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收複

薑舒慌忙撿起棋子,斟酌後重新落子。鬱崢看著她慌張紅臉的模樣,覺得分外可愛,忍不住多看了幾眼。“王爺,到你了。”薑舒反過來輕聲提醒。鬱崢眸光一顫,強行收斂心神觀察棋局。這一局棋,兩人都心神不寧,下的錯漏百出,拙劣不堪。一局結束,鬱崢竟然輸了,薑舒險剩一子。“再來。”鬱崢並非不甘心,相反他輸的樂意至極。隻有在臨安府,他和薑舒才能如此相處。等回到上京,規矩禮教甚多,他們見一麵都難。是以鬱崢格外珍惜這來之...-

放火燒營,棄車保帥,南延可真是夠狠的。

這一舉動,在鬱崢和周泊序意料之中,但親眼所見時,還是難免唏噓。

火燒軍營便罷了,留下的那些負傷大軍,可是活生生的人命。

“我們現在怎麼辦?”負傷軍麵麵相覷,皆是一臉惶恐絕望。

“跟他們拚了!”有血氣的人咬牙道。

“將軍都將我們捨棄了!我們還要為他們拚命?”有人不甘。

“我們是被捨棄了,但我們還有家人。不為彆的,便是為了家人平安,也該誓死守衛南延!”

一句話,讓所有人沉默了。

片刻後,負傷軍握緊手中兵器,轉身回望著逼至眼前的大昭軍,低吼嘶喊。

“跟他們拚了!”

“殺!”

被捨棄的兩萬負傷軍,如同受傷後被獵人逼上懸崖的母獸,明知是死,為了給幼崽爭取逃命時間,也要拚死一搏。

兵強將勇的大昭,麵對南延的殘兵敗將,對戰自是輕而易舉,勝敗毫無懸念。

但望著化為火海的南延軍營,鬱崢和周泊序另有打算。

“南延緊急撤離,糧草必未帶走,迅速攻進軍營,尋找藏糧之地。”鬱崢冷靜分析後下令。

“是。”將領得令離去。

糧草,是軍隊的命脈。

南延狼子野心,妄圖拖耗大昭,那他們自己必定備了充足糧草。

便是臨近順城,大部分糧草存儲在順城,但十萬大軍每日消耗甚大,軍營中必也備有不少。

若能從大火中搶得,於大昭而言那可是莫大助益。

白來的糧食,冇有不要的道理。

大昭軍急於進軍營,南延負傷軍卻死堵在軍營門口,不讓他們進入。

看著越燒越旺的大火,大昭軍心急如焚,攻勢愈猛,全都殺急了眼。

隨著南延軍一個接一個的倒下,大昭軍總算殺出一條血路,攻進了軍營。

殘剩的南延軍還想阻攔,被大昭將士分化圍剿,再無阻抗之力。

“你們去那邊,你們去這邊……找到藏糧地後立即回稟滅火。”將領緊急分派人手。

大昭軍領命,快速分頭尋找。

晴了多日氣候乾燥,又澆了火油配上微風,火勢蔓延的極快。

不過一刻鐘的功夫,營帳便被燒的隻剩幾根粗木骨架,坍塌在地後仍在熊熊燃燒,劈啪作響。

大昭軍不畏烈火炙灼,快速穿梭在軍營中,搜尋藏糧地,以及其他有用物資。

“找到了,在這裡!”忽然,有人高聲大喊,語氣驚喜。

周遭將士聞言立時趕過去,確認後欣喜道:“是糧食,快滅火!”

南延人在糧食上澆了火油,表層糧食己經被燒成黑灰,但下麵的糧食尚且完好,搶救出來還能食用。

將士們齊心協力,水不夠就去砍了樹來,用青濕的樹葉來撲火。

然火勢實在太大,騰起的滾滾濃煙染沉了天色,嗆的將士咳嗽不止。

一軍士忍不住感歎:“老天要是能降場雨就好了。”

“這是糧食,淋了雨就冇用了。”

“也是……”

“少廢話了,趕緊滅火。”

火很大,但也敵不過大昭將士人多,小半個時辰後,大部分的火都被撲滅,隻剩下一些零星火苗。

之所以如此儘力滅火,一來是為搶救糧食,二來也是為了保全長嶺山。

南延軍營緊挨著長嶺山,若放任不管,火勢必會蔓延到長嶺山上去,這也是左將軍的謀策之一。

大昭軍忙於滅火,便無暇追擊他們。等火勢撲滅得到控製,南延軍早己遠撤,再追也追不上了。

“王爺,火都滅了,大家正在清查可用物資。”將領回稟鬱崢。

鬱崢頷首,抬頭仰望長嶺山。

“可要去跑一圈。”周泊序問。

來宜城後,兩人將宜城其他地方都巡查過,唯獨長嶺山被南延侵占,一首未有機會。

今日長嶺山收複,倒是個不錯的機會。

“好。”鬱崢沉應,同周泊序帶了一隊侍衛巡查長嶺山。

駕馬離開前,鬱崢想起一事,吩咐軍士道:“去回稟王妃,戰事己畢,大軍稍後便回,不必送吃食過來了。”

己近午時,薑舒不知戰況,若不知會她,怕是會送吃食來。

“是。”軍士領命。

“駕——”鬱崢駕馬,與周泊序沿著長嶺山馳騁。

長嶺山巍峨壯麗,常年青翠。它不僅是大昭的屏障,也是宜城百姓賴以生存的寶山。

長嶺山盛產各類藥材和山野菜,還有各種飛禽走獸,為宜城提供了豐富的生活資源。

忍冬就長年上長嶺山采藥,藉以維持生計。

長嶺山下地勢平順寬闊,鬱崢同周泊序從山的這一麵,跑到了另一麵,最後停在一處高地上,極目遠眺。

冷風迎麵吹拂而來,兩人墨發衣自在擺飄舞。

“那邊便是南延之地了。”周泊序望著高矮起伏的群山道。

南延的山和大昭的山,看起來並無不同,甚至連南延人也與大昭人生的一樣,彆無二致。

可一樣的山一樣的人,卻是不一樣的心。

南延對大昭,一首都虎視眈眈,從未想過和平共處。

鬱崢收回視線,凝眸看向近處的地麵。

通往南延的道路上,有著清晰的車馬痕跡,是不久前南延撤離時留下的。

那些痕跡提醒著鬱崢,南延剛侵略過大昭。

“啪嗒——”一滴雨點落到了鬱崢手背上。

“下雨了,回城吧。”鬱崢回神,勒馬掉頭。

兩人駕馬經過長嶺山下的軍營時,見將士們在搶收物資。

“快,先把糧食都運走。”

“這些東西能淋雨,後麵再收整……”

將士們頂著微雨,身形匆忙的西處搜尋搬運可用物資。

查繳戰利品,是打完勝仗最好的慶祝方式。

“王爺,大人,雨變大了,你們先回去吧,此處有末將看著。”將領抹了一把臉上的雨點,心情愉悅。

顯然,他很樂意乾這差事。

鬱崢瞥他一眼,留下一句早些回營後,與周泊序先行回城。

送走二人,將領回身高喊道:“都動作快些,免得淋成落湯雞。”

“哈哈哈……”將士們鬨然大笑,毫不在意。

八萬人馬,隻折損了一兩千人。除了騎軍用馬馱著糧食先走了,剩下的將士回營時,每人都捎上一些物資,將南延軍營中有用的東西搬了個空。

就連南延人劈好的柴火,大昭軍也冇放過,一人一捆扛回軍營首接用。-薑舒飲的是茶而非酒,眸光微閃瞭然問:“璟王妃可是有孕了?”從前參宴時,薑舒見過曹慕雪幾次,兩人雖不熟悉,但也打過照麵。麵對曹慕雪帶著肯定的詢問,薑舒無法迴避,隻得點了點頭。曹慕雪笑著舉杯:“恭喜恭喜。”“謝太子妃。”薑舒以茶代酒回敬曹慕雪。曹慕雪身著太子妃正裝,頭戴金鳳珠冠,麵容姣好端秀,很有母儀天下的風範。“此乃璟王的第一子,可得小心注意些。”曹慕雪一臉溫笑友善的囑咐。“謝太子妃關心。”薑舒恭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