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雞雞有恙否

因為愧要麵子,纔想要找一個朋友,不過他冇有想到的是原本很結他的生居然如此對他,急之下這才暈了過去,便宜了自己的重生。自己居然重生到了這樣一個地方。講臺上老師的課他一個字都聽不懂,就是聽的懂,葉默也不會去聽,對於他現在是天痿的事,他是絕對接不了的。與其重生這樣,還不如不要重生了。將自己的記憶整理了一下,葉默的臉很是沉。先不去管是否天痿的問題,就是這裡似乎天地元氣稀薄,本就不是修煉的地方。難道真的要在...“葉默,葉默,你冇事吧,快點起來啊,馬上要上課了,這節課是無冰的,你趕起來。全本小說網()”一個有些急的聲音在葉默的耳邊響起,葉默有一種很奇怪的覺。

“這個白癡,估計冇臉見人了,將臉蓋起來呢。”又一個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不過葉默這下卻醒了過來。

葉默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冇有一個人認識,全是陌生的麵孔。

見到葉默茫然的樣子,又是一陣鬨堂大笑傳來,很明顯這裡的笑聲都是對他發出來的,見周圍大笑的人似乎正在嘲笑他,一時他也不敢出聲詢問,隻能暗自戒備著,防止有人對他下手。

看了看坐在自己旁邊的那位同學,似乎隻有他冇有嘲笑自己,剛纔還是他好心推自己醒來的。

“我這是在哪裡?你是誰?怎麼像一個學堂?”葉默有些驚詫的下意識問道。

“哈哈……”又是一陣鬨堂大笑傳來。

“葉默,我看你是氣糊塗了,彥豔也是可以隨便寫書的嗎?你在葉家還好,現在你已經不是葉家的人了,以後小心點。下節課是英語老師雲冰的,你千萬不要被抓住了。”同桌小心的在葉默耳邊說道,聲音小的隻有葉默一個人纔可以聽見,可見他也很擔心。

“我真的不大記得了,剛纔頭痛的厲害,忘了很多的東西。”葉默有些無奈的說道。

同桌歎了口氣,當然不相信葉默這麼一會就不記得了,隻是麵子而已。他還冇有認清現實,他已經不是葉家的葉默了。

葉默的頭一陣陣的疼痛,他記得自己和師父影在煉製回元丹,後來西流門的那群雜就打了過來,再後來就是炸聲和各種廝殺聲,記得後麵師父抱著自己用了一張遁符,可是自己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這裡還是月大陸嗎?

對了,自己現在在這裡坐著,師父呢?師父隻是比他大了三歲而已,更何況西流門之所以來突然襲擊他們,就是因為師父太過貌,西流門的主想要娶自己的師父,被師父拒絕後纔有的事。

萬一師父落在西流門的手上,後果不堪設想,想到這裡,葉默再也忍不住心的驚慌,突地站了起來。

“什麼事,難道不知道上課鈴聲響了嗎?”一個麵容清冷的婦夾著幾本書走上講臺,冷冷的掃了一眼下麵鬨堂大笑的學生,笑聲頓時小了下來。大家都知道這是英語課講師雲冰,最討厭的就是學生起鬨,而且一旦被盯上,絕對冇有好果子吃。

葉默已經覺到有些不對勁了,他雖然聽的懂這些話,但是明顯的語言不是自己原來用的,難道這裡已經不是月大陸?

皺著眉頭,葉默想要知道的更清楚一些,一陣陣的頭痛傳來,很多七八糟的資訊被記憶起來。

葉默,葉氏家族三代子孫。父親葉問天,已經在兩年前去世,母親他從來就冇有印象。而葉默在父親去世後被徹底的趕出了葉家,原因是因為葉默不是葉問天的種。

更加確切的說,葉默的父親死後,葉默的緣就又被重新鑒定過一遍,被認定為不是葉家的種,這纔有了被趕出葉門的事。

不過他還有一個妹妹葉菱,一個弟弟葉子峰。隻是和他不是一個母親,而是同父異母的兄妹,不過葉菱和葉子峰卻是同一個母親。三年前,父親似乎知道自己虧欠了葉默似的,特意向葉家老爺子提出和寧家聯姻,葉問天很可能知道自己不行,所以想要幫葉默找一個靠山,這才找到了京城寧家。

對於能和華夏前五大家族之一的葉家聯姻,寧家當然是願意之極。將寧老爺子的孫寧輕雪許給了葉默。三年後的今天,才二十二歲的寧輕雪已經是京城第一了。

而葉默卻了葉家的災難,原因很簡單。在一次醫院的檢中,葉默被檢查出來是天痿,說白了,就是不能人道。雖然葉家想要努力的藏事實,但是一夜之間似乎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了,華夏五大家族之一的葉家出了一個天痿,葉家也算是丟了一個大臉。

“啊……”記憶被翻到這裡,葉默驚一聲,站了起來,差點立即就要將自己的子下來看看。他已經有些明白自己可能重生到一個同樣葉默的人上來了,可是他居然不能人道,這還不如殺了他。

“那位同學,你什麼名字,上課的時候喊什麼,下課去一趟我辦公室。”正在講課的老師被葉默的驚打斷,臉很是不好看。

班上其餘的同學都是暗自好笑,不就讓一個大學生去辦公室,估計也隻有這個英語老師才乾的出來,不去還不行,學分在人家手上呢。

葉默頹廢的坐了下來,雖然他對家族鬥爭的幕不大明白,但是也有些瞭解自己很可能是因為天痿才被趕出葉家的,並不一定是因為自己不是葉家的人,況且DNA檢測當中做點手腳有誰知道。

葉默擔心的不是自己被趕出葉家的事,對這個,他本不會去關心,他關心的是自己天痿的事。還有就是他的師父影怎麼樣了。

不過他也明白了班上的同學為什麼要笑了,是因為自己的這個前明明已經被趕出葉家了,還偏偏死不改去追求班上最火辣的生彥豔。結果人家將自己的表白書在了黑板上,然後站在講臺上藐視的看了看自己說道:“葉大爺,你能和我上床嗎?”

原來是這樣,難怪全部都鬨堂大笑了,很可能原來那個葉默就是這樣愧而死的。讓一個天痿的人和上床,不是扇他的耳嗎?雖然說的那個人已經不是自己,但是葉默臉還是沉了下來。

看了看那名彥豔的生,長的果然滿異常,不過那種造作的樣子,葉默就很反,真不懂為什麼原來這個的主人還要去追求。

不過葉默也很快就知道了原因,是因為當初葉默還在葉家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很結他,包括那名彥豔的生。後來天痿的事被傳出來後,他因為愧要麵子,纔想要找一個朋友,不過他冇有想到的是原本很結他的生居然如此對他,急之下這才暈了過去,便宜了自己的重生。

自己居然重生到了這樣一個地方。

講臺上老師的課他一個字都聽不懂,就是聽的懂,葉默也不會去聽,對於他現在是天痿的事,他是絕對接不了的。與其重生這樣,還不如不要重生了。

將自己的記憶整理了一下,葉默的臉很是沉。先不去管是否天痿的問題,就是這裡似乎天地元氣稀薄,本就不是修煉的地方。難道真的要在這個地球的地方,莫名其妙的老死不?

這大學上不上已經是無所謂的事,最主要的是要弄清楚自己現在的境。他的天痿關係到葉家的名聲問題,雖然將他趕出了葉家,但是誰知道會不會突然被人乾掉?也許還有彆的幕才造被趕出葉家的,現在他的安全是不是還有保障?

下課鈴聲響過之後,葉默第一件事當然不是去老師那裡,而是急匆匆的衝出了學校,他要找個地方看看自己的小**,是不是真的天痿。

好在寧海大學旁邊彆的東西不多,但是小衚衕卻不,葉默匆匆跑進一個偏僻無人的小衚衕,趕拉下子。

小**果然很小,不過葉默倒是並冇有因為小**小就失頂,而是真正的長噓了口氣。他不是天痿,而是因為小**太大了,被一經脈擋住了發展,造這種假天痿的況。他在月大陸修道之前,就是一個杏林高手,對於這種況一看就明白是怎麼回事。

不過就是這樣,以現在地球上的科技想要打通自己的這阻塞經脈,無疑是癡人說夢,但是這卻難不倒葉默,雖然現在他還冇有能力開啟閉塞的經脈,讓自己的小**雄壯起來,但是隻要他達到練氣三層的時候,這經脈自會被衝開。

隻是葉默立即又開始有些失了,因為在地球這個天地元氣如此稀薄的況下,想要修煉到練氣三層,無疑是一項艱钜的任務,也許他一輩子都不能達到,那樣的話,他依然是等同於天痿。

歎了口氣,葉默正想拉上子,忽然一聲驚讓他打了個激靈。

“耍流氓啊……”一個絕對是高分貝的高音,就在葉默麵前響起,葉默剛纔隻顧檢查自己的小**,居然忘了檢視周圍的況。冇想到這個小衚衕還是連通的,隻是前麵的轉彎這裡看不到而已。

葉默不是暴狂,況且他現在也冇有什麼資本暴,趕將子拉起來就要溜走。

“葉默,怎麼是你?”這個人尖之後,居然又是以一個吃驚的語氣問道,很明顯認識葉默。子,又是一陣鬨堂大笑傳來,很明顯這裡的笑聲都是對他發出來的,見周圍大笑的人似乎正在嘲笑他,一時他也不敢出聲詢問,隻能暗自戒備著,防止有人對他下手。看了看坐在自己旁邊的那位同學,似乎隻有他冇有嘲笑自己,剛纔還是他好心推自己醒來的。“我這是在哪裡?你是誰?怎麼像一個學堂?”葉默有些驚詫的下意識問道。“哈哈……”又是一陣鬨堂大笑傳來。“葉默,我看你是氣糊塗了,彥豔也是可以隨便寫書的嗎?你在葉家還好,現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