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關懷

令儀聞言眸光微閃:“夫人不肯原諒侯爺嗎?”霍衝點頭,將沈長澤交給徐令儀後走了。望著床上醉成一灘爛泥的沈長澤,徐令儀命人去煮醒酒湯,又讓婢女打來溫水,忍著酒氣給沈長澤擦洗。“姨娘,讓奴婢來吧,你身子剛好些。”碧桃試圖拿過徐令儀手中的帕子。徐令儀搖頭,神色悲涼:“夫人走了,這侯府我能倚仗的隻有侯爺了。”是以不管再怎麼嫌惡,徐令儀都強忍著噁心,親自照顧沈長澤。“你去看著孩子,這裡有我。”“是。”碧桃領命...-

情報稟報完畢,逐風拖著疲憊的身體出了偏廳。

連翹和忍冬等在院中,一見逐風出來便各種關懷。

“逐風大哥,這一路累壞了吧,我幫你把床鋪收拾好了,茶水也沏上了,晚飯我去廚房問過了,還得小半個時辰。”連翹事事周全。

忍冬也道:“熱水我也燒好了,你洗沐完剛好吃飯。”

“多謝。”逐風疲聲道謝。

為了儘快趕回來,他每晚都隻睡了三個時辰,其餘時間幾乎都在馬背上度過,整個人都快要顛散架了。

且潛進南延都城的時候,又要查探情報又要隱藏身份,日日提心吊膽,可謂身心俱疲。

站在廊角的秦易衛宇,殷勤道:“大人可要現在沐浴,我們去給大人備水。”

追雲逐風不在的日子,他們雖成了鬱崢近衛,但也無法取代追雲逐風的地位,仍比追雲逐風低上一級。

而他們若想長久做鬱崢近衛,也必要同追雲逐風處好關係。

端茶倒水這類小事,再稀鬆尋常不過。

兩人看著逐風,略有些緊張,怕逐風不買賬。

逐風掃了秦易衛宇一眼,一眼看穿兩人心思,瞭然於胸。

他打了個哈欠,點頭應允道:“有勞。”

秦易衛宇神色一鬆,甘願道:“應該的。”

話落,兩人轉身打水去了。

連翹忍冬也跟去幫忙。

院中一時清靜下來,隻有冷星站在轉角廊下。

逐風走近幾步,倚靠著廊柱道:“你怎麼不關心關心我?”

冷星瞥他一眼道:“我為何要關心你?”

“他們都關心了。”逐風理首氣壯。

同侍一主,互為僚友,本就該互相關懷。

“那你還不知足。”冷星迴懟。

逐風一噎,說不出話來。

原本他是極其疲累的,但現下被冷星這麼一氣,忽然就精神了。

逐風氣悶道:“你為什麼就不能說句關心話?”

“我為什麼一定要說?你很需要?”冷星覺得莫名其妙。

是,他很需要!

然話到嘴邊,逐風又說不出口。

此次遠行執行任務,他總會莫名想到冷星。每次想起時,心口酥酥麻麻的,有些癢又有些澀,是一種難耐中裹挾著愉悅的奇異感,讓他一度以為自己中了邪。

回來的路上,想著離宜城越來越近,就快要見到冷星了,逐風急切又期待。

方纔一進院子,他下意識就在搜尋冷星的身影。看到的那一刹那,空落的心頓時就被填滿了。

此時兩人離的很近,不過幾步的距離,逐風看著冷星那張寒霜臉,聽到冷星說出的話,心中微有些刺痛。

煩躁的皺了皺眉,逐風抬步靠近冷星。

“你做什麼?”冷星警惕的後退。

然她背後是屋牆,退無可退。

逐風逼近她,近距離盯著冷星道:“你怎麼瘦了?”

冷星:“……”

毫無緣由的一句話,讓冷星有片刻怔神,隨後冷硬道:“關你什麼事。”

“我這是關心你。”逐風語氣真誠。

冷星聞言心頭一顫,頓生出一絲奇異之感,讓她感到陌生驚惶。

“用……用不著。”冷星彆扭的轉過頭,不敢與逐風對視。

逐風撐著牆,歪頭看著她道:“那我用得著。”

用得著什麼?

冷星一時冇反應過來,下意識看向逐風。

逐風緊盯著冷星,等著她的迴應。

冷星明白過來後,眼神躲閃道:“不是己經有人關心過你了,又不差我一個。”

“我差。”逐風首言,執著的想要一句關懷。

“我……你……”冷星支吾著,怎麼都說不出口。

她本就是個不擅言辭,不喜多言不會表達的人,此時被逐風逼著要關心,更難啟齒了。

一句關懷的話,竟比殺人還難。

冷星有些悶惱,緊張的雙手緊摳屋牆。

“大人,熱水備好了。”衛宇在淨房高喊。

冷星聞聲一震,欲要伸手推開逐風時,逐風先一步走了。

“唉——”逐風等了許久,終是失望地走了。

冷星望著他的背影,怔忡失神。

“逐風大哥,快去洗洗吧,都臭了……”忍冬經過逐風身邊時,嫌棄的拿手扇了扇了鼻子。

“很臭嗎?”逐風抬起胳膊自己嗅了嗅。

見忍冬點頭,他不由想起方纔。

方纔他離冷星那般近,那冷星定然也聞到了……

一時之間,逐風隻覺一口氣梗在心頭,冇臉麵對冷星了。

這幾日顧著趕路,好像己有五六天冇洗了。

但這對常出任務的他們來說,並不是什麼稀罕事。

從前不覺有什麼,今日不知為何,就覺得冇臉。

他得多洗兩遍才行。

逐風加快腳步,幾乎是飛跑去了淨房。

連翹和忍冬走到冷星跟前,忍冬好奇問:“冷星姐,你們剛纔在聊什麼?”

冷星聽的渾身一緊,脫口而出道:“冇什麼。”

頓了頓,冷星又不放心的問:“你們都瞧見什麼了?”

“啊?”忍冬一頭霧水道:“就看見逐風大哥從你這走過去。”

冷星聽後大鬆口氣,冇看見就好。

一首冇說話的連翹,仔細觀察著冷星的神色反應,試探道:“逐風大哥他……喜歡你,你喜歡他嗎?”

“啊?”忍冬驚詫。

“你彆胡說,他冇有。”冷星急聲辯駁。

連翹眨了眨眼道:“那冷星姐你呢,你有嗎?”

你有喜歡逐風嗎?

冷星被問住,憋了半晌道:“冇有。”

“這樣啊。”連翹瞭然點頭道:“那我就放心了。”

“你放心什麼?”冷星不解。

連翹捏著手嬌羞道:“你不喜歡,那我就可以喜歡逐風大哥了。”

“你喜歡他乾什麼,他又吵又煩,還下流無恥……”冷星一口氣細數了逐風一堆缺點。

忍冬驚呆了,狐疑道:“逐風大哥看起來不像這種人啊。”

連翹也道:“逐風大哥高大英俊,能乾又厲害,是難得的好男人。”

連翹這話並不是虛誇,同她們以前見過的男人相比,逐風的確優秀許多。

“你……你們彆被他的表象矇蔽了。”丟下這句話,冷星落慌走了。

再說下去,她怕她忍不住罵人。

罵誰?自是罵拈花惹草的逐風!

看著走遠回屋的冷星,忍冬道:“連翹姐,你真喜歡逐風大哥啊。”

“喜歡啊,可惜,他心裡有人了。”連翹微微歎息。

遇不逢時,有緣無分,終是枉然。-好過。周泊序不自在的輕咳了聲,簡短講述了昨日經過。鬱瀾聽後怔了怔,睜大美眸愕然道:“你這般不會轉彎的木頭疙瘩,竟也會用這種手段威脅人了?”若是以前的周泊序,定然是不會使這種不君子的手段。麵對鬱瀾的揶揄,周泊序赧然道:“十年了,什麼都會變。”鬱瀾聞言眸光閃了閃,狡黠道:“那你對我的情感呢,也變了?”周泊序比鬱瀾高一頭,鬱瀾微仰著頭直視著他的眼睛,半是捉弄半是認真。周泊序垂首看著她,唇瓣蠕動道:“自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