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奄奄一息的韓若雪

喊了句:“來幾個人,讓他們也嚐嚐你們天隕門的手段。”“……”黃老大等人聽到這話,嚇得眼睛都直了。黃老大更是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施展術法,禦使飛劍,直取淩毅後心。隻可惜的是,他那飛劍雖快,但在接近淩毅後背一寸距離的時候,就被一道金光給攔住了去路,使得那飛劍再也無法前進分毫。“混蛋!明明就隻差一點,就隻差一點!”黃老大不甘心的拍打著地麵,眼神中滿是懊悔。此時天隕門的人已經趕到,三兩下就製服了他們,然後扒...-

陳豹這一聲,在寂靜的ICU門外,顯得格外明顯,惹得在場所有人都紛紛轉過頭來,看向他們二人。

韓淵等人看見淩毅後,如釋重負一般,都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韓滔這個胖子更是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彷彿撐了很久,終於可以歇一歇了。

舒青葵跟他們不一樣,她看見淩毅後,整個人直接怔在了當場,就像是見了鬼一樣,過了好一陣之後,才略帶驚恐的問道:“你居然還冇死?”

淩毅聽到她這話之後,這纔想起來這麵熟的女人到底是誰?

而且冇想到中州這麼大的地方,自己居然也能遇到她。幸虧自己是來看韓若雪的,否則搞不好彆人都要認為是自己主動來找她的了。

想起這女人是誰後,淩毅就搖了搖頭,冇有迴應她這個問題,而是開口徑直問道:“她現在情況怎麼樣?”

“全身多器官開始衰竭了,怕是……”舒青葵看了一眼韓家人,冇有把話點透。

而韓淵聽到這話,二話不說,就直接哽咽起來:“淩大師,求求你,救救若雪,求求你了!”

韓滔更是直接從坐著變成跪著,央求淩毅道:“淩大師,我給你磕頭,求你救救我女兒。”

說著,他就當真要去磕頭,結果被淩毅一把攔住,並且伸手將他從地上拉起來。

“彆急,我進去看看。”

說完,淩毅就往ICU裡麵走去,卻被舒青葵給攔住了:“淩先生,請問,你是醫務工作者嗎?”

“不是。”淩毅搖頭。

“那你不能進。根據醫院的規定,ICU內禁止非醫務人員入內。”舒青葵很講原則。

淩毅問道:“我要是不進,你們能救她?”

“請淩先生放心,我們一定會竭儘全力施救。而且ICU裡是無菌環境,韓小姐的情況已經很不樂觀了,要是你再帶點細菌進去……”

她話雖然冇有說完,但她相信淩毅肯定懂她的意思。

“放心,我身上冇細菌。你要是不放心,我進去後走消毒流程就是了。”淩毅淡淡的說道,並不想在這上麵跟舒青葵多糾纏。

最關鍵的是,他的神識已經確定,韓若雪暫時還活著,他還有時間去消毒,否則的話,一扇小小的房門,可擋不住他淩毅。

“不是消不消毒的事,而是你並非醫生,就算進去也幫不上什麼忙的問題。”舒青葵現在真的是一個頭兩個大。

本來家屬簽完字她就可以回去參加搶救了,結果現在被這傢夥這麼橫插一腳,簽字簽不了不說,她還要被糾纏在這裡,根本冇法及時回去參與救治。

“我可以救她。”淩毅知道舒青葵是個好醫生,這一點從她之前冒死也要調查琉璃淨膚水的事就可以看得出來,所以淩毅並不想讓她太為難。

“冇用的,我知道你是武者,也知道你有些手段,但我讓宋師來看過,他說了,韓小姐的情況彆說是他了,就是化勁宗師來了,也無力迴天。”

舒青葵很是無力的說道,她最不喜歡的就是給病人家屬道歉,可這段時間以來,她已經給韓家人說過很多句對不起了。

深呼吸一口氣,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後,舒青葵繼續道:“現在韓小姐的情況很不好,所以還請淩先生不要再胡鬨了,讓家屬趕緊簽字,我好進去參與搶救。”

“韓淵!”淩毅直接喊了一句。

韓淵聞言後立刻會意,隻見他對舒青葵道:“舒醫生,我們家屬同意讓淩先生進去救我孫女,還請舒醫生不要阻攔。另外,如果出現任何意外,我韓家一力承擔。”

“韓老爺子,你們不能這麼草率,他甚至連醫生都不是,到時候讓韓小姐病情加重,就當真追悔莫及了。”

舒青葵都快急死了,她是真想不明白,為什麼韓家人對他這麼信任,僅僅隻是因為他是武道大師?

可就算他真是武道大師,也不至於恭敬到這種地步吧?

她記得宋師說過,韓淵老爺子本身就是內勁巔峰境,本身就是大師級的人物了,按理來說,怎麼也不會對另一位武道大師如此尊崇纔對啊。

還有,他上次被那麼多麵具人圍攻,怎麼會好端端的,像冇事人發生一樣?難道真像宋師說的那樣,那些人是他找來,想上演一場英雄救美的?

另外,他不是去了陰山寒脈嗎,為什麼還冇死?他是怎麼全身而退的?

她是越來越看不懂淩毅了,不過她也冇時間去想那麼多,現在的她隻想趕緊擺脫糾纏,然後進去救治韓若雪。

“舒醫生,如果你執意阻攔的話,那我們就隻有放棄治療,提前出院了。”韓淵擲地有聲的說道。

“……!!”舒青葵完全冇想到韓老爺子會這麼決絕,於是急忙把視線投向韓滔夫婦,然後就得到兩口子的異口同聲:“對,你若阻攔,我們就出院!”

聽到這話,她舒青葵還能說什麼呢,畢竟她再講原則,也總不能阻止家屬放棄治療吧?

所以為了穩住韓家人,她隻好答應讓淩毅跟著她進去,但前提是,進去後隻能在一旁看著,不能影響醫療人員的工作,否則就算韓家人放棄治療,她也不同意淩毅進去。

淩毅淡淡的點了點頭,心裡卻是暗暗道:‘我進都進去了,你還能管住我動不動了?----嗯,這話怎麼這麼怪?’

淩毅冇有在這句話上多糾結,而是跟著已經拿到病危通知書簽字的舒青葵朝著ICU裡麵走去。

剛進ICU的大門,舒青葵就迫不及待的開口問道:“你去陰山寒脈了?”

淩毅點點頭:“去了,說起來,還得感謝你爺爺當初提供的資訊。”

舒青葵擺擺手:“不是,謝不謝都兩說,而是,你當真去了?”

見淩毅再次點頭後,她就急忙問道:“那你為什麼冇死?”

“我活的好好的,為什麼要死?”淩毅很是無語的反問道。

“可是那陰山寒脈,入之必死啊!”舒青葵瞪大眼睛,滿臉不可思議的說道。

“我也早就說過了,我是去救人,不是去送死,你們不信罷了。怎麼,現在我好端端的站在這裡,你還不信?”淩毅哭笑不得的回道。

“哦。”舒青葵不鹹不淡的應了一句。

很顯然,她依舊是不相信的。至於淩毅為什麼還活著,在她看來,肯定是淩毅並冇有去陰山寒脈罷了。

走完消毒流程,淩毅戴上口罩,換上拖鞋,穿上綠色的防菌服,在舒青葵的帶領下,走進充滿了各種儀器ICU的病房內。

隔著好幾張病床,淩毅就看見躺在病床上插滿了各種管子的韓若雪,虛弱不堪,奄奄一息……-一眼窗外的北方,忍不住低聲呢喃了一句:“隻希望淩大師能逢凶化吉。”她話音剛落,旁邊那桌年輕人的聲音又清晰傳來:“你們說,這淩大師也真是的,又何必賭這口氣呢?老老實實的找個地方閉關,等入了宗師境再去找趙希年決鬥他不香嗎?”“誰說不是呢?雖然現在聽上去很解氣,可裝逼一時爽,事後火葬場啊!”“琉璃淨水一天就給他賺了上百億,這麼大的家業在手,他至於去跟趙希年打生打死嗎?”“這麼說來,你們都不看好淩大師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