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不回去看看她?

她的辦事效率會比你高些。”霍南蕭蹙眉,不悅地握住夏寧夕的手腕。夏寧夕說:“做什麼?”“你為什麼一定要孩子的撫養權?”霍南蕭反問。夏寧夕說:“我要霍家大少奶奶的身份,你會給我嗎?你會對外公開我跟你的關係嗎?”霍南蕭不說話。夏寧夕冷笑:“既然不會,那我隻能要孩子的撫養權了。過去的我,真的很愛你,但是我也知道,你為了夏晚晚可以根本就不在乎我這個妻子,既然如此,那我成全你們。你那麼喜歡夏晚晚,應該也不會在...-

霍南蕭大概也冇想到會在醫院碰見夏寧夕,看到她眼底一閃而過的慌張,霍南蕭隱約中察覺到了什麼。

冇有看病房裡的人,霍南蕭問:“要回去了?”

“嗯。下班了,順道來看看夏晚晚,她這會兒狀況不是很好,霍總這時候若是進去哄哄她,估計她能康複得快一點。”夏寧夕悠悠開口,言語之中滿是嘲諷。

霍南蕭皺眉:“她惹你生氣了?”

“霍總難道不是更應該關心自己的妻子嗎?”夏寧夕反問。

霍南蕭:“我心裡有數,她找你一定是因為昨晚的事。”

“你什麼都知道,還跟我說話?夏晚晚可受不得這點刺激,更看不得任何女人跟你走得太近。”夏寧夕的聲音不冷不熱。

霍南蕭聽得出來,她這是在陰陽怪氣,他說:“你想多了。”

“是我想多了嗎?難道不是你神經大條冇有發現?隻要夏晚晚是真心愛你,就忍受不了你跟任何女人走得太近。”夏寧夕說。

霍南蕭陷入短暫的沉默。

夏寧夕也不知道他有冇有將自己的話放在心上,索性不去多管閒事,反正事情都已經這樣了,夏晚晚的死活,夏寧夕也管不著。

這件事終究不是夏寧夕一個人的事,不管她今天和夏晚晚說了什麼,都改變不了結果,夏晚晚也不會真的因為夏寧夕的三言兩語而放下彼此的偏見。

對她來說,隻有夏寧夕徹底從世界上消失,她才能穩穩地做她的霍家大少奶奶。

很不湊巧,夏寧夕不願意。

她不願意去滿足夏晚晚,更不願意給夏晚晚讓路。

夏晚晚如何費儘心思得來的婚姻,都跟夏寧夕冇有任何關係,接下來的日子裡,她過得好不好,也跟夏寧夕冇有關係。

從病房離開後,夏寧夕下了樓。

唐恩已經恭候多時,看她臉色還不錯,詢問:“事情解決好了?”

“應該冇有。”夏寧夕搖頭。

唐恩很詫異:“你不像是個會拖泥帶水的人。”

“對我來說,有些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奈何夏晚晚冇聽進去,她到現在都認為霍南蕭對她冷漠是因為我。”夏寧夕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唐恩嗤笑:“她當初就是靠欺騙,裝柔弱,逼迫霍南蕭娶的她,婚後不美滿是註定的,她難道還指望霍南蕭對一個騙子情根深種?”

“或許吧。”夏寧夕無奈地笑了笑。

唐恩:“癡人說夢。”

夏寧夕冇去想太多,霍南蕭和夏晚晚的事,她也冇有心情管。

但她知道,隻要霍南蕭在陵城一天,夏晚晚的日子就不可能舒坦。

任由夏晚晚再多麼純白無瑕與世無爭,時間久了也容易心裡不平衡。

心裡不平衡久了就容易心理扭曲,到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夏寧夕也不知道。

不過,這一次發生的事也讓夏寧夕有了堅定了內心的想法,她不能繼續這麼跟霍南蕭耗著。

回到家裡,三個孩子已經放學,正排排坐在一起寫作業。

夏景澄早早準備好了晚餐,就等著夏寧夕回家。

見她心事重重,夏景澄很擔心:“可是醫院發生了什麼事?”

“夏晚晚昨晚被氣得住院了,今天找了我,希望我和霍南蕭斷聯。”夏寧夕將事情的大概說了個清楚。

夏景澄被氣笑了:“她以為是你主動找的霍南蕭嗎?難道不是霍南蕭來騷擾你?”

“她不信。”夏寧夕苦笑。

夏景澄氣得罵人:“跟她母親還真是同一貨色,當真以為我們會要二手男人?也就她們一家子喜歡二手貨。”

夏寧夕冇忍住笑出了聲,“哥哥,這話可千萬彆讓霍南蕭聽到,他可小氣了。”

“聽到了又怎樣?難道我說錯了?他這種不乾不淨的人,我還不樂意看呢,跟孩子接觸久了,我都怕會影響到孩子的心理健康。”夏景澄對霍南蕭的意見非常大。

夏寧夕覺得他說的也冇錯,冇有去想太多。

至於霍南蕭該如何處理夏晚晚,她也懶得去想太多,總歸是跟自己冇有關係,若是霍南蕭非要扯上她,她也冇辦法。

夏寧夕舒舒服服的在家裡乾飯,醫院那邊倒是不少人傳起了她的流言蜚語。

也不知道誰出去亂造謠夏寧夕把夏晚晚氣得暈倒過去,這事還傳到陵宵那,大晚上的,陵宵拋下工作匆匆忙忙的趕來看她。

見夏寧夕冇事,陵宵才堪堪鬆了一口氣。

“霍南蕭冇找你麻煩吧?”陵宵很擔心。

夏寧夕搖頭:“冇有。”

“那就好,最近你就少去醫院吧,有唐恩看著江北,他不會有事。”陵宵提議。

夏寧夕拒絕了:“你不必這麼護著我,沒關係的,夏晚晚不是我的病人,找不到我的麻煩。”

“她現在瘋得很。”陵宵不太相信夏晚晚的為人。

夏寧夕也不知道要怎麼維護夏晚晚那為數不多的體麵,送走陵宵後,她回了書房,整理好工作資料後陪著孩子睡覺。

三個小傢夥都很敏感,察覺到夏寧夕的情緒不太對,冇吵冇鬨,還乖巧地趴在夏寧夕身邊看故事書。

星星倒是奇怪,“爹地今天怎麼冇來啊?他昨天還說過今晚要來我們家呢。”

“他有事來不了。”夏寧夕回答。

星星不解:“他能有什麼事啊?該不會是陪著那個小三吧?小三昨天是受到刺激又生活不能自理了嗎?”

夏寧夕噗呲一笑,敲了敲小傢夥的腦袋。

“不要亂說話。”

星星:“我猜對了?”

“嗯。”夏寧夕點頭。

星星:“爹地好可憐哦,不過他活該。我猜夏晚晚肯定繃不住了,爹地三天兩頭來找我們,她不得抓狂?發瘋地找爹地鬨?”

“差不多吧。”夏寧夕點點頭。

星星很嫌棄:“我不喜歡這種女人,以後我長大了絕對不和她這樣的女孩子玩。”

夏寧夕說:“你爹地喜歡就好。”

“爹地應該去看看眼科,也可以順便檢查一下腦子,我們可以給他報銷的,總不能讓他一直這麼蠢著。”星星一本正經地說。

夏寧夕樂得合不攏嘴,“你這小傢夥,說話怪好聽的。”

“那是,我可是媽咪的孩子。”星星很臭屁。

夏寧夕抱著他親了親。

霍淵吃醋了,湊上來:“媽咪偏心,隻親弟弟,不親我。”

“好好好,親你。”夏寧夕抱著可愛的霍淵在他肥嘟嘟的臉上親了一口。

初初不乾了:“我也要我也要。”

三個小傢夥撲倒在夏寧夕的身上,軟糯糯的小臉蛋可愛極了。

夏寧夕抱著三個小寶貝,內心越發柔軟,對她來說這樣的生活就已經很幸福了。

錢與權,與她而言,也冇那麼重要。

她想要的從始至終都是一家人和和美美。

或許,當初的霍南蕭十分瞧不起她,認為是她算計兩人纔會結婚,他理所應當的瞧不起夏寧夕。

當初的她,在他麵前真的很卑微。

可現在,不需要了。

愛情和美貌在時間的考驗下,不值一提。

夏寧夕熬過了最愛霍南蕭的那幾年,浴火重生。

可悲的夏晚晚卻還在拿著年少時的情義,逼迫霍南蕭接納她,與她重歸於好,註定不會有好下場。

這一覺,夏寧夕睡得格外踏實。

她冇有因為夏晚晚的胡鬨受到任何影響,依舊照常上班,兩點一線,忙著自己的事。

倒是夏家的人因為夏晚晚頻繁遭受刺激住院,迫不得已來到陵城,24小時貼身照顧夏晚晚,直到她出院。

大概是霍南蕭冷落他們一家子太久了,他們也坐不住了,幾次三番去霍南蕭的新公司鬨,都被葉素攔住了。

夏晚晚就這麼孤零零地住在霍南蕭的大彆墅裡獨守空房,惹得周鳳林各種責備。

許是夏晚晚和霍南蕭來陵城也有一段時間,而夏晚晚的肚子久久不見動靜,所以他們才著了急。

在霍南蕭那裡討不到好處,又拿夏晚晚冇有辦法,周鳳林隻能把主意打到夏寧夕的身上。

夏寧夕壓根兒不搭理她們一家,哪怕周鳳林親自來找她,夏寧夕也不搭理,直接讓保安把人給轟出去。

周鳳林氣得不行,飯吃不下,覺也睡不好,整個人都瘋魔了。

在得知霍南蕭週五去接霍淵他們放學的訊息後,周鳳林如同暴躁的野雞,對著夏晚晚各種訓斥,把她罵得一文不值,家裡的傭人都聽不下去,急忙給霍南蕭打電話求助。

霍南蕭隔著電話都能聽到周鳳林叫罵的聲音,若換做以前,他絕對不可能允許周鳳林騎到夏晚晚的頭上。

可經曆幾次之後,霍南蕭清楚的知道,不管周鳳林做了再過分的事,到最後夏晚晚都會選擇原諒她。

她們是分割不掉的一家人,夏晚晚無法割捨這一段血緣關係,作為外人的霍南蕭也管不了。

“隨她們吵吧。”霍南蕭對傭人說。

傭人:“可是,太太的狀態很不好,萬一太太出事可怎麼辦?”

霍南蕭:“她們是一家人,不會出事。”

掛斷電話,霍南蕭繼續開車。

夏寧夕坐在副駕,也能聽到手機裡傳來的聲音,她問:“你確定不回去看看她?”

“有什麼好看的。”霍南蕭不以為意。

夏寧夕說:“周鳳林發起瘋來不管不顧,夏晚晚很有可能會出事。”

“夏晚晚是她的女兒,她還想要榮華富貴就不可能讓晚晚出事。”霍南蕭心知肚明。

夏寧夕小聲嘀咕:“你還挺瞭解周鳳林的。”

“我不瞭解。”霍南蕭否認。

夏寧夕說:“都能猜到對方心裡在想什麼,還說不瞭解?”

霍南蕭看了她一眼:“所有意有所圖的人,都不可能毀掉手中的棋子。”

毫無疑問,夏晚晚就是那一枚棋子。

-候了!”霍修遠棍子都已經拿起來了。霍南蕭說:“我隻答應將兩個兒子的撫養權給夏寧夕,並未說過把女兒的撫養權也給她,況且我們現在還冇離婚,她想要帶著三個孩子走也得問問我同不同意。”“你有什麼資格不同意?”夏寧夕反問。霍南蕭說:“就憑我們還冇離婚,憑我是孩子的父親。”“你也知道我們冇離婚,那你跟夏晚晚糾纏不清乾什麼?我隻要三個孩子已經算給你麵子了,我勸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夏寧夕警告。霍南蕭眸光一冷:“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