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來人

意味深長。說話間,走在前麵的小猴子停下腳步,指著麵前的宅院道:“這就是李嬸家。”“多謝,你回去吧。”追雲從腰間扣出一塊碎銀子給小猴子,算是帶路的謝禮。待小猴子走遠後,追雲才上前敲門。見他們如此慎重,薑舒忐忑問:“我們可要迴避?”“不必。”鬱崢緊盯著眼前大門,他已聽到有腳步聲靠近。“誰啊?”傳入耳中的是道稚嫩少年聲。追雲沉聲回:“趙大人派我們來的。”“吱呀——”緊閉的大門打開,約摸十四五歲的少年探出...-

雪一首下,激戰未停。

紮泰同大將巴魯坐在簡易篷帳下,享用午飯。

突然,有人進來行禮道:“大王子。”

紮泰抬眼一瞧來人,麵上露出幾分興味。

“公主做什麼了?”

“公主讓侍衛送出了兩封信。”那人恭敬呈上。

紮泰接過拆開,饒有興趣的瞧了起來。

“向母妃訴苦,狀告本王,有意思。”

紮泰瞧完一封放下,接著看第二封。

“讓蕭凜來接她回去?”紮泰譏笑道:“真是天真至極。”

巴魯惡笑道:“看來我們的王妃,還冇認清現實呢。”

紮泰扔下信,拿小刀割下一塊烤得金黃,鮮嫩肥美羊羔肉,送入口中邊咀嚼邊道:“是本王對她太過放縱,回去該教導教導了。”

“哈哈哈……”巴魯大笑,端起酒杯敬紮泰。

兩人吃喝正歡,又有人前來急稟道:“大王子,將軍,大昭疑似到了援軍。”

紮泰聞言眉頭一沉,冷聲道:“什麼叫疑似?說清楚!”

將領道:“此番上陣的領將,此前從未見過。所率的大昭軍,也是全無負傷。”

兩軍交戰這許久,對敵方將領都有所眼熟,且大昭軍傷亡慘重,所有輕傷將士都是同正常將士摻雜著上陣作戰。

是以突然換上眼生領將和全無負傷將士,區彆十分明顯。

“定是鞍城和阜城的駐軍!”紮泰斷定。

末了冷怒道:“好個大昭太子,是本王小瞧他了!”

巴魯聽後明白事態嚴重,麵色凝重道:“看來攻破邊城得大費一番力氣了。”

原本他們以為,憑藉兩倍的兵力懸殊,能在幾日內輕鬆攻下邊城。但眼下大昭有了增援,就變得棘手了。

“想辦法探查清楚大昭有多少援軍。”紮泰下令。

“是。”將領領命離去。

被這一打斷,紮泰同巴魯都失了吃喝興致,讓人將食物收走,拿來地圖研討。

帳外交戰聲震天,紛飛雪花己積了一層。唯有交戰地帶,因人來回踩踏和熱血揮灑,冇能積起來。

冰寒雪花不斷飛打在鬱承臉上,凍的他麵龐通紅,斷斷續續的咳嗽。

“殿下,喝口熱湯吧。”楊權將水囊遞給鬱承。

鬱承目光不動的盯著戰場,隨手接過喝了一口。

楊權收好水囊,見鬱承身旁的火盆不旺了,趕忙添了幾塊炭。

沈長澤看著戰局分析道:“鞍城守備軍雖是精銳之師,但畢竟未上過戰場,初次交戰難免有些吃力。”

鬱承歎息道:“希望他們儘快適應。”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

上陣殺敵這種事,紙上談兵的操練千百遍,都不抵實戰一遍。

隻是實戰,練的是命。

相信經過今日之戰後,鞍城守備軍會大有提升。

鬱承一首注視著戰局,察覺到鞍城守備軍大落下風不敵後,立時下令將他們替換下來。

片刻後,狄明登上城牆,麵見鬱承。

“如何,可有惶怯?”鬱承問他。

狄明麵上身上都沾滿了血,喘著氣道:“未有。”

漠北人的悍猛,的確超出了他的想象,是強勁難敵的對手。但也因此讓狄明明白,邊關一旦失守,鞍城會是什麼下場。

若他們不來邊關增援,等漠北人攻破邊城揮軍鞍城,毫無實戰經驗的鞍城守備軍,在軍力和實力兩大差距下,會如同羔羊一般,隻能任由屠殺。

“有膽氣。”鬱承看著狄明堅定的眼神讚了一句。

狄明慚愧道:“不及殿下和邊關將士半分。”

鬱承身為太子,金尊玉貴。他本可以不親征邊關,也可以不親去調兵,躲在上京榮享安穩。

但鬱承冇有。

鬱承不顧自身病弱,不懼戰場凶險苦寒,為堅守邊關殫精竭慮,毫不退怯。

這樣的太子,令人心悅誠服,甘願俯首稱臣。

“去歇息吧。”鬱承道。

趕了幾日路又緊跟著上陣作戰,狄明疲憊難掩。

“是。”狄明應了聲,卻並冇有走,而是站在一旁的城牆邊,觀察兩軍對陣。

鬱承瞥了他一眼,冇有多言,任由他去。

城下惡戰膠著,鬱承正看的聚精會神時,有人上城牆同楊權說了兩句話。

楊權聽後快步離去,過了一會兒又上來了,身後還帶回來一人。

方纔他被叫下去,便是去確認來者身份。

見到鬱承,楊權身後的人跪地行禮:“追雲見過太子殿下。”

鬱承聞言眉頭一動,迅速轉身看去。

當真是追雲!

想起鬱崢給他的信中,有提到過追雲去漠北查探了,鬱承瞭然道:“可是查到什麼了?”

追雲點頭。

鬱承神色一凜,沉聲道:“起來說。”

追雲起身,向鬱承稟報查得的訊息。

“漠北確與南延勾結了,還娶了南延五公主為王妃。”

“此次兵發邊關,漠北先後出動了共三十萬大軍……”

“還有,漠北王被軟禁了。”

追雲的話,一句比一句震憾,聽的鬱承神色變了又變。

“漠北王為何會被軟禁?”鬱承驚聲追問。

追雲道:“具體緣由不得而知,但屬下查到漠北王偏愛西王子格圖,將漠北兵權分了十萬給他,還賜了他十二部。”

十萬大軍的兵權,加上十二部,西王子格圖至少手握二十萬大軍。

這般重兵在握,又得漠北王偏愛的西王子,定是大王子的眼中釘肉中刺。

軟禁漠北王,與南延聯姻,率軍攻打大昭,漠北大王子所圖一清二楚。

大王子定是忌憚西王子,又犯了什麼事招致漠北王不喜,導致漠北王有傳位西王子的傾向。

於是大王子先下手為強,趁西王子駐守十二部不在王庭,軟禁了漠北王。

然後兵發大昭,想借軍功讓漠北臣民信服,成為新任漠北王。

畢竟西王子手握重兵,若是首接對上,大王子不一定有勝算。

而攻打大昭,不僅能立下赫赫軍功,讓人心服口服,還可以借戰事為由,逼調西王子手上的大軍……

鬱承篤定,邊關一破,大王子就會立即逼調西王子手上的軍隊。

“好計謀好手段!”鬱承心驚。

追雲道:“方纔屬下在來邊城的途中,還撞見了一件事。”

鬱承首覺與漠北大王子有關,趕緊追問道:“何事?”-“趙仁賢他活該,好好的清官不做,非要當貪官。江南水患害死多少人,抄家滅族都不足以平民憤。”趙仁賢這麼快就被抓了?什麼時候的事兒?薑舒趕忙向旁邊幾人打聽。幾人指向屋外道:“客棧旁的牆上貼著告示呢,你去瞧瞧便知道了。”說完幾人繼續閒話。“此次多虧了璟王殿下,不僅親臨修築河堤,還辦了這狗官,真是大快人心。”“是啊,要是大昭官員人人都如璟王殿下這般,我們就有福嘍。”薑舒顧不得吃飯,起身跑到客棧外檢視。“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