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爺爺,你不是真的想將女娃子賣了吧

在一道不是很寬闊的土路上,一輛驢車緩緩地行駛著,上麵坐著一個頭須皆白的老者,他慢悠悠的晃著手中的韁繩,搖搖晃晃的隨著車子一起擺,可見心十分不錯。車子的後麵有一個小小的包袱,片刻後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娃忽然就在那一堆包袱之中鉆了出來,大聲的抱怨道:“爺爺,咱們什麼時候去躲躲啊,娃子都快凍死了。”被做爺爺的男人臉一黑,馬上轉過去揚了揚手中的韁繩,出臉上那一道長長的刀疤,不耐煩的吼道:“喊什麼喊?爺爺這不是...年節剛過,肆意的寒風依舊在淩著,凍的人骨頭發僵。

在一道不是很寬闊的土路上,一輛驢車緩緩地行駛著,上麵坐著一個頭須皆白的老者,他慢悠悠的晃著手中的韁繩,搖搖晃晃的隨著車子一起擺,可見心十分不錯。

車子的後麵有一個小小的包袱,片刻後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娃忽然就在那一堆包袱之中鉆了出來,大聲的抱怨道:“爺爺,咱們什麼時候去躲躲啊,娃子都快凍死了。”

被做爺爺的男人臉一黑,馬上轉過去揚了揚手中的韁繩,出臉上那一道長長的刀疤,不耐煩的吼道:“喊什麼喊?爺爺這不是在趕車呢,再喚就把你扔了,一個沒用的娃子,事還這麼多,要不是當初答應了你……”

坐在後麵的黎夏心中有些害怕的了,沖著老頭的後背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默默地在心中吐槽:那還不趕的,把我扔了啊,看你舍不捨得!

一個人販子喧著將手中的貨扔了,當傻呢!

要不是當初剛剛醒過來的時候聽見這個老頭說了一句:“這臭丫頭不會死了吧,家的小姐就是氣,這要是不能賣錢我豈不會虧大了……”

還真當自己是這個老頭的孫呢,裝的這麼像,盤算著“失憶”了不知道真相呢。

聽這老頭的意思,這的原主還是一個家小姐,也不知道能不能被家人找到。

但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不然等被賣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在這種古代時候一個小丫頭片子能被賣到哪去……

院或者養媳?

反正都不是什麼好地方,與其讓別人掌控的命運,寧願自己一個人孤獨的活著。

黎夏了一下滿是皮疙瘩的胳膊,可憐的沖著老頭的背影喊道:“爺爺,我冷,您就找一間破廟躲躲吧,不然我一定會被凍死的。”

老頭認真的看了一眼,斜著眼睛問道:“真的冷?”

這可是他最近手的一個好貨,賣的好就足夠他逍遙這一個冬天了,家的大小姐養的皮的不凍,這要是真的被凍死了……

想著之前這個死丫頭頭破流的樣子,他終於還是點點頭。

“那你坐好,咱們去前麵的廟裡躲躲。”

驢車晃晃悠悠的趕了過去,黎夏翻著白眼表達自己的不滿,子卻是地在驢車的一角,心中盤算著怎麼找機會逃出去。

破廟的距離並不遠,黎夏很快就從驢車上跳了下來,大眼睛咕嚕嚕的朝著周圍了過去。

“看什麼呢,還不趕過來……”

老頭看著黎夏靈活的模樣,心下警覺,將人喊了過來。

“哎,來了來了,真冷……”

坐在破廟的角落裡,黎夏的打量著自己的手,白的沒有一點瑕疵,像是上好的羊脂玉,一看就知道是在富貴人家養出來的孩子。

可惜本就沒有繼承原主的記憶,連原主的名字都不知道,更別說是的份了。

“爺爺,我們這是要去那啊?你說的那個伯叔祖人好不好?”

黎夏眨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都疑問和好奇。

“你問那麼多乾嘛?隻管跟著爺爺過去就是了。”老頭很嚴明顯不願意將這個訊息出來。

他枯瘦的手指在破爛的包袱中拿出一個邦邦的饅頭,垂著鬆弛的眼兇的道:“趕吃上一些,一會兒我們就接著趕路。”

黎夏心中有些焦急,從這就能夠看到城墻的廓了,要是找不到機會,就沒有辦法逃出去了。

“我這不是擔心嗎?爺爺你不是覺得我是一個娃子就想將我賣了換錢吧?”黎夏小聲的嘀咕著,聲音不輕不重的帶著些委屈的腔調。

老頭抓著饅頭的手一頓,看著黎夏的眼睛漸漸的犀利起來。

“怎麼了?你想起什麼了?”

被察覺到異樣就死定了,黎夏心中驚,努力的穩住心神,出一個可憐兮兮的笑容,眼睛使勁的憋出點淚水。

“爺爺,你不是真的想將娃子賣了吧?你不要賣了我好不好?我以後一定乖乖聽話,是不是以前我不乾活,以後我都乾好不好?爺爺不要趕我走,我不走,我要一直陪著爺爺……”

手的攥住老頭的袖子,整個人哭道不能自抑,眼淚鼻子糊到了一起,沒有一點形象可言。

這可是長這麼大第一次有這麼好的演技,大家千金是一定不會這麼哭的,所以應該瞞過去了吧?

那老頭看了黎夏半晌終於還是確定應該是沒有想起來什麼,不然大家閨秀的驕傲絕對不會讓乾出這種事,他手在黎夏的背上拍了一下,不耐煩的安道:“放心吧,爺爺不會將你賣了的,就是帶你出去長長見識。”

“真的?”

“你還不相信爺爺說的話?”

“相信!”黎夏收住決堤的眼淚,臉上出傻乎乎的笑容,務必讓自己顯得像鄉下沒有見識的野孩子。

靈活的將手中的饅頭塞進中,眼睛著老頭腰間別著的水袋,出一抹不好意思的垂涎的目。

“了?”老頭既然在將人賣了之前當了黎夏的爺爺,自然也就不能坐視不理,將水袋解下來遞了過去。

“嗯嗯,謝謝爺爺,等我喝完水咱們就走吧!”

黎夏主建議,現在是在城外,本就沒有什麼可以遮擋的地方,想離開就得在人多的地方,趁著人群擁才能混肴視線,就是不知道他在城裡有沒有同夥接應。

“爺爺,我們走吧!”黎夏笑嘻嘻的扯住老頭的袖子,肚子中盤算著自己能夠逃走的時機。

老頭瞇著眼睛看了一會兒黎夏的表,才利索的單手撐地站了起來。

“上車吧,再有半日的功夫就到城裡了,到時候讓你吃頓好的。”

然後將人送到最有實力的青樓裡,秦淮出名那可是名不虛傳呢!

這小丫頭現在不顯,等仔細培養一番,現在的頭牌可是拍馬不及,長的致漂亮著呢!

想著即將到手的錢,老頭覺得自己被這寒冷的冬日折磨的膝蓋好像也不是那麼疼了。

黎夏閉著眼睛將自己地在驢車的包袱下,整個人被凍的有些瑟瑟發抖,臉上清白接一片。賣了的,就是帶你出去長長見識。”“真的?”“你還不相信爺爺說的話?”“相信!”黎夏收住決堤的眼淚,臉上出傻乎乎的笑容,務必讓自己顯得像鄉下沒有見識的野孩子。靈活的將手中的饅頭塞進中,眼睛著老頭腰間別著的水袋,出一抹不好意思的垂涎的目。“了?”老頭既然在將人賣了之前當了黎夏的爺爺,自然也就不能坐視不理,將水袋解下來遞了過去。“嗯嗯,謝謝爺爺,等我喝完水咱們就走吧!”黎夏主建議,現在是在城外,本就沒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