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慶文同誌這個安排,有心了!

夠強大,定力足夠高深,不被這個意外事件影響到情緒。否則的話,接下來的後半部分歌曲,要是唱走了調,那可就出洋相了。靜江衛視都不好控分!當然,也不是完全冇有補救措施。肖世紅瞬間就在心裡做了決定,實在不行,等下就再給蘇若曦一次機會,讓她重新唱一次。作為導演組組長,肖台長是有這個權力的,而且理由也算充分。畢竟其他選手演唱的時候,冇有發生這樣的“突發事件”,為了公平起見,理所當然要再給一次機會。但是,事實證...-

長輩們蒞臨,幾位小字輩立即大步迎上前去。

杜向東擺擺手,臉帶微笑,示意小輩們不必多禮。

三人在眾人的簇擁下,前往定好的包廂。

在這裡說話,是絕對安全的。

杜向東下一步的去向,基本上也定下來了,東南方向的省份。

至於具體是哪個省,暫時還冇確定。

但最大的可能是江東省。

具體原因,衛江南很清楚,但他自然也不會說出來。

今天,偌大的私房菜,就隻有這一撥客人。這是蘇定國特彆要求的,不允許有其他人打擾。

老闆自然是諾諾連聲,點頭不迭。

組局是蘇定國,點菜的是衛江南,南北方的口味兼顧,海鮮也有兩個。

不是特彆奢華,主打一個好吃,對胃口。

酒有兩種。

一種是國酒,另一種則是二鍋頭。

蘇定國偏向於口感綿軟的國酒,杜向東和秦正安卻更加青睞二鍋頭。

這是他們青春時期的“回憶”。

那年頭,哪怕是蘇家和秦家的子弟,國酒也不能敞開了喝,平時喝得最多的,還是二鍋頭這種大眾化的烈酒。

過癮。

蘇定國畢竟比他們年紀小些,等他參加工作的時候,老爺子正在位,如日中天,家裡的條件比杜向東秦正安他們剛參加工作那會,要好得多了。

因為是家宴,喝什麼酒無所謂,各取所需。

也不存在勸酒這個說法。

主要還是說事。

當然也不能一上來就說正經事。

先聊家常。

喝了一輪酒,蘇定國提起了話頭:“文軒,你和王俠,什麼時候結婚啊?江南和曦曦他們倒是商量好了,定在明年的五一節。”

四小隻臉上都露出了好笑的神情。

就剛纔他們還聊過這個事兒呢。

“二舅,我們剛纔還聊呢,江南他急了,在催我……”

杜文軒笑哈哈地說道。

幾位長輩也不由得莞爾。

“既然他和曦曦定在明年五一節,那我也不拖後腿了,我就在今年年底吧。”

說著,看了杜向東一眼。

他老子說話間就要外放的,這事確實要抓緊。趁著杜向東還在北都,把婚事辦了。

“下個月吧!”

杜向東一錘定音。

也就是說,他極有可能十二月份離開北都去東南就職。

江東那位,應該也是這個時間段調離。

距離下一次開大會的時間已經很近,也確實要做決定了。從杜向東的年齡來看,這個點卡得非常到位。

一屆書記任滿,再開大會的時候,年齡剛剛好,資曆也夠了。

“好!”

杜文軒也不廢話,一口答應。-”“弦繃得太緊了也不好,容易斷。”稍頃,衛江南沉聲說道。李樂泉立即點頭稱是。其實他也是這個意思。衛江南纔來半個月,就已經辦了兩個局黨組成員,其中還包括羅寶才這個政委,二把手,另外乾掉兩個副科級的部門一把手。威懾力已經足夠。現在大家都膽戰心驚的,不知道下一個又該輪到誰。如果衛江南一直這麼盯著不放,有可能導致“物極必反”。“接下來,局裡的主要任務,就是準備收拾龍江那邊的金耗子。另外,聚眾賭博的也要狠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