氣都不敢,盡管現在所擁有的心臟結了一層幾十年的老繭,可此刻依然跳到了嗓子眼。

“哦,想起來了!”

“哪兒!”

“田裡,剛我從地裡回來,遇到了李霞,抱著馮倩,說是要帶倩倩去地裡摘菜瓜。”

“小勝啊,這個李霞你可得注意點啊,別不當回事,我真見過拿針紮倩倩,這會抱著鬼鬼祟祟的準沒…”

轟!

馮義勝的腦袋炸開了,趕朝著王嬸鞠躬了下:“此生,必恩您老的大恩大德!”

“小勝你這孩子怎麼一驚一乍的,是不是倩倩遇到什麼事了?”

王嬸背後想問個究竟,可馮義勝人早已不見了蹤影。

馮義勝又急又火的沖向了稻田那邊,在得知前世是綁走了他妹妹後,他的心臟都快要炸裂了!

“李霞,你他麼就是個畜生,我萬萬沒想到竟然是你拐賣我妹妹!”

“畜生啊,你兒子靠著我在深市買了別墅,買了豪車,你六十歲就到了深市過著錦綢緞的生活,八十壽終正寢!”

“這個世界怎麼了?老天爺瞎眼了嗎!讓這種人的人生居然能圓滿!前世天沒收你,這一世老子要收你!”

沒錯!

李霞的兒子前世就是馮義勝公司裡的職員,當時他已經發家,他兒子恬不知恥的找上門來跪。

最終他心收留了他兒子,也就這樣給了他兒子一個很好的未來。

而李霞兒子買了別墅後,也住到了深市。

深知兒子是靠著馮義勝吃飯的,所以天天在他麵前裝長輩噓寒問暖,裝模作樣。

可這階段的李霞對他家下手非常狠毒。

父母走了後,這個臭人看他們兄妹兩無父無母好欺負,把他家的菜園給圈走了。

魚塘也霸占了。

甚至就著他家的一邊墻蓋了個豬棚,而墻的那邊就是兄妹倆睡覺的房間。

每天晚上都要聽到豬拱墻的聲音,而且還要忍濃烈的豬屎味。

這些也就罷了!

最重要的是從妹妹兩歲開始,他就發現了妹妹上時不時的會出現小孔,那都是李霞用針紮的!

他也上門去找過李霞的麻煩,但每次隻要一踏上他們家的臺階,一家三口出門就打。

就這麼惡毒的一家人,我特麼前世眼瞎了!以為壞人真的會變好,居然原諒了!

此刻,再想起前世顛沛流離,不知在何方苦的妹妹,他心在刺痛!

更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狗雜給他造了一輩子的痛,卻又可以若無其事的在他眼皮下,快活的活了二十年!

簡直令人發指!

馮義勝的悔恨,已經徹底刺紅了雙眼,想起了妹妹趴在肩膀上睡覺的模樣,迸發出了全的力量,朝著那邊田地瘋狂的跑。

小河農田,李霞正手指頂著一個不過四歲的小孩額頭:“小雜種,你今天不跟我走,我一定打死你!”

才四歲的小孩啊,哪裡懂這麼多。

加上出生在這樣貧窮的家庭,麵黃瘦,鞋子都沒得穿,打著赤腳。

上的服打了特別多的補丁,隻是那雙純凈的令人心疼的眸子裡,淚珠子不停地往下掉。

“我不跟你走呀,我要找哥哥,倩倩要是走了,哥哥會看不到倩倩,他會很著急的。”

“求求你,讓我回家好不好,我隻想要哥哥呀,嗚嗚嗚。”直是他心裡最大的痛,也找了整整幾十年未果。到了五十歲的那年,他回了一趟老家,和村裡健在的老人聊起這件事。老人提了一個關鍵的線索,說小河村的王嬸在臨死前,回憶過這起小河村唯一的拐賣案。說那天中午,確實看到有人抱著馮倩鬼鬼祟祟的跑,隻是那時候王嬸氣若遊,家人也不理解怎麼忽然會提起這個。還來不及深問,王嬸就閉上了眼睛。此刻!妹妹被拐賣的時間節點裡,他必須要爭分奪秒趕到王嬸家詢問,搞清楚那個讓他痛苦了一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